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开》在线阅读 > 正文 二十四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盛开》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二十四部分

 番外之孕妇!

 
清晨七点,梁飞凡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猫着腰下床。脚还没落地呢,身后的孕妇娘娘就有了动静,梁飞凡暗叫不好,连忙转过来谄媚的笑脸相迎,“醒了?早餐要吃些什么?我给你送上来好不好?”
 
“不好!”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你吵死了!不许走!不许上班!睡觉!”.
 
怀孕到现在胖了十公斤,可是她的脸还是小小的,一发脾气就皱成一团,几个孕斑分布在鼻子上,清丽的脸上多了一份可爱,看的梁飞凡老是心痒痒的想亲她
 
既然懿旨都下了,梁飞凡只好乖顺的躺回去,搂着她一动不动,装睡了两个小时。等娘娘醒了,开始找别人的茬了,他偷偷的打电话叫秘书把要处理的文件都送到家里来。
 
谁知道送文件来的是容二,顾烟立刻阴转多云,热情的留容岩午餐。
 
容岩是跟小六猜拳输了,迫不得已来跟梁飞凡谈公司一个最新收购案的,来的时候他一边诅咒秦小六掉茅坑一边为自己祈祷,可千万少说话,最好别引起那个姑奶奶注意,一本来就无法无天的主,现在怀了龙种,天知道大哥对她的容忍极限在哪里。
 
可是还是被逮住了。书房里,容岩面对顾烟明晃晃的大肚子,一会儿学老三的奸笑,一会儿学小四的傻笑,还是没把龙种的娘笑过去。他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烟姐别这么客气,我下午还有事儿呢,跟哥谈完了这就走,我真有事儿!下回我一定沐浴焚香,斋节三天,再来膜拜烟姐的手艺。”
 
顾烟翻脸比鼠标右击刷新还快,“我的手艺?哟,容二公子真有气派,得我这个孕妇亲自下厨才肯赏脸在我家吃顿饭呀?”
 
容二这下真的傻笑了。
 
梁飞凡想了想她最近爱吃的那些菜,看看患难与共生死相持的兄弟,动了恻隐之心,低眉顺眼轻轻的说了句:“要不就让他回去吧,公司里还有的他忙。”
 
容二当机立断,龙卷风一样收拾了公文包,丢了个感激无比肝脑涂地的眼神给大哥,他抱着乱成一团的文件就要撤退。
 
顾烟把手里的手机往地上重重一扔,一手摸肚子一手扶着腰,边往外走边嚷嚷:“我不要生了!”
 
梁飞凡站起来快步追过去,搂在怀里笑容满面的哄:“我错了,我不好,烟儿乖,别走那么快,过去坐一下好不好?”
 
“老二留下来,”他对容岩说,想了想又轻声加了一句,“叫厨房添两个你爱吃的菜。”
 
开饭时容岩更加对梁飞凡感激涕零九死不悔,顾烟定的午餐菜单是这样的:醋蒸兔肉,糖醋鲤鱼,清腌嫩酸菜,柠檬汁炒地三鲜,酸酿土豆丝,凉拌酸粉条,酸辣汤。还好大哥英明,吩咐厨房加了他爱吃的宫保鸡丁和香辣排骨。容岩对着这两盆菜,暗暗发誓这辈子跟定大哥了,跟着梁飞凡,有肉吃!
 
“什么味道啊!”菜一上桌顾烟就皱眉,看着容岩面前的两道菜,双眼泪汪汪的作呕,“难受死了……”梁飞凡使了个眼色给容岩,连忙叫人把菜撤下去,又倒水又端酸梅的伺候。容岩这一下彻底傻了,只好学着梁飞凡的样子,面不改色的往下咽那一桌的酸。
 
容岩挑着顾烟不注意她的时候大口的扒拉白饭,她眼神一瞄过来他就赶紧兴高采烈的给自己夹菜,嘴里嚼的那叫一个欢畅。
 
顾烟笑的很温和,他一个不留神吓着了,一口饭卡住,连忙端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大口。
 
“恩,唔,这——是什么?”容岩上下牙打颤,巍巍的问。
 
顾烟笑的更加甜,“鲜榨的青柠檬汁,好喝吧?”
 
“唔……真,好喝。”容岩拍拍彻底酸倒的牙关,泪流满面的回答。
 
梁飞凡轻叹了一声,顾烟一个眼神横扫过来,他连忙夹了大一筷子酸菜,低头猛吃。
 
送容岩出去的时候梁飞凡特别的歉疚,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辛苦了。”
 
“不客气,您老更辛苦。”容岩揉着麻木的脸颊,口齿不清,“我回去一定把您遭受的非人待遇告诉兄弟们,大家逢一三五就为您祈福,二四六感谢老天没给我们也配个这样儿的。”
 
“没办法,酸儿辣女,她还一下子怀了两个。”梁飞凡好像根本没听懂他的抱怨和讽刺,笑的那样子让容岩喉头的酸水冒的更起劲了。
 
那天以后,容岩吃了一个星期的流食,连豆腐都咬不动
 
那天以后,梁宅彻底成为孕妇娘娘和娘娘专用男仆的城堡,再没人敢进去。
 
五个月的时候顾烟的肚子大的像塞了一个篮球,身体渐渐的好起来,脾气也没刚开始的时候坏。
 
这天早上本来说好了梁飞凡要去公司上两个小时的班,可是一睡醒顾烟又开始耍赖,脑袋在他怀里拱啊拱的娇声唤他的名,小手还贼贼的伸进他的睡裤,摸到他清晨勃发的某物上,一捏一放,上下套了几次,指甲轻轻的刮过前面的那个眼。几个月没敢碰她的某人隔着被子大力的按着她的手,自己的腰前后的挺动,在她的小手里热热的射了一大滩。
 
顾烟抽出手,满满都是浊白色的液体,顺着指缝滴滴答答的沿在枕头上她的黑发上。她湿乎乎的手捻起那束发,放在鼻尖闻了闻,梁飞凡闭目享受完了,一睁开眼就看见她吐着小小的红舌头,沾了一点点的白色,点在自己的上唇上,又魅惑的看了他一眼,重新舔了进嘴里。看她伸着白玉般的脖子,黏糊糊的手指还顺着喉咙划拉,指给他看那滴液体下去的位置。梁飞凡一下子就又硬的发疼了。
 
“去哪里啦……”顾烟扯住他的睡裤,他起身逃跑的动作就正好把裤子拉到了臀下,她笑嘻嘻的掐他的臀肉。耳边听到他一声的怒吼,她一个往后躺倒就被他困在身下。
 
`梁飞凡跪在床上,用手高高的撑着自己不压在她肚子上,脸上因为交织的欲望有些扭曲,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把她吃下去。
 
顾烟把带着他体味的手指伸到他嘴里,搅着他的舌和唾液,越来越不老实,被他轻轻咬了一口才撤出来。
 
“飞凡……我想要。”她又去摸他的坚硬,在上面打着圈圈。梁飞凡艰难的挣扎,“不好……吧?”
 
“医生说三个月就可以了……飞凡……飞凡……”她一声声软绵绵娇滴滴的求,梁飞凡的眼里猩红色越来越重,他本来就是个重欲的,以前和她在一起几乎是每一天都要好几回的,现在一连好几个月不能碰她,他早就憋的一肚子委屈。可是她怀着两个,情况特殊,他再难受也只能在浴室里自己左右手轮着弄,就怕一旦勾了她就控制不住,伤了孩子。
 
顾烟求着求着就不耐烦,“做不做啦!不做我不生了!”
 
梁飞凡无语,这个……也要威胁么?
 
梁飞凡脱下她穿着的肥大四角裤,把她双腿小心的扯开,他坐在她身下,把她的大腿搁在自己的腿上,掰成M状放在他的腰两侧。往前凑了凑,他轻轻的挺腰插了进去。她已经湿的很透了,什么前戏也不用就能很顺的进的很深。很久不做,她更加的紧致嫩滑了,一进去他的腰眼就酥麻的全身一个颤抖。这个姿势不是很好动,他的手按在她的腿根处,微微往下拉她一下,自己往前撞一下,小小幅度的插着,几乎是以磨动的方式的在弄她。
 
顾烟敏感的要命,没多久下身就咬着他开始缩,温热的液体一波波的浇在他的柱体上,舒服的他眼都闭起来。她这次来的特别长,好久了还潮红着脸直哼哼,梁飞凡怕弄伤了孩子,看她舒服了就赶紧抽出来,躺回她身边,拉着她的小手上上下下的滑弄。她丰沛的液体沾在上面,动作之间嗞嗞有声,和着她半醒之间的娇喘,梁飞凡一会儿就射在了她白白的腰间皮肤上
 
顾烟眼里的媚色简直可以滴出水来,梁飞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强制自己去背公司今年的盈利项目表单各项的明细。顾烟若有若无的娇哼,手指把腰间他刚刚射出来的液体全都刮在掌心,一把抹在了他渐渐消软的欲望上。
 
“烟儿……”梁飞凡无力的呻吟,她再这样挑逗,他真的要兽欲大发了。
 
顾烟懒懒的动了动想靠过去,身体实在是重,她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拉过来,低头一口咬上他胸前的小红点。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她温热手心凉凉的液体抹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上下的滑动,梁飞凡感觉自己越来越热,越来越麻。
 
他猩红着眼扶着她跪好,他从后面进去。不敢进的太深,不敢动作太猛,只能一点点的挺入,一点点的拔出来。硬硬的一条在体内磨人的进进出出,带出自己温热粘腻的液体,从大腿根上滑下去,渐渐变凉,顾烟觉得不过瘾,摇着因为怀孕变大的翘臀,哼哼唧唧的求他快一点。
 
梁飞凡稍微重了一点,她立刻喊了出来,小脑袋一前一后的随着他的节奏摇,从后面看去,她的背部因为肚子很重的关系,拉出更为凹凸的线条,美臀就在眼前摇晃着,刺激着他已经到达沸点的神经。梁飞凡的手更往前了一点,捧着她的肚子,以防她被撞的一直晃着孩子。
 
顾烟还是不够,小手往后挠他,梁飞凡气结,把直挺挺湿漉漉的自己抽了出来,她红肿的地方一片泥泞,他低下头吻了上去,狠狠的吸了一口,把她的汁水含在嘴里,退出来再吐在自己手上。他一只手扶着她的臀,时轻时重的捏,一只手掬着她的液体握住了自己贲张的欲望揉动。
 
他咬着她的小珍珠往后拉,等她喊痛了再松口,张大了嘴把她完全的含住,重重的吸,舌尖奋力的伸到最长,一时间她那儿一塌糊涂,分不清是她的水还是他的口水。顾烟觉得所有的内脏都往下面跑去,好像身体都要被他吸干了。她一个颤抖,眼前一片的白光,软软的趴了下去。
 
梁飞凡顾不上自己到了紧要关头,连忙过去把她的身体翻过来躺好,她全身都泛着迷人的粉红色,满足了的脸上全是慵懒,梁飞凡侧着身体抱着她,亲着她的脖子,手上加快了几下射了出来。
 
“恩……”顾烟感觉大腿上一阵热,皱着眉无力的打了他两下,“又射了……烦不烦人啊……”
 
她翻个身很快睡过去了,迷迷糊糊间感觉到他拿着温毛巾在擦拭她的身体。
 
“飞凡……”
 
“恩。”闷闷的男声带着这几个月来一贯的委屈声调。
 
“唔……我爱你。”
 
“恩。”
 
她当真睡了过去,旁边半跪着赤身裸体拿着毛巾的男人,带着欲求不满的眉眼之间越发的温顺柔和。所以说,巴掌的数量和力度其实都无关紧要,最要紧的,是那颗枣真的够甜。甜入某人的心,种下无药可解的蛊,那么他还能跑到哪里去?
 
番外之初(下)
 
“顾烟,你男朋友来了!”有同学笑嘻嘻高声喊。
 
梁飞凡站在门口的树下,白色的休闲衫,铁灰黑的牛仔裤,星眉朗目,俊逸非常。看的顾烟的一众同学又羡又妒,这么英俊帅气的男朋友,听说还非常的有钱,可看他对顾烟,简直是捧在手心里,一个礼拜好几天都是亲自开车接送她上下课的。
 
那时刚刚下了课,又是近晚饭时分,人群汹涌而出,那么多人里,梁飞凡一眼就看到她,慢慢吞吞的往外走,也不知道看路,低着头在包里翻东西。
 
梁飞凡走过去,跟她四周的同学一一打招呼,微微把她护在怀里往外走。上了车,顾烟把包翻了个底朝天,在几本书里仔仔细细的翻。
 
“找什么?”梁飞凡左手控着方向盘,右手腾出来牵她忙乱的小手。顾烟在他手上拍了一下,把书扣过来抖,“一张讲义——借同学的,是下个礼拜的考试重点,哎呀——这两天烦死了!”
 
她眉头越皱越紧,梁飞凡好笑的看着她急的团团转。
 
回到家,车子滑进车库,她还没找到,时近考试周,包包里全是四散的讲义,一张张的翻过去,还是找不到。
 
“好了好了,不找了,看你急的。”梁飞凡侧过身子给她整理铺了一膝盖的讲义。hTtp://wWW.xiaOshuotXt.net
 
“哎呀……”她不耐烦的赶着他的手。
 
“先进屋好不好?我来找,恩?”他连哄带骗的把烦躁的像只猫一样的小人带下车。
 
外面竟然没有人迎出来,一进屋,所有人都在门口笑容可掬的等着,纪南推着个蛋糕站在最前面,他们一进来,大家拍着手齐声唱起了生日歌。
 
有点——土。顾烟抿着嘴暗想。梁飞凡微笑,他知道他们今天给他过生日,可是没想到这么煽情。-“哥,又老了一岁,祝你老当益壮!”秦宋嬉皮笑脸的催他吹蜡烛。
 
梁飞凡拍了他一下,正要吹蜡烛,李微然拦着非要他先许愿。梁飞凡笑笑,微闭了眼,默默的许了个愿,吹灭了蜡烛。
 
他们几个聚沙发上聊生意经,纪南和顾烟围着慕斯蛋糕窃窃私语。“你的礼物呢?”
 
顾烟撇撇嘴,“没有——也没有人告诉我今天他生日啊。”
 
纪南啧啧的摇头,“顾烟,你简直是没有人性,大哥对你那个叫有求必应啊,你竟然连他生日都记不住。”
 
顾烟有些被说中心事的怏怏,“明天给他补上不就好了。”
 
纪南贼贼的笑着凑上来,“其实——今晚就可以补嘛——你主动热情点,一夜销魂……”
 
顾烟听到一半就站起来掐她,纪南笑嘻嘻的躲,两个人在偏厅里又追又闹。客厅里的男人们都被她们吸引的看过去,陈遇白波澜不惊,容岩皱着眉,梁飞凡眼神温柔,秦宋和李微然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撇了撇嘴。吃完饭稍微闹了会,梁飞凡看顾烟好像有些疲倦,就让他们散了。几个人都还没玩开,咕哝着重色轻兄弟,顾烟拧着眉一眼扫过去,也就都乖乖灰溜溜的回家去了。
 
洗完澡出来,想着还是再复习一下,虽说挂科不可耻,可是补考很麻烦。翻了会讲义,还是找不到。她换了睡衣抱着一堆乱纸去梁飞凡的房间。他说好了帮她找的。
 
容岩他们送的礼物整整齐齐的堆在桌上,为什么都这么小的盒子?顾烟来了兴致,把讲义都放下,拿过来一个个的拆开。
 
钥匙,保时捷的。
 
钥匙,兰博基尼的。
 
钥匙,恩,应该是间房子。
 
还有一个稍稍大一点的盒子里竟然是一把精致的手枪!顾烟拿起来细看,应该是纪南送的。
 
呵呵,一份合约书!顾烟看不懂到底是多大的工程,不过这么实际冷血的生日礼物,肯定是陈遇白那个千年大冰山送的。
 
梁飞凡冲完澡出来就看见顾烟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在一堆盒子里傻乐。
 
他走过去抱起她放在自己膝盖上,“偷拆寿星的礼物?恩?”
 
“这把枪还蛮好玩的,不是房子就是车子,还有陈遇白,就知道钱,真没创意呀……”顾烟感慨。
 
“唔,那顾烟小姐呢?准备了什么有创意的礼物?”梁飞凡失笑。
 
“我不知道你今天生日呀。”顾烟实话实说,再说,她钱包里哪张卡不是他给的,买什么礼物都是他自己掏钱。
 
不过,生日礼物还是要送的。顾烟想想,笑了笑仰起脸,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梁飞凡迅速的反应过来,左手搂紧她,右手按住她后脑,嘴唇微张,将她粉嫩的唇瓣含住,柔柔的吸吮。
 
一个长长的吻,他的肺活量太大,顾烟比不过,透不过气来,下意识的张开嘴,他的舌头就顶了进去,在她嘴里肆意,拖出她的丁香来纠缠,她模糊不清的哼哼,引的他更觉不够,牙齿轻咬她的小舌,吮着她的小嘴狠狠的嘬,仿佛要把她吃下去。
 
她今晚格外的主动,回应着他的吻,乖巧温柔的像只小猫一样,他怎么也不愿放下了。越吻越深,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抚上她的丰盈,隔着她薄薄的睡衣,由轻到重的揉捏,两只手指夹起顶端的茱萸,微微拉扯,按压。
 
他一下一下的控制不了力量,大手用力的捏的她雪乳变形,顾烟被胸前的胀痛刺激的晃过神来,脸刷一下红了。她的双手正搂着他精壮的腰,睡衣半敞,依偎在他怀里任他取舍的样子
 
在他身边一待就是三年,她要什么他就给什么,极尽宠爱,可从来,没有超过亲吻的亲密行为。无数次他抱着她,眼里闪烁的欲望好像要把她生拆入腹,可是最后都是狠狠的吻她一通就结束。顾烟就快大学毕业的人了,该懂的都懂,有时她暗暗的想,他在等什么?
 
梁飞凡暗哑的嗓音打断了她的恍惚,“我的小烟儿,你的生日礼物——要送多贵重的?恩?”她的滋味实在是好,他快要失去控制了。
 
他火热的坚硬清晰的抵着她的臀,却还是按耐住。
 
顾烟趴在他耳边,呼出的热气像羽毛拂过梁飞凡本就躁动不安的心。
 
“恩——那要看……你有多大的胃口。”
 
梁飞凡心头沸腾,一股股的火往小腹窜去,再也忍不住,一低头,狠狠的吻住她。搂着她的左手放低,从后面绕过来揉搓她的丰盈,右手危险的下移,掀起她的睡裙下摆,插进她的内裤里去,耐心的慢慢磨蹭着揉弄。上下不一样的节奏,让顾烟的体内升腾起一股燥热,她回应着他的吻,小手也抚摸上他的背。感觉手下硬实的肌肉一紧,他似乎粗重的喘了一口气。
 
“唔——”他的手指刺进来,一股奇异的扩张感在从未被造访过的地方蔓延,顾烟在他嘴里呻吟了声。腰间不自觉的一收紧,含着他手指的地方更是紧致。他的手指浅浅的抽动,直到她难耐的扭动小蛮腰,按在他背上的力气也加重,透着渴望的力量。
 
她就在怀里衣衫半掩的扭动,他的手指埋在她最柔软的地方,感受着她柔嫩的吸附,梁飞凡实在再也忍不住,抽出手指,一把抱起她进了里间卧室。
 
顾烟被他轻轻扔在大床中央,黑发四散在丝绸的床单上,有一种滑顺的诱惑力,她的睡裙解开了三个扣子,被褪到肩膀,形状完美的丰盈半隐半露,裙摆掀起,白色的内裤一边斜拉至大腿根。因为刚刚的热吻,她的脸色绯红,眼里蒙了一层水雾般隐约迷人。
 
梁飞凡扯开浴袍,覆上她的身体,膝盖顶开她合着的双腿,挤进她的双腿之间,下身肿大的吓人的火热紧紧挨着她微湿的幽谷。
 
顾烟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热贴着她,他的坚硬传递着疯狂的气息,她有些呼吸困难了。梁飞凡温柔的在她眉眼之上细细的舔,他不断的叫着她的名字,直到她沉醉在他的呓语里。
 
梁飞凡很快把她和自己的衣服都脱下,屋里并不冷,可是他的身体竟然微微的有些发抖,贴上她微凉的肌肤,更觉得烫人。他在她肩上又留下一个深深的吻痕,舌头轻舔,她有些酥麻,下身最没有防备的地方被一个颤抖着的热烫东西顶着,想象中被撕裂的感觉就要来到,她有些不安的呜咽。`
 
“梁飞凡……你轻一点……”她红着脸小声的说。
 
“我知道……烟儿……我知道。”梁飞凡深深浅浅的吻着,下身极为小幅度的顶着她,巨大的头部刚刚顶开湿亮的花瓣又退回去,她真的好小,他不敢冲进去。
 
就像吊着的一盘美食,看得到闻得到,可就是一晃一晃的,不让她吃到。“好难受……”她低低的喊,下身的空虚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填满,可是偏偏他只是轻而又轻的试探,她的一颗心随着他的抵触七上八下,极为撩乱。
 
梁飞凡的眼因为她的低语变得更红,下身不受控制的往前一挺,小半截的火热埋了进去,顿时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湿润拥住,她的柔嫩像丝绒一样裹着他的火热坚硬,紧致的他发痛。
 
顾烟也痛,未知的害怕加上被撑开的微微刺痛,她惊慌的痛呼了一声。“痛!——出去啦!”她急急的推他。
 
她一紧张,更是绞住了他,“我——出不去……”梁飞凡被她箍的极紧,也是一阵阵的痛。
 
“你……梁飞凡……你不是——应该很有经验的嘛!”顾烟委委屈屈的。
 
梁飞凡被她问的欲火更旺,阅人无数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为她禁欲太久,他……好像也生疏了……
 
“是你太紧了——乖,忍一下……”他倒是快要忍不住了,伸出手去在两个人结合的地方轻轻的揉弄,细细的安抚着,嘴上点点的吻着她。
 
“不要……痛!你出去!”她躲着他,嘤嘤的哭泣,痛倒是其次,慌乱和不知所措占了多数是真的。梁飞凡吻她的眼泪,心下大是不忍,一咬牙,还是退了出去,“好了,不哭,乖——是我不好,我出去……恩?”
 
“乖,烟儿,转过去趴好。”他哄着她翻身,趴在床上。他从后面趴上来,大腿夹住她纤细的身子,把她两条修长嫩滑的大腿并拢,肿痛的要爆炸的火热塞入她两腿间的空隙,然后迫不及待的上下抽动。
 
下身的刺痛渐渐过去,抽弄的地方一阵阵的开始有了奇异的感觉,顾烟感觉到他的欲望就在她酥痒了很久的地方外面来来回回的摩擦,偶尔他一个用力,还会斜斜的刺进她湿的一塌糊涂的柔嫩一点点,他压在她身上,一下一下的用力,她被冲撞的娇哼起来,听在梁飞凡耳里,无异于火上浇油,她滑腻的两腿之间小小的缝隙让他几欲发狂。
 
他越发的忘情,压在她身上越来越重,顾烟感觉肺里的空气都要被压的散光了,忽然身上一轻,他粗喘着起身,快速把她翻了过来,抓着她的双腿,下身抵住她的花瓣,微微的刺进去,然后紧紧抱住她,一阵颤栗,在她耳边吼了出来,紧紧的压着她,顾烟的下身热热的被灌进去了什么。
 
“你……梁飞凡——那是,什么?”她其实能猜到那是什么,可是……那样子,不是就代表——结束了么?就这样就结束了?那——她怎么办呀……
 
梁飞凡含笑,用半软的欲望抵住她,“那是证据——证明你多么的销魂……烟儿,我简直飘飘欲仙……”他边说还伸手去摸她,手指推进,把他的液体揩进她的深处。
 
“梁飞凡!你好色情!”她捂脸低低的呻吟。
 
梁飞凡愉悦的笑出声了,在她手背上舔了一下,“我还没做什么呢……烟儿,想不想我更色情一点?恩?”他低沉的声音很是性感,循循善诱的引诱她。
 
顾烟放下手,脸上飞上两片嫣红,她眼睛湿漉漉的亮,媚眼如丝的唤他的名字,“飞凡……”
 
梁飞凡被她刺激的眼睛猩红,积攒太久的欲火让他马上又坚硬如铁。
 
“再叫我一次……”
 
“飞凡……啊……”她的丰盈被他含住,触电一样的感觉四下游走,他刚刚射在她体内的液体忽然的火热起来,她柔柔媚媚的喊他:“飞凡……飞凡……”
 
梁飞凡再也受不了,放开她备受疼爱的丰盈,吻住她的唇,腰一挺,肿胀的火热一点点的探进她的体内。他缓慢的速度不足以平息顾烟体内的骚动,她不满的扭腰,这样的催促梁飞凡当然受不了,猛的一挺身,顶过一层轻轻的阻碍,处子温润的血液浇在他的勃发上面,热热麻麻的,终于,他拥有了她。
 
充分的前戏和他火热的润滑液,这次顾烟没有感到十分疼痛,只是微微的哼了声。他硬硬的一条埋在体内,涩涩的感觉。两个人以奇异的方式融为一体,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脉搏跳动,一下一下,在他们结合的地方,从他的心里,传到她的骨肉血脉里。
 
他把她的双腿拉的更开一些,以便他更为深入。大手抄起她的后背,让她整个人都贴向他,两个人之间一点空隙都不留。她软软的哼,他开始动了,硬硬的棒状物摩擦过紧紧套着它的嫩肉,一种生涩的刺痛蔓延开来,那是仿佛肌理被拉扯的撑开感,说不上痛,却奇异的她恐慌。顾烟忍了两下,开始挣扎,小手推他,微微弱弱的抗拒,“不要了……飞凡……好难过,不要了好不好?……”
 
梁飞凡心疼极了,吮去她眼角的泪水,低低的安抚她,“好,知道了,知道了,乖,不哭,小乖不哭……”她的抽泣引起下身的紧缩,一阵阵的裹着他的欲望,他几乎忍不住再次射出来。
 
他死死的屏住,只慢慢的在她体内磨着,她温热的身体包裹着他,刺激着他每根神经,身上每个毛细孔都在疯狂的呐喊,可是她在身下哭叫,喊痛,他只好再难受也忍着。
 
他的汗滑过他英挺的眉眼,落在她细白的肌肤上,他试探性的往里送了一点点,小小幅度的来来回回慢慢慢慢的进出,顾烟渐渐有了感觉,咬着唇小声的呻吟着回应他,梁飞凡吸住她的嘴唇,轻轻一用力放开,她红肿的小嘴艳艳的绽放,惹他一尝再尝。
 
她挠在他后背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恩……啊……”她失神的叫起来,温热的体内有频率的痉挛起来,箍的他肿大的欲望很是疼痛。
 
顾烟一丝力气也没有,软软的陷在床里。梁飞凡心疼的在她脸上连连亲吻。他依然坚硬的欲望忍不住动起来,微微退开一点,再深深的顶进去,感受她细腻的嫩肉仿佛无数张小嘴一样吮在他的热铁上,舒服的如登仙界。
 
顾烟受不住,身体一个劲的往上缩去,刚刚高潮过的体内敏感异常,他轻轻的顶进来她就娇喘着哼起来,他越刺越深,她害怕了。
 
“不要了……飞凡……”她难受的哼,那样奇怪的感觉,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那么多。
 
梁飞凡吻着她的眉心,下身恋恋不舍的磨蹭了一会,从她体内退了出来。他再难受也不想吓坏了她。"“飞凡……”她知道他应该很难受。
 
梁飞凡没完没了的亲她,“没关系,烟儿,我没有关系……”
 
他上身重重的压着她,坚硬的胸膛磨着她的柔软,一只手伸下去熟练的套弄着自己的欲望,好一会儿,热热的一片喷在她的小腹上面。
 
两个人的喘息都平复下来,梁飞凡疲倦却无限满足的从她身上翻下来,搂她在怀里。
 
顾烟累极了,却觉得刚刚和他亲密的接触过,这时候睡过去很丢脸,她靠着他坚实的胸口,懒懒的窝着,“你刚才许了什么愿啊?”
 
梁飞凡低头亲亲她红润的小嘴,“我——”
 
“——算了,说出来就不灵了……”她打断他,冲他笑了笑,打了个哈欠,慢慢眯上了眼。
 
梁飞凡低笑,在她额头上轻轻的细吻,会灵验的,顾烟,我许的愿望,一定会灵验的。
 
第二天起床时,她哼哼唧唧的赖在被子里,他抱着她去浴室洗漱,洗完出来了她还是懒懒的不睁眼。*“腰还酸吗?”梁飞凡给她一件件的穿好衣服,轻声问她。
 
顾烟的脸热的发烫,伸手捂住他的嘴,“不许说!”,其实他昨晚很温柔,她几乎没有怎样的疼痛,只是,总是觉得不好意思。
 
梁飞凡在她手心舔了一下,她呀的叫了一声,连忙放开,在他衣服上蹭了两下,一脸的嫌他。
 
梁飞凡忍不住又吻上她,把舌头伸进她嘴里逼她吸住,“我要迟到了!”顾烟面红耳赤的抗议,娇喘吁吁。
 
梁飞凡意犹未尽的在她唇角再轻舔几下,他昨晚一夜没睡好,一个梦接着一个梦,醒来看看她真的在自己怀里,真的真的不是做梦,就这样一会儿醒一会醒的到了天亮。
 
“昨晚,是我收过的最美好珍贵的生日礼物。”他眉眼温柔,修长有力的手指抚过她小巧的耳,捏在她白玉般的耳垂上。
 
顾烟满脸红晕,“呸!”
 
吃过早餐,他送她去学校。到了校门口他把后座上的包拿给她,又拿过来一个文件袋。
 
“什么呀?”顾烟接过来拆开,一看就扑哧笑了。
 
“梁飞凡,你目无法纪!”竟然直接把期末考的试卷都拿来了。
 
“不是弄丢了别人的考试重点么?照着这个再整理一份还给人家。”他拨弄她的头发夹进耳朵里,漫不经心的样子,这学校三分之二的大楼都是梁氏承建的,要两套试卷能有多难。
 
都说被爱滋润的女人水灵灵,经过昨晚,她好像越发的楚楚动人了,看的他心里痒痒的。他越凑越近,顾烟见势不对急忙下车,一口气跑了好远,回过身来笑着对他挥挥手。
 
梁飞凡嘴角含笑,看她渐渐走远,心仿佛变成一团毛线,她牵着起端跑远,他每时每刻都想顺着线把她拉回来,绑在身边肆意宠爱。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是你一经遇见就再不能割舍的,只是大多数人一生都没有遇到,就以为不存在。
 
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天,他在顾家遇见她的那天,她白衣黑发,精灵般扑入他的怀里,他在那个瞬间听见上帝在他耳边说:看,梁飞凡,这就是我当初从你身上抽走的那根肋骨。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长着翅膀的大灰狼作品集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一夏欢悦卿本佳人姻缘应该(只为爱)谁的等待,恰逢花开盛开白算计子时心肝情与谁共我怀念的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