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开》在线阅读 > 正文 十一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盛开》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十一部分

   贱

 
  他搂着她眯了一会儿,等呼吸渐渐平稳,便起身抱她去浴室洗漱。
  “嘶……”被他抱在怀里冲洗,一个没注意,热水淋上右手,顾烟痛的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弄的?”梁飞凡连忙扯过毛巾,小心翼翼的把伤口周围的水吸干。
  “煮粥的时候烫了一下——”
  梁飞凡的眼神忽的黯淡。
  煮粥?他还以为,那是他的专利。原来,她也是会的,在方亦城面前。
  “很痛?”他冷笑了声。
  “还好,涂了药膏了——飞凡,你怎么了?”他的表情和语气实在太反常,她确定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有回答,小心的避开她的伤口,给她冲洗干净。关了水,拿来浴巾裹住她,横抱起往外走。
  把她放在床上,他回身找毛巾擦干自己。
  顾烟浑身酸软的倒在床上,掐指算算日子,起来打开抽屉找药片,“飞凡,我要喝水。”
  梁飞凡放下毛巾去客厅,倒了水来给她。
  他看着她皱着眉吞药片,她是不喜欢吃药的,可她更不愿意怀孩子,或者说,不愿意怀他的孩子。
  “肚子饿吗?”他按压心头的翻滚,接过她的水杯喝了一口,柔声问她。
  顾烟卷着被子躺下,“恩,我要吃炒饭。”
  “恩。”梁飞凡摸摸她的头发,“躺着,好了叫你。”
  顾烟眯着眼,心安理得的躺着,点点头。
  他轻手轻脚的出去。
  嘭!咣当!
  顾烟被一阵响声吵醒,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厨房里的声音。
  “飞凡?”她套上T恤,出去看他。
  梁飞凡蹲在地上,右手捂着左手。
  “怎么了?”她急忙过去,抓他的手来看。
  “痛。”梁飞凡低低的说。
  “哪里?烫伤了还是划伤了?恩?”她急急的翻看他的手。
  锅子扣在地上,炒饭半熟,洒了一地。
  “这里。”梁飞凡拉她的手,盖在心口。
  顾烟急了,心脏病?
  “你别动!我去打电话!”她起身要走,却被他一把拉回。
  “不用。”他拉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胸口,死死按住,力气大的好像要把这只手嵌进自己的心脏,“医生在我面前,可她不愿意救我。”
  “梁飞凡!”顾烟抽开手,生气的猛然站起,“你要吓死我啊!到底有没有哪里伤到?”
  “有,”他的脸上净是疲惫。“心伤到了。”
  “顾烟,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我梁飞凡也是有心的?”他低低的说。
  刚刚炒着饭,脑海里全是她甜甜蜜蜜给方亦城煮粥的景象,顾烟,我就……那么贱吗?
  他还是忍不住了。
  凌晨的时候,他赶回来,她不在家。
  他坐在楼下车里等到天亮,电话又响,容二字斟句酌的告诉他:“她……顾烟,刚刚从他家出来——他们一起。”
  他无语,心如刀绞。
  “顾烟,你和你的初恋情人在他家待了一个晚上。这之间,难道没有想到应该给我一个电话解释一下吗?”他站起来,直视她的眼睛。
  顾烟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今天这么不对劲,是因为这个。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她这时才想起,他怎么可能放心她一个人在家,阿虎肯定一直跟着她!
  其实,昨晚她也想过要打个电话给梁飞凡,可是,怎么说呢?飞凡,我在亦城家?她开不了这个口。
  梁飞凡冷笑。
  他相信她没有跟方亦城发生什么,可是,顾烟,你怎么可以趁我出差的时候在别的男人家里过夜?你有没有想过我知道了会怎么想?还是你打算瞒着我?瞒着我和你的初恋情人共度良宵?
  你把我,当什么?
  “我跟他真的没什么。”顾烟见他半天不说话,肯定是生气极了。她呐呐的憋出一句话来,试图解释。
  事到如今,她真的很后悔,昨晚还是应该打电话给他说一下的,哪怕他当时不同意,在电话里吵起来,也比现在这个样子好。他现在的神情,几乎可以用伤心来形容。顾烟看的心里有些揪住。
  “没什么需要守在一起一整夜吗?顾烟,不要以为我宠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他听了这句,忽然怒气腾腾。
  没什么?他每次出现你就勃然变色一脸心虚回忆往事的样子叫没什么?把他的电话号码记的比我的还清楚叫没什么?在我身边时不时的眼神放空心思不知道转到哪里去了叫没什么?
  如果他方亦城在你心里算没什么,我梁飞凡大概就什么也不算了吧?
  又来了,顾烟的笑脸讨好全部收起来,心底一阵冰凉。
  “他发烧了,我在他家照顾他。”顾烟语气尽量平静,心里一遍遍的跟自己说,wwW、xiaoshuotxt.net他吃醋代表他在乎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好好说话。
  “我和他认识那多年,就算不在一起了,也不能当做陌生人吧?他发着高烧,又是为了我的事来的,我照顾他一下,不算过分吧?”
  “他发烧你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在他家待一夜他就好了?你是医生吗?”他疾言厉色。
  “他不喜欢去医院。”顾烟暗自叹气,好暧昧的理由啊。可是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越解释越乱的。
  “多好的理由——顾烟,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从家里搬出来,就是为了自由的和他约会么?那我呢算什么?你的入幕之宾?你现在是要看表现在我和他之间择优录取吗?”
  “你冷静点。”顾烟知道此刻不能和他吵起来,尽量压抑自己脾气好言相劝,“飞凡,你冷静点,我愿意向你解释,你有疑问有不满,我们都说出来,不要吵架好不好?你现在在气头上,说出来的话有多伤人你知不知道?”
  “那你这样背着我与旧情人勾勾搭搭有多伤人你知不知道?”
  “梁飞凡!如果我对方亦城形同路人,你难道不会有前车之鉴的悲凉感吗?你希望我是个不念旧情的人吗?”顾烟终于怒了。
  “如果你可以不再见方亦城,我无所谓。”
  “你无理取闹!”
  “是你不对在先!”
  顾烟恨恨的转身去了客厅,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梁飞凡,我们现在都不冷静。明天再谈!我不希望和你吵架!”
  梁飞凡沉默了一会,调匀了呼吸,跟过去走到她面前,俯下来双臂把她困在他与沙发之间,一字一句的说:“好,什么也不说。顾烟,对我发誓,再也不见他。我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他冰冷的语气让顾烟有隐隐熟悉的感觉,一些破碎的画面排山倒海在她脑海里汹涌,那种窒息的感觉猛然间抓住了她。
  她再低声下气的求和他都不接受是不是?一定要用这种霸道的方式解决问题是不是?一切从他自己的喜好出发是不是?
  顾烟完全火大,昂着下巴,冷冷的盯着他狂乱的眸子,也是一字一句“不然呢?我不愿意发誓的话,你要怎么样对我?再、强、暴、我、一、次、吗?”
  再、强、暴、我、一、次、吗?!梁飞凡的心被这几个字撕成碎片。
  顾烟,你以为,那天只有你痛?我不痛吗?!
  梁飞凡的瞳孔急速的收缩,两个人倔强的对看了好久,他终于放开她,一步步后退,什么也不再说,转身大步离开。
  大门被关上的声音震天响,顾烟愣愣的靠在沙发上,瞪着天花板,半晌,肚子咕嘟咕嘟的响,“混蛋,”她恨恨的骂,“都说了不要吵架了!折腾我那么久连饭都不煮给我吃!”
  梁飞凡再也没回来过。
  可是顾烟却能天天见到他。
  电视上,娱乐星闻里,一个又一个倾国倾城挽着他对镜头娇笑。
  报纸上,头版头条,某某明星,某某名模,搭上梁氏总裁,青云直上云云。
  昨天的大热门是:玉女爱情事业双丰收 梁氏总裁护驾好事将近!
  “我说,你怎么还那么淡定?”小离拿勺子去挖顾烟碗里的冰激凌,还把报纸顺手推近给她看,“你看!陈玉女笑的多甜啊!我本来还蛮喜欢她的,不过看在她抢你男人的份上,我以后不去电影院看她的电影了,我下载盗版的。”
  秦桑招呼完旁边那桌的生意,也过来这边坐了下来,瞄了一眼报纸上那张巨大的照片,“大BOSS就是强悍,一个侧脸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秦桑辞了工作,接手了这家咖啡店,自己做老板,请来“非”里的点心师傅“兼职”,生意渐渐红火。
  顾烟很是羡慕秦桑,似乎在她的世界里,什么事都是可能的,又什么事都牵绊不了她,永远的潇洒如风,优雅随性。
  “桑桑,你想想办法呀。”小离敲着盘子的边。
  秦桑看一眼不为所动的顾烟,对小离悠悠的一笑,“皇帝不急太监急。”
  小离大怒,“秦小桑!你才是太监呢!”
  秦桑撇她一眼,“安小离,你皮痒啊?”
  小离哼了一声,“我是替顾烟着急呀,你不急啊?”
  秦桑指指顾烟,对安小离说:“你看她,像是急的样子么?只要她愿意,那些女的连梁飞凡十米之内都接近不了。”
  “只要他要,只要我愿意给。”秦桑给了个总结,又觉得这句话实在经典,掏出手机记了下来。
  顾烟微笑,端起咖啡杯对秦桑说:“知己,敬你!”
  小离左看看右看看,愤怒的一口吞下一整个冰激凌球,这两只狐狸精,又在说狐狸星球语言了。
  只要他要,呵,我愿意给。
  顾烟微笑,好吧,哄哄他去。
 
  给不给?
 
  只要他要,呵,我愿意给。
  顾烟微笑,好吧,哄哄他去。
  “真是不好意思,烟小姐,总裁他现在很忙,您能稍等一下吗?”林秘书躲躲闪闪的对着电话通报完,挂上内线,抹着冷汗,小心翼翼的对顾烟说。
  “你去忙吧。”她不想为难这个尽忠职守的好员工。
  现在的场景,貌似……抓奸?
  既然要给足那个别扭的男人面子,她当然是有确切的消息才来的。只是,唉,真是不习惯。
  林秘书感激的回座位。她在梁飞凡身边做了许多年的首席秘书,如果说要整理一本职场守则,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老板可以得罪,烟小姐一定要伺候好。虽然不知道老板最近的反常是为了什么,但她人到中年,这点眼力架还是有的,她英明神武的老板,是怎么也翻不出烟小姐的五指山的。
  顾烟起身整理了下衣服,检查了妆容,直接打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室内春光无限,有男人在低沉的笑,喘息声里混着女子娇笑的声音:“凡,你好坏!”
  顾烟手臂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停下脚步,重重的咳了一声。
  “啊……”那个好听的女声惊呼。
  梁飞凡不悦的眼神扫过来,他膝头缠绵着的女郎衣衫不整,此时娇羞的埋在他胸口做鹌鹑状。
  梁飞凡的大手抚着她几近□的后背,轻拍着安抚。
  “我不是说了我在忙。”他冷冷的质问门口的人。
  顾烟暗自叹息,这种烂透了的言情剧情节,他一定要演的那么认真那么入戏吗?
  好吧,本小姐今天就满足你。
  她狠狠的瞪了梁飞凡一眼,走到他们身边,指尖在那个女人的背上不轻不重的戳了几下,“你可以滚了。”
  那女郎楚楚可怜的抬起头来看她,顾烟一看也是惊艳,昨天晚上还租了她的碟看呢,恩——真人似乎更美。
  “凡……”女子紧紧的贴在梁飞凡的胸口,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真真是我见犹怜。
  梁飞凡没有立刻出声,大手继续在她背上游移,眼神却盯着顾烟,仔仔细细的观察她的每一丝反应。
  顾烟有些不耐烦,想着,待会要把他们坐着的这把椅子换掉,看着怎么那么不顺眼。
  “梁飞凡,在我把你四处乱摸的爪子剁下来之前,双手举过脑后去。这位……恩,其实我是你的粉丝来着,不过,在我揪着你头发挠破你的脸之前,赶快给本小姐滚出去,支票待会会送到你的手上。”她的耐心也快要用完了。
  那玉女双手紧紧的抱住梁飞凡的腰,在他怀里窝的更深了,只露出一双挑衅的眼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样的事情她遇到太多,关键是看男人的态度,那个女人不管什么身份,再怎么的嚣张跋扈,没有梁飞凡的宠爱都是白搭。她能在短时间内打败那么多对手接近梁飞凡,当然是有些手段的。
  她靠着的那具胸膛却笑得震动了起来。
  梁飞凡双手做投降状,笑的极为开怀。
  顾烟白了他一眼,还是不解恨,上前使劲重重的踢了他一脚。
  梁飞凡闷声呼痛,推开怀里的人,彬彬有礼的说:“陈小姐,支票我会转交给你的助理。再见。”
  影星就是影星,梁飞凡轻轻一推,她便蹬蹬蹬往后踉跄几步,好不容易站定了,委委屈屈的拉扯着衣角,弱不禁风的扶着桌子,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凡……我不要钱,跟你在一起,从来就不是为了钱。我……可不可以用这笔钱换你一句话?我只想听你说一句,你对我,到底有没有……哪怕一分钟也好,是真的?”
  “对不起。”梁飞凡扣好衬衫,修养极佳的迷人微笑。
  “呵……”玉女凄惨的苦笑,抓着桌边的纤细手指都发白,“没关系……我也知道,你这样的人,哪是一个女人就能拴住的……凡,我只希望,你以后,哪怕只是偶尔,会想起曾经有一个我,爱过你,深爱。”玉女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顾烟听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看看男主角还在礼貌微笑,依依不舍的看表演,不由有点真的火冒三丈,“梁飞凡,我警告你,马上让她给我消失!现在!马上!”
  那个影星扯了那么久,就等顾烟发脾气,这下柔弱彪悍立竿见影,凡应该看出来了吧?
  她眼神凄迷的看着梁飞凡,真的是完全进入了受气女主的状态。
  梁飞凡叹了口气,走过去搂住发脾气的小女人,看都没看玉女一眼,“陈小姐,请你马上离开,不然——你看到了,我会很惨。”
  顾烟厌恶的推开梁飞凡,很配合剧情的伸手,重重掐的他痛呼不止。
  “你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了?”顾烟坐在远远的沙发上,问某个笑的偷油老鼠般的人。
  “唔,我不否认很喜欢看你吃醋的表情。”梁飞凡笑着走过来,长臂要抱她。
  “把你的衬衫脱掉。”她止住他的靠近。
  “裤子她也碰过了,要不要一起脱掉?”梁飞凡手搭上了皮带,扬眉问她。
  “那把椅子,你的办公桌通通换掉。”她冷然道。
  梁飞凡笑着逼近,伸手掀她的衣服。
  “干嘛!”
  “脱衣服。”
  “不要!你刚刚碰了其他女人,我嫌你脏!”顾烟挣扎。
  “很好,你的衣服方亦城也碰过,我也嫌你脏。脱掉,”梁飞凡解着她的扣子,低头在她耳边吹气“我们一起换掉,以后,只有我们两个,好不好?”
  顾烟用力推他,“那天穿的不是这件!”
  梁飞凡就势让开,沉默的看了她好久,直到顾烟背上都微微有些紧绷的感觉。
  “可我怎么觉得,你周身都是他的味道呢?”他坐了下来,额头抵着她,眼神交汇。
  梁飞凡很认真的低声问她,和刚才轻松谈笑的那个人截然不同,“我的衣服可以脱掉再也不穿,你呢?为什么穿着别的衣服,还有他的味道在?你几时才能把他从你的心里去掉?因为一个无谓的女人,我的办公桌你都要扔掉。你躺在我身下,心里想着另外一个人,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扔掉?恩?”
  他忽然换了一个人似的,越说语气越轻,越是阴森可怖。
  顾烟周身僵硬,忽然意识到,她来错了。
  这次,他不是闹闹脾气而已。
  这次,她不能就这么哄哄他就过去了。
  这次,他是认真的。
  只要他要,只要我愿意给。
  他要她不再见方亦城,她倒是也不怎么想见他,但是,这不是方亦城的问题,梁飞凡,他不信任她,因为不信任,所以没有安全感,所以他一次次的怀疑,一次次的爆发。
  桑桑说,只要他要。
  可是桑桑,他要的是爱情里的兵家重地呢,你说,我给不给?
  “梁飞凡,你就那么没自信?”
  “是!”
  他干净利落的回答,她反而没话说。
  “我还是那句话,你再也不要见他,我就作罢。否则——我不会再□你一次,相信我,顾烟,那次的事,我绝对比你后悔的多得多。”梁飞凡侧着脸,看着窗外的天空,“如果可以反悔,我哪怕——哪怕你是要跟方亦城走,我也绝不会……那样伤你。”
  他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如果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哪怕你是要跟其他的男人走,我也不愿意那样对你。
  “我也不逼你,只是如果你不能跟我保证,那么,我们之间,作罢。”
  他揉着太阳穴,疲惫的对她说“作罢”
  他似乎,终于累了。
  顾烟猛的站了起来,“梁飞凡,你现在清醒吗?”
  “十分。”
  “考虑清楚了吗?”
  “是。”
  梁飞凡很平静。
  顾烟久久不语。
  “那么,就这样吧。我们分手。”顾烟思考良久,最后这样对他说。wW w.Xia oshuotxT.Net
 
  梁飞凡忽的睁大了眼,唇色都刷的一下白了,眉眼之间一片冰凉的绝望。不可置信的看向她。
  “你放在我家里的东西,一个礼拜之内来取走,否则我就扔掉。”顿了一下,她也学他认真的样子,微微冷笑着直盯着对方的眼睛,“还有,这次不要再玩绝食的把戏,很幼稚。”
  说完,顾烟潇洒的甩手离去。
  她刚带上门,里面就发出一声接一声的巨响,原木的门都被震的晃了晃。顾烟在林秘书惊恐的眼神目送下离开。
  这下,恐怕不止办公桌和椅子了,连沙发和书橱都要重新买。顾烟有些解恨的想。
  他搞出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她明明知道他不会碰她们,还是跑去装河东狮,他希望她吃醋,她就吃给他看,他心里不平,她就自毁形象给他面子。
  她哪里不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呢。
  可是还要怎样?当她没有脾气的是不是?
  这个小气纠结的男人。
  还没走出梁氏在的那条大街,手机就响了。
  “马上来医院,爸爸晕倒了。”顾明珠冷静的说完就挂断了。
  顾烟急了,立刻跑回梁氏,找到梁飞凡的专属司机,顾不得刚才是不是还在和他老板吵架,借了车就走。
 
  蟾蜍
 
  顾博云躺在病床上,盖着被子的身子看上去像段干朽的木头,若不是胸口微微的起伏,简直没有半点生机。几个月前还夹杂着黑色发丝的头发,如今根根银白。他仰面躺着,安静的没有一点存在感。
  “爸爸……”顾烟赶到病床边,轻声的唤,眼泪滚滚而下。
  “没事了,”顾明珠倚在床边疲惫的按压太阳穴,“不过,小烟,你要有心理准备,爸爸没有多少时间了,你有空就来好好陪陪他。”
  “姐,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顾烟轻轻握住爸爸的手,心口都痛的揪成一团。肝癌末期,肝癌末期……好可怕的四个字!
  她居然现在才知道。
  “前段时间一直在化疗,还算稳定。他知道你——搬出来住了,事情一定很多,不希望你担心,命令谁都不准告诉你。”顾明珠望着窗外,客观的阐述原因。
  “点滴里有安眠成分的药,爸爸暂时醒不了,你先去主治医师那里问清楚爸爸接下来的治疗安排。晚上我会过来,你白天在这里陪着就可以。”顾明珠皱着眉头查着行程。
  顾烟对她的冷漠习以为常,爸爸退下来之后,韦博所有的生意都是顾明珠一个人扛着,一个为军火供应遮人耳目的空壳公司,硬是被她经营成今天这个规模,冷漠,是她最基本的生存手段。
  她的高跟鞋敲在冰冷的地面上,生硬的走远。
  顾博云昏睡了八个小时,顾烟蜷缩在他的身边一直流泪。
  她的妈妈是个画家,个性冷淡而独立。一有时间就带着她天南海北的流浪找灵感。真正的家庭温暖,是她来了顾家之后才感受到的。顾博云威严而慈爱,在不谙世事的她眼里,是个顶天立地的人。阮无双温柔贤惠,她和顾明珠都不是她的亲生孩子,她却照顾的无微不至,连顾明珠那么冷血的人,偶尔也会对她的阮姨撒撒娇,说说悄悄话。她和方亦城算是早恋,顾博云先起时是不答应的,在他看来,方亦城虽然聪明优秀一表人才,可他的女儿,还是该找个普普通通的人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顾烟仰着小脸言之凿凿的对他说非君不嫁。他有什么办法?只好尽量提拔重用方亦城,想着以后就把位子交给女婿好了。
  可是谁会想到,以后会是那个样子。
  “怎么又在哭呢?”
  “爸爸!”顾烟连忙擦眼泪,“感觉怎么样?”
  “本来不错,可是一醒就看到我的宝贝女儿在抹眼泪,就不怎么好了。”顾博云逗她开心。
  顾烟勉强的挤出笑脸,轻轻的俯身抱住他,“爸爸,你不要离开我。刚刚你躺着不说话的样子,我真的好害怕。”
  顾博云拍着她的背,温声安慰她,“人总是要死的,小烟,要坚强。爸爸不可能陪着你一辈子的。”
  谁都知道父母不能陪着自己一生一世,可平日里,再孝顺的子女也不可能整天围着父母转,总想着学业,事业,爱人,孩子。等到恍惚间父母老了,就要离开了,就后悔的夜不能寐,早知道,当初就多陪陪他们。人总是这样想,可要是真能回到当初,怕也是还要忙自己的。
  顾烟听他这样说,更是无奈后悔,心里的委屈一起翻涌上来,越发哭的大声,惊动了护士和医生,一大群匆匆的跑进来。
  顾博云笑着揉女儿的长发,“小烟,多大的孩子了,还闹笑话,乖,起来,爸爸要和医生谈谈。”
  顾烟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什么都帮不上上忙,可眼泪就是怎么也止不住。
  “怎么了?”顾明珠刚进门,被病房里的阵仗吓了一跳,“爸爸——”
  “我没事,”顾博云笑着招手,“是你妹妹,要哭倒长城似的。”
  顾明珠皱眉,冷声道:“顾烟,起来!”
  顾烟自小怕这个冷静自持的姐姐,这会也觉得丢脸,掩着脸放开爸爸,站到一边去。
  “王主任,麻烦你替我爸爸做个详细的检查,我已经联系好北山医院,没什么问题的话,明天一早转过去。”顾明珠利落的吩咐,“顾烟,跟我出来。”
  “姐。”顾烟声音都哭哑了。
  “哭哭啼啼的做什么!”顾明珠心烦的眉头紧锁,要是眼泪有用,她顾明珠早就哭死了,“明天一早我帮爸爸转院,北山的条件对爸爸的病疗养更为有利,后天——恩,不,明天中午十二点二十分,你到我公司来找我,我们吃个午饭,我要和你谈一谈。”顾明珠在PDA上浏览着自己的行程安排,尽量挤出时间来。
  顾烟乖乖点头。
  “我要回公司了,”她收拾公事包往外走,想了想还是停下来,“顾烟,明天我会具体和你谈,但是有一句话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作为顾家的一份子,最大和全部的贡献,就是好好的和梁飞凡过日子,这对顾家,对韦博,极其重要。不要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他翻脸,不要把他对你的容忍提早挥霍完。记住。”
  顾烟愣住,“姐,你什么意思?”
  “听不懂中文?”顾明珠瞪了她一眼,“暂时就这样,我走了。”
  顾烟满腔心事的走回病房,在门外就听到屋子里低低的交谈声,开门一看,果真有客到访。
  “你怎么来了?”顾烟冷冷的对他说。
  “小烟!”顾博云沉下脸呵斥她,虽然知道梁飞凡对他的小女儿极为包容,可是当着他的面,还是要讲点礼数的。
  顾烟被爸爸训斥,更是把火都撒在那个微笑着的男人身上,狠狠的瞪他一眼。
  梁飞凡收到她的不满,也只是淡淡的撇她一眼,继续和顾博云交谈,“我今天才听说这个消息,真的是很失礼,家父嘱咐我一定要安排好,确保顾伯康复。”
  顾博云当年跟随梁飞凡的父亲梁昊天出生入死,对他极为崇拜,听梁飞凡这么说很是高兴,可想想自己的身体,还是叹了口气,“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天哥一面。”
  “爸爸!”顾烟皱眉,“不要这样说话。”
  梁飞凡也连连安慰,“顾伯安心养病,我上午和我父亲通过电话,他很挂念您,说近期一定会回来探望您的。”
  “好了好了,我没那么脆弱,”顾博云连连摆手,“飞凡平日里忙,还是忙去吧,小烟,替爸爸送送飞凡。”
  顾烟顺从的点点头,送他出门。
  走过走廊,出了住院部,还有长长的一段路通向大门口,两个人一路都默不作声。顾烟心里滋味很是复杂,下午她说的气话,他不知道是不是一气之下也当真了呢?他特意跑来看爸爸,是不是因为知道她来了医院呢?还有姐姐说的话……
  手臂忽然被人拉了一把,她立马用力甩开,“放开我!”
  耳边听他冷哼了声,“我只是好心提醒你,有蟾蜍。”
  顾烟尖叫!
  什么蟾蜍!叫那么书面化干什么,眼前月光下她脚边冲她微笑的,是只癞蛤蟆!
  她勃然变色,想也没想就扑上旁边的人,搂着他的脖子奋力一跳便挂在了他身上。
  她最是怕这些小动物的,偏偏这里的绿化十分的到位,又是晚上了,走几步便有小小的绿色的长着疙瘩的癞蛤蟆爬出来和她打招呼。
  “顾小姐,你可以放开我了么?这样的姿势,被人看到很是不雅。”梁飞凡双手君子的放在身体两侧,任她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清清冷冷的说。
  顾烟不上不下的尴尬欲死,在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羞辱和下地与那种让她毛骨悚然的动物面面相觑之间,她实在感到两难。
  偏偏梁飞凡还要出声催她:“顾小姐,你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顾烟一下子火了,顾小姐?当真要分手是不是?
  “把我送回去!”她埋在他颈窝里恨恨的喊,实在是没勇气下来。
  他听她从他心口处发出的闷闷的声音,心脏熟悉的悸动。他淡淡的呼吸吐纳,后来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伸手托住她,就这样尴尬的姿势把她送回了医院的走廊。
  一到大理石地面上顾烟就跳了下来,气呼呼的往回走。
  “不用说声谢谢再见的吗?”梁飞凡冷冷的在身后说。
  “跟你不是很熟。”顾烟停了下来,冷哼。
  “也对。”梁飞凡认同的点点头,转身走了。
  竟然就真的这么走了。顾烟在原地看他大步走开的背影,心里堵的跟什么似的。虽然她还是在生气,可是刚刚,如果他过来抱她,哄她两句,她也顺水推舟就这么算了。他们两个偶尔的吵吵闹闹,也一直就是这样子和好的。
  他……这次好像真的有什么不一样。
  她的心开始微微慌乱。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长着翅膀的大灰狼作品集
姻缘一夏欢悦盛开子时如愿然后,爱情随遇而安谁的等待,恰逢花开我怀念的卿本佳人心肝应该(只为爱)白算计情与谁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