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开》在线阅读 > 正文 十五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盛开》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十五部分

   番外之 陈允之

 
  盛开
  陈允之认识梁飞凡很多很多年了。
  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她是他的学妹,在那家有着百年高贵古老历史的私立学校,梁飞凡是一个神话。她一经遇见,从此难以放下。
  他去美国念书,她偷偷跟去,在校园里假装不经意的遇到,“嗨,梁飞凡,你也在这里啊?”
  她很喜欢很喜欢他,就是不敢说。
  梁飞凡,仿佛永远是需要她仰望的,你能对你仰望的神说爱么?
  陈允之做不到。
  梁飞凡大她一届,为了和他同时毕业,她不分日夜的刻苦,终于,他们搭乘一班飞机荣归故里。
  可回去了,反而见他的机会变的更少了。他总是在忙,她只好继续骄傲。
  终于有一天,神眷顾了她,她捧着手机,听到梁飞凡低低沉沉的声音通过电波打在她心上:“允之,来梁氏工作吧?”
  哪能不好呢?她第二天就跟爸爸说,她不去接手他的公司了,随便交给表哥还是谁好了。
  她爸爸对她又一次的疯狂举动还是无可奈何,第二天,她就成了梁氏的公关部经理。
  可也只是公关部的陈经理。每月在部门会议上远远见他一次。
  你这样仰望过一个喜欢的人么?那样骄傲的你,无时无刻的关注着一个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的人,他的好他的笑你通通看见,却通通与你无关。好想靠近,可是,你的骄傲怎么办?
  后来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跑到十九层去,她跟自己说,她要对梁飞凡表白,要么他接受她,要么她就辞职以后再也不见他。
  秘书室的人聚在里面分着什么东西,没注意到她,她也不想被她们知道,就不声不响的过去。总裁室的门虚掩着,她正要推开,里面传出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她能猜到,应该是那位烟小姐。
  据说,梁飞凡很喜欢她。
  可是她陈允之,自认身材样貌,学历修养,不输给那位她匆匆见过一次的顾烟。
  她想着,顾烟在也好,反正,如果梁飞凡接受她,她也容不得顾烟的存在的——那时的她,依旧以为优秀是一个女子最有价值的存在。
  “不许吃了!”梁飞凡的声音再次阻止了她推门的动作。
  “昨晚怎么跟我说的?午餐的香草冰激凌是今天的配额,晚上的蓝莓冰激凌是明天的配额,飞凡,我明天保证不吃冰激凌!”梁飞凡惟妙惟肖的学着顾烟撒娇的声音。
  “梁飞凡!”女孩怒喝,居然指名道姓且语气大为不敬。
  梁飞凡低沉的笑。
  “好了好了,乖,不能再吃了,下回又说肚子痛了。我帮你吃掉好不好?”他和女孩子一句一句耐心的讨价还价。
  陈允之几乎潸然泪下。
  他们认识那么多年,他梁飞凡没有用过那种宠溺的语调和她陈允之说话,一次也没有。
  她在运动会上摔倒的那次男女混合接力赛,那几乎支撑着她一路跟随梁飞凡的一跤,摔的膝盖血肉模糊,她忍着眼泪坐在地上,有知道她心意的同学推梁飞凡照顾她,梁飞凡皱了皱眉,把她抱起来送到了医务室,消毒时她既痛又有着某些小心思,失声痛哭,梁飞凡默默递上手帕,再把她抱回宿舍,叮嘱了几句。
  那时她幸福的几乎晕过去。
  现在看来,却原来,不过如此。
  他总是冷冷淡淡的,她以为,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却原来,他也是可以对一个女孩子放下架子,逗她开心,管她那么琐碎的小事。
  陈允之一向收藏的很高的心,嘭一声在地上摔碎。
  和顾烟正式认识。
  真的是很特别的一个女孩子,她一直以为她是小女孩式的随性,可是今晚的顾烟,性感迷人的她都觉得窒息。
  梁飞凡明显是和她吵架了,带自己来气她的。以往他出席商业聚会,如果必须带女伴,他总是带上林秘书的。
  顾烟一如既往的高傲,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也是,梁飞凡宠着的人,需要把谁看在眼里呢。
  陈允之心情复杂,一方面,这样的角色简直是对一个女人的侮辱,何况,她陈允之自认是个不差的女人,没必要在梁飞凡一棵树上吊死。
  可是另一方面,梁飞凡扶着她腰轻声细语的柔情,她打死也抗拒不了。
  宴会开始,人群拥挤向主席台,梁飞凡绅士的搂着她不被边上的人挤到。wWw。xiaoshuo txt.Net陈允之鼻间闻着他好闻的男性味道,靠着他温热坚实的胸膛,觉得自己要醉了。
  顾烟在台上沉默时,梁飞凡揽着她腰的手紧的她透不过气。
  到那个方局长出现时,她几乎要晕厥,“总裁,您再不放开我,我男朋友就要质疑我腰间的掐痕了。”她低声的打趣他。
  梁飞凡放开她,她重获自由,马上跑开。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男友的电话打来,她温柔的应答着,眼睛追逐着梁飞凡,看他沉默的一饮而尽,看他满脸杀气的盯着偏厅里笑容可掬的一对男女。
  原来,他不是她眼里一直看到的冷漠完美的神,他梁飞凡,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性的。
  只可惜,为的不是她陈允之。
  不是——不是就不是好了,谁稀罕。
  方局长的唇触上顾烟手背的瞬间,没有感觉到寒气逼人么?她倒是打了个寒战呢。
  她和男朋友约了时间来接她,挂了电话,惬意的喝一口酒,梁飞凡,谁让你不选我,痛苦吧难受吧,自找的。她幸灾乐祸的想,转念又想起,男朋友的生日要到了呢,应该挑什么礼物呢?或许,答应他的求婚?会乐疯他吧?
  就这样恍惚间,她靠着花窗,发现在阳台上拥吻的两个人。
  她一挑眉,瞬间下了一个能改变一生的决定。
  敬了自己一杯,陈允之,祝你幸福。
  陈允之悄悄的走到顾明珠耳边附耳说了几句话,顾明珠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眼,笑了。
  陈允之微笑,看顾明珠一步步引人向阳台去了。
  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呀,陈允之看着梁飞凡铁青的脸,暗自感叹。
  闹什么别扭了,昨晚这么激情澎湃的,趁机和好了不好么?害的她好好一个早晨跑去做女炮灰。
  说到这里,一般女主不是都会哭着跑出去么?然后瓢泼大雨里男主追上去,两个人搂在一起道歉互殴亲吻发誓什么的。那个顾烟,竟然说,叫梁飞凡马上给我滚进来!
  她小声提醒正在开会的梁飞凡,那厮竟然云淡风轻的来了一句,“没看见我在开会吗?”
  她想想顾烟的脸色,还是不敢耽搁,只好照着顾烟的话重复了一遍。
  梁飞凡就在一片下巴掉地的声音里起身“滚”过去了。
  陈允之欣赏着手上的钻戒,心不在焉的安慰受了情伤的男人:“学长,何必呢?”
  梁飞凡捏着那瓶药,用力的她都听见药瓶压缩时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显然,他并不打算和她推心置腹的聊聊,她等了一会,还是不说话,她也就出去了。
  关上门,里面就乒乒乓乓的响起来。
  又砸东西,真是的。陈允之听到林秘书抱怨,总裁室的办公桌这个月都换了好几张了。
  还好,我的darling很温和。陈允之庆幸的拍拍胸口。
  “把这辆破车推到海里去!”梁飞凡的脸沉的滴水。
  陈允之皱眉,哪里破了?不是上个月新添的宾士么?
  不过,不是前面撞上了柱子么?这边车身上的凹陷怎么来的?陈允之偷偷的瞄梁飞凡的手,果然,指节那边有些擦伤,都肿起来了。
  “听到没有!”老板开始暴怒了。
  两个手下手忙脚乱的把车往外推,暗暗给陈允之使眼色,陈允之耸耸肩,她可没办法,你们要求,得去求那个刚刚呼啸而去的人。
  啧啧,那个油门踩的,那小眼神里刀子飞的。
  “总裁大人,要搭便车么?”她巧笑嫣然。
  梁飞凡沉着脸点点头。
  “要结婚了?”梁飞凡终于感觉到旁边还是有活人存在的。
  陈允之看看手上的粉色钻戒,甜蜜的笑,“恩——知远怕你假戏真做,所以就先下手为强了。”
  知远很是不满梁飞凡最近常常召见她。
  梁飞凡浅浅的笑了一声,“知远好福气。”
  知远好福气——是在夸我是个不错的女人么?原来,你也是觉得我是个不错的女人的?
  陈允之敛了笑,眼神动人的闪烁,过了好一会儿,幽幽的开口,“梁飞凡,我想问你——纯属好奇,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明明比顾烟先认识你,我明明,我明明比她好得多。”
  她气鼓鼓的说出最后一句。到底,还是心有不甘的。哪怕她就要幸福的嫁作他人妇,哪怕,他现在水深火热,被一个小女孩的任性折腾的心绪不宁。可就是想知道,我陈允之,到底是输在哪里?
  梁飞凡像是一点都不讶异的样子。
  “允之,”他对于这个跟随他多年的小师妹,很是坦诚,“如果我知道为什么,我就不用这样每天给你看笑话。”
  “至于她好在哪里,我哪里知道她好在哪里?如果知道,我大可以找一百个一千个人来代替她的好。”
  陈允之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捏的泛青。哪里知道她好在什么地方——其实他是哪里舍得用她和别的什么人去比,是吧?
  爱情是世上最为无厘头的东西,一个人,在某年某月出现,撞入你的怀里,从此以后难以忘怀。
  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可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陈允之了然的笑。
  回去后,要问问那个呆子,你喜欢我什么?
 
  执手
 
  顾烟睡了一个小时不到就醒了,腰间很酸,下身一波波的涌出也很是难受,翻来覆去的睡不安稳。
  梁飞凡看见她从休息室里出来,皱了皱眉,伸手按下桌上的内线,“林秘书,把东西端进来。”
  林秘书很快端着热气腾腾的红糖水进来,还送来了顾烟平时喜欢吃的一些小甜点。
  顾烟捧着红糖水一点点的喝,里面加了几味调经的中药,味道有点苦苦涩涩的清香。
  “你在看什么呀?”
  梁飞凡埋着头,扬了扬手里的文件,略带嘲讽,“你不会以为你晕了韦博的开发案就算赢了吧?”
  顾烟白了他一眼,捧着杯子走过去,韦博的开发案和耀林的摆在一起。梁飞凡在上面用笔写写划划做了一些记号。
  “你觉得,哪个比较好?”顾烟放下杯子问他。
  梁飞凡没说话,把耀林的往前推了推。
  顾烟皱眉,“为什么啊?”
  她软软的咬着尾音,疑问的语气,听在梁飞凡耳里,却是缠缠绕绕的波动。
  “梁氏需要的合作伙伴应该要有稳定的水准。顾明珠近来太过急进,整个团队都有些浮躁。”梁飞凡说起公事来一板一眼。
  顾烟嗤之以鼻,“你是说,我的加入拉低了韦博的水准喽?”
  “那么你觉得,顾明珠是看中了什么才要你进韦博?你的良好记忆力?”
  顾烟不高兴了,甩手把文件丢给他,“我也很努力呀——你自小学的这个,当然不觉得难了。”
  她穿着黑色的套装,肌肤如雪,一生气脸上稍稍有了些血色,更是美目流转,艳丽不可方物。
  梁飞凡再也硬不起心肠,微微一扯她,把她拉在怀里,把杯子递到她嘴边,“好了好了,说不得,再喝一点。开的那些调理的药,多久没喝了?”
  顾烟面色忽然一冷,“我有喝药。”
  她的身体一直有专人配药调理,就算后来搬出了梁家,每个月也有人专门送煎好的药来。
  “恩?”他的手伸入她的衣摆,在她小腹上轻轻的揉。
  “吃了几回事后药之后就又开始痛了。”她低头摆弄着衣服上的纽扣,想起上次,也是在这里,陈允之微笑着递过来白色的药瓶。
  梁飞凡似乎是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我要回公司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她要站起来,又被他一把拉回去,搂的更紧。
  “很痛?”他的下巴搁在她肩上,在她耳边低低的问。
  顾烟想了想,一语双关,“你指哪里?”
  身上,还是心里?
  “梁飞凡,你不是说我们再无关系了吗?现在这样,又算什么呢?”她幽幽的问身后的人。
  梁飞凡忽然狠狠的在她肩上咬了一口,隔着衣服重重的透过来。
  顾烟尖叫,挣脱来开,扯下一边的领子,红红的一圈牙印。她怒目而视,“你变态啊!”
  雪白的肌肤上醒目的暧昧痕迹,梁飞凡眼里一暗,猛的站起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圈在怀里。他拉开她的衣领,低头去吮那一处牙印。
  “顾烟,比起把你留在身边,我其实更愿意彻底的忘掉你——如果可以的话。你不知道你折腾的我多难受。”他的力道加重,在她的颈上边吻边说。
  顾烟心里一刺,“Me too!”
  梁飞凡把她按向自己,吻上她倔强的小嘴,在她唇上轻咬,舌头舔开她的牙关,拖出她的小舌头,野蛮的含在嘴里吮。
  顾烟的舌根被他扯的很痛,模模糊糊的抗议,拳头在他胸膛上用力的捶,被他握住了放在胸口揉。
  “梁总裁是不是现在又亢奋了?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我现在——不是很享受。”他终于放过了她发疼的舌,顾烟气喘吁吁的说。
  梁飞凡扯开了她的衣服,在她胸口啃着,气息不稳的叹:“记仇的小东西。”
  顾烟眼圈红了,别过脸去,冷冷的,“男欢女爱时就宝贝小乖的哄着,拉上裤子就甩药片给支票——梁飞凡,你现在当我什么?”
  梁飞凡停下挑逗,抬起头来,仔仔细细的看她,“顾烟,你变了。”
  她会记住他的话了,她会去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她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愿意去想的随性如烟的女子了。
  “哪有人一直不变的,周遭发生的每一件事,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是会改变人的。你总说我任性——飞凡,是谁允了我任性的特权?你宠的我上天,再把我狠狠拉下来,踩着我说谁许你上去的!你不觉得,你很可笑么?”顾烟认认真真的问他。
  梁飞凡由衷的佩服起顾明珠来,顾烟跟着她短短几个月,言谈之间比以前锋利明朗了许多。整理好她的衣服,把她按在他的椅子上,他靠着办公桌,抱着肩,脸色凝重,“那么,顾烟,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我想要的,你不愿意给。我能怎么样?反反复复的,你以为折腾的只有你么?”
  “如果我不是知道你也备受折磨,你以为我还愿意这样与你面对面的谈么?”顾烟皱眉,“梁飞凡,我不是不吃醋,我是相信你。我相信你绝对不会碰其他的女人。”
  不是不在意,只是,我信任你。
  梁飞凡的眼眶热热的。
  好感人的一句话。
  他屈身半跪在椅子前,双手抓着扶手,吻上她的唇,先是温柔的舔,浅浅的尝,又觉得不够,把她整张嘴含住,牙齿轻轻的咬她的双唇,再用力的吮。她自动自发的张开小嘴,伸过来软软的小舌头,学着他的样子,在他嘴里到处的舔,点点的留下火花。
  梁飞凡及时停下了这个吻。他还记得她的身子不方便。
  “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话,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他嗓音低哑,眼神灼热。
  顾烟伸手去捏他轮廓刚毅的脸,“我以为,你知道。”
  她故意委委屈屈的语气引的梁飞凡按下她的脑袋,在她脸上亲了又亲。
  “我不知道,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他低声说,“我也记得你说过的话,离得再近,也不是在心里,谁知道你到底怎么想?顾烟,告诉我,你心里怎么想,都告诉我好不好?”
  “不好!”她调皮的张口咬上他的鼻子。
  梁飞凡站起身,俯下去又是一阵热吻。
  “烟儿,我好想要你……”他的手伸入她的裙摆,隔着内裤却只能触到卫生棉的厚厚质感。
  顾烟笑的狡黠。
  梁飞凡重重的按了一下,惊的她尖叫。
  “活该你欲求不满,谁让你要闹别扭的!”顾烟躲着他的手,大腿并拢,却越发把他的手夹住。
  梁飞凡把她一把抱起,走进休息室去,把她丢在床上,压上去,用吃人的眼神盯着身下肤色白里泛红的女子,“顾烟——我好难受——”
  顾烟仰头,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恩——好了吧?”
  梁飞凡挫败的垂头,把她翻到他的上面,紧紧按着她,在她颈边粗重的呼吸。
  顾烟的心随着他的呼吸声一点点的柔软。
  悄悄伸出手,拉开他裤子的拉链。听到他一口凉气倒吸,“乖,别动。”她难得的哄起他来,微微抬起身,眼里有魅惑的光流转。
  她的手指微凉,蛇一样从他的内裤边上钻进去,点在他已经昂首的怒龙上,他舒服的全身都绷紧。顾烟往下移,把头枕在他腰上,另一只手解开他的裤子,微微拉下内裤,将他的欲望释放出来。
  “啊……”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握上他的火热,他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欲望的顶端沁着白色的液体,她抹了一点在手心,上上下下的滑动着匀在他的硬铁上,就着这样的润滑,她圈着这根越来越肿胀的热铁开始揉弄。
  梁飞凡的手从她的背后伸过来,解开了她的衣扣,手指轻轻一挑,她的内衣解开了,他握着一团软雪,用力的收缩五指,在上面留下一个个红红的印痕。
  “恩……”顾烟也开始动情,咬着唇一张脸分外的妖媚。手里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梁飞凡咬着牙忍着她滑嫩的小手带来的致命刺激感觉,一把把她拉起来,仰面按在床上,她的头发散了开来,几缕贴着她的脸,衬出一种凌乱的性感。
  他俯身亲她,“烟儿……你好美……”
  她一个媚眼飞过来,他实在忍不住,跨坐在她身上,双膝撑着床面,双手捧起她的双乳,将他昂扬的欲望从下面塞了进去。
  他一挺进,欲望的顶端就直直的从下面顶到顾烟的面前,堪堪的抵上她的唇,一下下的抽动,他的□有一点点粘在了她的唇上,男性的气味蔓延开来。她的脸更红了。胸上的肿胀更多的转变为一股深层的渴望。
  他捏着她的软雪,往中间用力的挤,他的热铁便被夹的更紧,舒服的他头皮发麻,她滑腻的乳肉沾上他的白色□,更为细柔,嫩嫩黏黏的滑过,简直是欲仙欲死。
  顾烟难耐的扭动,他越是剧烈的动作,顾烟的空虚就越是扩大,终于在他低吼着往前一送时,她无意识的张开了嘴,在他的顶端含弄了一下,小小的舌尖甚至刷过他泌出液体的小眼。
  “唔……”他闷哼着抖动,保持着这个动作,射了出来。
  激烈的喷射,一半的液体射入了她的小嘴,另一半射在她的脸上。梁飞凡喘着粗气往下看,她失神的躺着,红嫩的嘴上一片浊白的液体,脸上也满是粘腻的□,随着她一声响亮的吞咽声,他刚刚消软的欲望马上又硬硬的顶着她的唇。
  “顾烟——你要把我逼疯了!”他简直咬牙切齿,从她身上下来,扯过一边的毛巾,细细的给她擦干净脸。
  身后一根热热的坚硬东西抵着,顾烟空虚的哼着。
  梁飞凡亲亲她干净的小脸,“小东西,难受了是不是?”
  顾烟猫咪样的哼,在他身上又蹭又磨。
  他的手伸进来,插进内裤里面,她的下身由于经血和刚才的缠绵湿的一塌糊涂,他顺利的插进中指,引得她一声轻哼。
  “不要……脏的呀……”她小腹一缩,又有液体渗了下来。
  “乖,我洗过手了。”他低低的笑,又加进去一根食指。她有些觉得涨,本就酸痛的□更加难受了。
  “不舒服呀……”她扭动,“出来……恩……”
  他的手指开始律动,深深浅浅的进出,偶尔变换角度勾弄,她的不舒服渐渐被强烈的酥麻代替,全身酸软在他怀里,主动抬头去找他的唇,小小的唇含住他,贝齿轻咬。他的手指更加用力,一个退出,又加入一只手指,穴忽然被撑开,她敏感的内壁马上达到极致,裹着他的手指,温热一波波的涌出。
  他的手指抽出来,透明的花汁带着经血淋漓一片,她气喘吁吁,“飞凡……”
  “知道你不够,等你好了,我再给你补上,恩?”他笑的很痞。
  顾烟本来要拉过毛巾给他擦手的,被他一调侃,没好气的推开他径自去浴室清洗。
  梁飞凡在她身后低笑,十分愉快。
  两个人缠绵了许久,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快十二点。
  “我饿了。”她软趴趴的伏在他肩头。
  梁飞凡亲亲她的头发,“想吃什么?”
  顾烟忽然想起什么,“我们去桑桑那里吃饭好不好?”总听小离夸秦桑的手艺,她一次也没试过。
  “小五那个媳妇儿?”梁飞凡见过几面,不是很喜欢那个女孩子。
  “是的呀,走了呀走了呀。”顾烟说风就是雨,坐起来拉梁飞凡。他本不想去,被她兴高采烈的一闹,去就去吧。
  梁飞凡开车,顾烟给秦桑打电话。秦桑很不客气的表达了她的拒绝,“店里只有简餐,我不在这边下厨,你爱吃不吃。”
  有一种人,对谁都客客气气温和如春风拂面,这样的人,往往本性并不如此,而她只对极为亲近的人才现出原形,冷嘲热讽怒目相加。所以顾烟很是享受秦桑的恶言相向。
  “不行哦,梁氏大总裁也一起来的哦,你要是不给我们弄糖醋排骨吃,他就要找你男人麻烦了。”顾烟乐不可支,看的一旁的司机忍不住趁着红灯俯身在她脸上偷一个香。
  秦桑恶狠狠的声音隔着手机都能听到,“顾烟,你给我等着!”
  话虽如此,毕竟秦桑现在也得尊称梁飞凡一声大哥,当然是不能怠慢的。路上有些堵车,他们到的时候,秦桑已经把饭菜都备好了。
  “大哥。”秦桑规规矩矩的叫人。梁飞凡淡然点点头,“打扰了。”
  顾烟笑眯眯的,秦桑也笑了,“大嫂——”
  顾烟的脸刷一下红了。
  梁飞凡难得的当着外人的面笑了。
  时间不宽裕,秦桑大概也就就着店里的食材做了四菜一汤。顾烟喝着汤,惬意的感慨,“当时我就说要入股,每天睡到很晚起,来这边坐坐,偶尔忙起来帮帮忙,多好呀。”
  秦桑的菜并不是怎样惊人的美味,酸酸甜甜的糖醋排骨,柠檬汁低温快炒的上等海蜇头子,嫩汪汪的炒青菜,木耳鸡蛋青椒三鲜炒鸡片,小小的贝类煮的一个鲜美的汤。吃上去是清清爽爽的感觉,渐渐心头有些暖暖的感动。
  和一个深爱的人面对面坐着吃这样精致的家常菜,听她抱怨一些琐事,仿佛时光的变迁都与彼此无关。梁飞凡此时很想把这个咖啡馆买下来。
  顾烟吃饱了一向就有些食困的,清清亮亮的眼睛此时猫一样慵懒的眯着。梁飞凡心头一动,放下筷子,拉起她放在桌上的手,“那就不要在韦博瞎忙活了,做点想做的事。”
  顾烟摇摇头,“哪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爸爸现在病了,我总要帮姐姐分担一点的。”
  梁飞凡嘴角弯弯,“我想,对顾明珠而言,韦博副总裁并不是她最想安排你待着的位置。”www-xiaoshuotxt-nET
 
  “恩?”
  “顾烟,不如,来梁氏做总裁夫人?”他眼里的热把初秋的空气都烫熨的怦然心动。
  顾烟抽回手,“你打算付我多少年薪?”她假装轻松,其实心怦怦的直跳。
  “整个梁氏,加一个我。”他的声音低沉迷人。
  那是初秋的艳阳天,万里无云,笔直的梧桐在窗外站成两排,悉悉索索的阳光从树叶里穿梭掉在地上,金子一样的晃动。路上刚刚过了繁忙时段,只偶尔有行人经过,梁飞凡和顾烟坐在窗口的位置,店里只有寥寥几对情侣分散在各个角落,宽敞明亮的咖啡店里有低低暖暖的女声在唱: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
  好像是阳光刺眼的关系,顾烟的眼有些湿意。
  “我是不要求你捧着九百九十九多玫瑰花当街下跪,可你也不能这么寒酸吧?一顿饭就要我嫁给你。”她捏着小巧可爱的筷枕,语调平平。
  可听在梁飞凡耳中,他的眼里,也忽然就阳光刺眼。
  吧台暗处,摄像头闪着兴奋的光芒,一只纤纤素手在键盘上灵活的上下翻飞,MSN上李微然的头像频闪,“啧啧,执手相看泪眼。”
  “别忘了把视频刻在盘上。”
  “恩,老婆,以后我们就有免死金牌了。”
  “低调。”
  “明白。”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长着翅膀的大灰狼作品集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白算计心肝姻缘然后,爱情随遇而安如愿应该(只为爱)子时盛开卿本佳人一夏欢悦情与谁共我怀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