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盛开》在线阅读 > 正文 九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盛开》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九部分

   医院

 
  “没什么。”陈遇白也这么说,“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三餐就是一杯黑咖啡,撑到现在也算不容易了。真没什么,哥谁都不让说,你就当不知道。”他漫不经心的拨弄着银色的袖口,偶尔不经意的观察下顾烟的表情,高深的微笑,“再说,这两个月梁氏的业绩直线上升,拓宽了好多领域,大哥难得那么有事业心,挺好的。你放心,每天都输着营养液呢,再撑个几个礼拜不成问题。”
  怎么可能不成问题?!顾烟脸色有点白,她想说,他这算什么?自虐吗?
  可是,他的事,现在轮不到她多问了。
  昨晚回家之后想了很久,还是放不下,边骂自己贱边找四纪,电话却是陈遇白接的,说大哥血型特殊,纪南正好符合,给大哥输了血,休息去了。
  她穿好了衣服连门都出了,想起那晚他狠绝的神色,又狠下心来,那么足精力,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就和陈遇白约了今天中午见面。
  “我得回去了,今天不能再输营养液了,医生说,得从鼻道进食,我得去看看,听说很疼,他们几个心软,到时候下不了手按住他。”陈遇白不漏痕迹的下了剂猛药。
  果然,还没走两步,顾烟就跟了上来。
  “我去看看他。”她轻声的说。
  陈遇白本想再逗她一逗,可大哥那边情况确实不乐观,这又是个随时变主意的主儿,还是赶快带过去。
  “出去。”
  听力气倒真是有气无力的了,不过气场还是冷的结冰,整个楼层都比别处低好几度。
  梁飞凡半靠在床上,白色的衬衫发黄,扣子也掉了好几个,似乎还是他那天穿的那件。下巴微青,双眼下面有黑黑的暗影,从未有过的憔悴。
  陈遇白送她到了医院把她交给纪南就不见人影了,大概是怕顾烟没见到鼻管什么的翻脸,其实她也大概猜到他们几个诓她的,可就是想来看看。
  虽然是医院,床头还是堆满了文件。顾烟抱起一堆,清出块地方来坐下。
  梁飞凡感觉到床垫往下陷,不悦的睁开了眼。见到是她,眼里的神色瞬息万变,不可置信,惊讶,狂喜,犹疑,最后转为冷漠,“你来干什么。”
  “陈遇白说你快死了,我看看到底死了没。”顾烟语气也不温柔。
  “大哥,小烟。”纪南敲门,托着个盘子进来,交给顾烟,“医生说断食太久,只能喝这个。”
  顾烟默默点头。
  “拿走。”梁飞凡嫌恶的看了一眼白粥,又闭上了眼睛,“叫容二进来,去哪里拿的文件要这么半天。”www.xiaOShuOtxT.Net
 
  “有糖么?”顾烟根本不理他们的对话,向纪南发问。
  纪南一愣,“我去找。”
  真的找来白糖,顾烟接过,细细的拌在白粥里,“张嘴。”她理所应当的命令。
  梁飞凡半坐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毫不避让的回瞪。
  好一会,病床上的男人冷哼了声,别扭的转过脸去,“我不要吃甜的。”
  纪南困难的咽了口口水,这是?——啊?他反应过来,一叠声的嚷:“我去让人做咸的来。哥你等等啊。”
  “挑什么挑,赶快吃!”顾烟不耐烦的催,“张嘴——啊——”
  梁飞凡又冷哼了声,纪南背上一寒,正想着圆场,那边梁飞凡却真的张开了嘴。
  纪南的眼神只能用惊悚来形容,顾烟微微不耐烦的喂完一碗粥,抽了张纸巾随手给他擦擦嘴,“休息会儿。”她把他身后的枕头抽出来放平,再把一言不发的梁飞凡扯倒,“睡吧。”
  纪南机械的走出房间,过了个走廊被容岩一把扯过去,李微然最急,凑上来就问:“怎么样了啊?没出事儿吧?我媳妇儿可交代我好好看着烟姐的。”
  “靠!你他妈整天就想着你媳妇儿,也不问问哥吃了没。”秦宋不满。
  李微然斜他一眼,洋洋得意,“你他妈倒想想着我媳妇儿呢,我媳妇儿不稀罕你。”
  秦宋被他噎到痛处,上去就动手,两个人闹成一团。陈遇白最是沉稳的人也忍不住一人一脚踹开,“闹什么!老四?”
  纪南缓过神来,“哥吃了睡了。”
  “what?!”容岩大吃惊,他们五个轮流上阵,打晕了都没让梁飞凡进一粒米,这顾烟,他妈的神仙呐!
  “就那样,说——张嘴,睡觉。哥跟被按了开关似的,小烟喂他就张嘴,扯他就躺下睡觉。刚我出来都睡着了。”纪南也被震的说不出话来,这几个月折腾的他们几个神经都不正常了,原来搁顾烟那儿就这么屁大的事儿!
  陈遇白扶了扶眼镜,他早就说找顾烟来了,这帮人就是不敢,“都散了吧,暂时是没什么事了。老六,回头再送点好消化的来,哥醒了该饿了。”
 
  追求
 
  梁飞凡醒的时候已经是十二个小时之后了。这一觉深远绵长,一个梦都没有,偶尔稍微的有意识,紧了紧怀里的人,又昏睡过去。
  终于有愿意醒过来的感觉了,睁开眼,却看见顾烟一脸不耐的瞪着他。
  他抱着她半个身子,她一挣扎他就要转醒,纪南他们就差跪下求她了,“哥都多少天没睡个整觉了,老六下了半瓶安眠药那次他都没现在睡的踏实,你就行行好别动,要什么我们给你送来。”
  要什么?,要睡觉吃饭看书上网倒是没问题,可要上厕所呢?
  最后只能请护士拿便盆进来。顾烟越想越气闷,他一病人睡的香甜,为什么用便盆的是她?
  “醒了?”本来一肚子的气,可看他刚睡醒的样子,难得的傻。想想和他同床共枕那么些年,早上总是他先醒,给她弄妥帖了早餐再来喊醒她。很少看见他这个样子。
  梁飞凡看了她一会,舒眉一笑。
  顾烟心里的委屈愤恨纠结都被他这一笑笑的烟消云散了。
  “吃点东西。”她从他怀里挣开来,却被他一把拖住,一只手怎么也抽不出来。无奈的瞪他一眼,他却委屈无赖的像个孩子,她不禁一笑,伸手去按了床头的铃。
  等他吃完,又催着他去洗漱。换了身衣服,刮了胡子,那个英俊帅气自信强大的梁飞凡又回来了。
  “这不就好了,”顾烟笑的眼弯弯,“唔,很帅。”
  梁飞凡扣完最后一颗扣子,走到她面前来,深深的看她。
  体力恢复了,头脑也清醒了,她愿意回来管他,说明他们之间不是无可挽回的,在他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之后,她还关心他的死活,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对不起。”梁飞凡无比虔诚认真的说,“顾烟,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顾烟淡淡的笑,明知故问:“为什么?”
  梁飞凡沉默,良久艰难的开口:“那么粗暴的对你……对不起。”
  “你这些天不吃不喝不睡觉,就是因为这个吗?”
  “梁飞凡,不用抱歉,真的。是你说的,那晚,是你之前对我的好换的。”
  梁飞凡脸上神色恼恨懊悔,那是他一辈子说的最后悔的话。他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对不起。”他反复的说。
  “你道了歉,就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吗?”
  “不能。”
  “我也是。”
  梁飞凡看她淡淡的神色,格外的笃定,他有点绝望。
  “不要再伤害自己,好好的吃饭睡觉,好么?”顾烟柔声说,“有句话我对方亦城说过,现在也对你说一遍,我想要靠自己独立的生活,学会思考,清楚自己要什么。所以,不要拿过去来困扰我。”
  梁飞凡紧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脸色却越来越黯淡。他,要成为她的过去了吗?
  怎么可以!
  “你那样对我,我确实做不到原谅。可是,我也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你说抵消,我们之间,哪里真的可以抵消呢?”
  “我们之间——那么,我还有机会吗?”梁飞凡暗哑着嗓子问。
  “不知道,”顾烟微笑,“我还没有想好。”
  梁飞凡眼里闪过一丝光亮,想了很久,苦笑了声,“我都那么老了,还要学着追女孩子。”
  顾烟扑哧一声笑了。
  梁飞凡看她忍俊不禁的样子,认真的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顾烟小姐,你感觉到了么?我喜欢你。”
  顾烟笑倒,这个男人!
  第二天一早,刚刚进办公室就有花送来。九十九朵香槟色玫瑰,好大的一捧。
  小魔手捧心口,大叫,“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我只钟情你一个——好浪漫哦!”
  “哪里?”顾烟以为花里有卡片上这样写。
  “香槟玫瑰的花语啦这都不知道……”小魔翻个白眼,继续陶醉,“顾烟,你男朋友好浪漫哦!”
  浪漫?顾烟想着他皱着眉说——我都那么老了,还要学着追女孩子。情不自禁的就笑了。
  梁飞凡的电话随后就到。
  “花收到了?”梁飞凡立在窗口,今天的天气很好,人的心情也格外愉快。
  “唔。花很漂亮,谢谢。”
  “那——看在这束漂亮的花的面子上,顾小姐能不能赏脸陪在下吃个午餐呢?”
  “可是,我约了秦桑——李微然的秦桑,好巧,她和我在一起工作。”
  “唔,这样啊,那晚餐呢?”
  “公司有聚餐。”
  “小姐,你比我这个总裁还要忙。”
  “先生,追求女生是要有耐心的。”
  两个人在电话两端一起笑了出来,初夏时节,春天的浮动不安已经过去,人人都为即将而来的盛夏做足准备,天却还是微凉带热,轻薄的衣服,期待的心,人在此时最为快乐。
  “为了迁就忙绿的顾小姐,我要去改一下我的行程表了,那么,顾小姐,再见?”
  “恩,再见,梁先生。”
  顾烟挂了电话,抬手抚摸自己的上扬的唇角。她经历的爱情不多,可是也知道,这样从心底来的雀跃与期待,大概是为了什么。
  人生已经那么艰难了,何苦再为难自己呢?听从自己的心去活,去爱,不是很好么?
  好吧,我试试。
 
  306
 
  晚上的聚餐其实是庆功宴,公司接下了大案子,老板很是高兴,要犒劳大家。
  之前他们奋斗了数个月,接下了一个日本的最新网游游戏的引进,他们这家小公司当然是吃不下这个大饼的,他们只负责做中间人,再从中捡一些小活做做,用老板猪头的话说,给他一个支点,他能跷起整个宇兴!宇兴科技是C城电子代理公司的龙头,猪头的公司主要仰仗着他们的鼻息生存。
  “来来来!大家举杯!我提议!为了公司的美好未来,干一杯!”被小魔昵称为猪头的老板涨红着脸,情绪高涨,已经喝到兴奋点了。
  老板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顾烟也只好站起来跟着大家一起干杯。同事之间,她一向有来有往的,这一个晚上,小魔和老马闹腾,老板来回敬酒,她喝了不少了,头有点晕晕的。
  一口闷下去——淡了点。
  很淡,纯净水的那种淡。
  顾烟疑惑的拿起她和秦桑中间的那瓶茅台酒,再看看一脸坦然的秦桑,“桑桑?”
  刚才她注意到了秦桑拎着酒瓶消失了一会儿,没想到她是动手脚去了。
  “干嘛?”秦桑拿过那瓶“酒”给自己和顾烟的杯子都满上,“要敬我么?不好吧?听说你不太会喝。”她还是冷冷淡淡的调子,顾烟却听的十分窝心。以秦桑的待人,肯这样做,必定是把她当朋友了的。
  “真是热闹啊。”喝到正高兴,有人过来打招呼。
  朱立一看人,连忙起身,“方局长!”
  来人长身玉立,星眉朗目,嘴角含笑,不是方亦城是谁!
  朱立又是握手又是添座的引方亦城上桌,安排在了小魔旁边。他高兴的摇头晃脑的,本来招进了个秦桑,发现背后是个名震C市的五少爷,他就吃喝不愁了。谁想到小魔这个丫头,忽然和方局长交好起来。那可是个少年有为前途不可限量的主儿,他朱立真是要走运了。前两天又听老马说,秦六少爷给顾烟出头,他笑的在地上打滚,看看,他朱立招人的眼光!
  方亦城越过小魔和秦桑向顾烟微微点头,顾烟也对他笑笑,他嘴唇微动,正想说什么,却被小魔拉过去替她和老马猜拳。
  “哎小魔,你这就不上道了,人方局能跟老百姓似的在这大厅里吆五喝六嘛!”老马笑着打趣。
  方亦城好脾气的笑笑,不置可否。
  小魔笑得眯了眼,一只手自然的挽上方亦城的胳膊。方亦城看了顾烟一眼,见她侧着身子和秦桑讲话,就不着痕迹的推开小魔的胳膊。
  朱立知道方亦城的两个哥哥也有电子方面的产业,自然是要从方亦城这里打听打听的,伙同老马一边敬着酒,一边拿小魔和他打趣,桌上一时之间只听朱立的哈哈大笑和小魔娇声埋怨。
  “哎,我媳妇儿!”又是一声清朗的男声。
  竟然是李微然,看见秦桑,兴高采烈的过来。
  “你怎么来了?”秦桑诧异。
  “开完会了。哥说请我们吃饭——谁知道来这么个破地方,”李微然撇了撇好看的薄唇,自己开的五星级饭店不去,“不过怎么这么走运啊,我媳妇儿在!”
  后面陆陆续续走进来几个人,陈遇白牵着安小离,容岩和秦宋并肩,后面跟着纪南,走在最后的那个人,沉稳如山,气场强大,正是梁飞凡。
  朱立嘴角抽搐,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大人物。
  众人站定了,安小离就扑过来,“顾烟!你跑哪里去了!”她这些日子遍寻顾烟不找,问纪南,纪南让她去问自家老公,可陈遇白每次都打岔,被她哭闹撒泼逼的没法了就拖,总算今天说带她来见顾烟了,可是顾烟怎么和桑桑在一起呢?
  那边安小离咋呼着。李微然屁颠屁颠的围着媳妇儿转。秦宋叫来经理换个大的包厢。梁飞凡走到就快晕厥的朱立面前,商业的伸手,“你好,朱先生,久闻大名。我是梁飞凡。”
  朱立嘴唇蠕动,硕大的脑袋涨的青筋暴起,竟然是活生生的梁飞凡在跟他说话!“梁……梁先生,你好你好。”握到偶像手了!他愿意现在去死啊!
  梁飞凡笑着寒暄,眼神扫过桌上每个人,看到方亦城的时候笑着点头。
  方亦城一直不动声色的在梁飞凡和顾烟的脸上来回打量,这时也笑着回应他,心里却是狠狠的一沉。
  很快换好了包厢,大家重新坐下。梁飞凡很自然的坐在顾烟的右手边,方亦城被小魔拉着坐在了对面。
  “梁总裁,我敬你一杯。”猪头稍稍恢复了些清明,举起了杯。
  “不敢。”梁飞凡站了起来,笑的客气,却是干脆的一饮而尽,“顾烟脾气不好,还要多多麻烦你的。”
  猪头不可置信的看向顾烟,血压立刻上飚,蹭一下脸又红的滴血,早知道她是颗钻石,没想到是非洲之星啊!
  方亦城那边这时却忽然嘭的一声响,小魔吓的尖叫,他捏碎了个酒杯,一手的玻璃渣子鲜血淋漓。
  一直在旁候着的经理连忙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方局长,我马上带你去包扎一下!”
  “不要紧。”方亦城淡笑,随手拿起餐巾捂在伤口上,“真是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打扰到大家了。”
  老马和猪头立马看出些什么来了,机灵的高声谈笑和稀泥,小魔连声关切,大家又一片和乐融融。
  顾烟担心的看向方亦城,耳边却听到熟悉的冷哼,侧目看梁飞凡,果然一副别扭的样子。
  小气。顾烟暗骂,偷偷抬腿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梁飞凡吃痛皱眉,转脸去瞪她,她也转过脸来,在昏黄的灯下似笑似嗔的看过来,喝了点酒的原因吧,越发的眼神流转,秀色可餐。
  为什么这帮人不集体去个洗手间呢?梁飞凡郁闷的想,真的好想吻她哦。
  在旁人看来,两个人旁若无人含情脉脉的对望着。
  “哥,拜托,我还在吃饭,你和嫂子这个样子情意绵绵的恶心我,不太上道吧?”秦宋吊儿郎当的敲着碗碟,高调抗议。
  一桌人都笑,除了方亦城。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他有些僵硬的微笑,站起来告辞。
  小魔难得的没了笑脸,红了眼圈,还是追了出去。
  散了席大家各回各家。
  “顾小姐,介意我送你回去么?”梁飞凡拉着她的手,在饭店灯火辉煌的门口笑着问。
  顾烟白他一眼,顾小姐梁先生的还叫上瘾了。
  到了顾烟住的楼下,她笑着打量着他,“熟门熟路嘛!”
  梁飞凡看她一眼,有点郁闷的哼了一声。
  顾烟看他神色有异,问他:“老实交代吧,在我楼下猫着过了几夜?”
  “一次。”真的就一次,那晚他觉得实在想见她想的撑不下去了,去她的公寓下等着,想着看一眼就好,哪里知道等到了她,却是方亦城送回来的,两人还在车上聊了许久,看她笑的像花骨朵似的,由着方亦城动手动脚,他差点当场吐出口血来。
  那夜,他的车停在暗处,也是一夜。
  “我走了。”顾烟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
  梁飞凡急忙一把拉住她,被她撩了一个晚上,就这么放她走,他今晚都睡不着了。
  顾烟被困在他双臂中间,看着他越凑越近,热烫的呼吸都喷在她脸上,心下柔软,眼睛便闭上了。
  梁飞凡轻轻的含上她柔嫩的唇,细细的吮,伸出舌尖来一点点的舔,顾烟被他炙热的气息和铺天盖地的温柔吻的不知今夕是何夕,直到他放开她好久,还是瞪着迷蒙的眼睛说不出话。
  梁飞凡抵着她的额头,低低沉沉的笑,“烟儿,你这个样子——实在是让我太有成就感了。”
  顾烟醒过来,羞红了脸,轻声呸他,道了别转身轻快的上了楼。
  梁飞凡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看着她的房里的灯亮起,又等了一会,才开车走了。
  他们没看见,上次他停了一夜车的那个转弯的暗影里,这次也停着辆车。WWW.xiAosHuoTXT.neT
  好巧,也坐着个伤心人。
  第二天小魔请了假。
  顾烟有些担心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她不是傻子,方亦城的情意她看在眼里,他对小魔是真是假她也能猜出几分来,可是,能怎么办呢?去劝方亦城不要爱自己?好像有点矫情。去劝小魔呢——她看着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可顾烟看得出来,她有自己坚持的东西。
  晚上她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接到梁飞凡电话,“在干什么呢?”
  “在家里。”
  “哦。”
  两人都不说话,电视的声音做背景,耳中只听到对方轻轻浅浅的呼吸声,只觉得心头静静的,甜甜的。
  顾烟听了一会,心头忽然一动,试探的问,“你——在哪里呀?”
  她说话习惯轻咬尾音,一个柔柔软软的呀字直绕进梁飞凡耳里,听的他低笑,“车上。”
  顾烟越发肯定,几步跳到窗边去看,果然,楼下停着他常开的那辆黑色路虎。一个熟悉的身影斜斜靠在车门旁。
  “上来吧!”她兴冲冲的跟他挥手。
  梁飞凡下了车,握着手机站着远远看窗边的她,笑的由心而发,“哦?可以吗?”
  “306。”
 
  下厨
 
  这是梁飞凡第一次进来这间小公寓。
  小小的沙发,小小的地毯,小小的桌子,他高大的身躯在里面显的有点温馨的尴尬。
  “喏。”顾烟递给他一杯水,他接过来喝了,在沙发上坐下,仰着放松。
  看他俊朗的脸一半隐在阴影里,格外疲倦的样子,不由得坐到他身边去,“很累?吃过晚饭了没?”
  梁飞凡恩了一声,大手一勾把她收入怀里,她稍稍挣扎,他两手箍过来,把她牢牢的抱在怀里,“别动,让我抱一会。”
  她真的不动。
  良久,他磨蹭着她的头顶,她柔软的头发磨的他的心都软软如水,“你笨手笨脚的,会做吃的东西吗?”
  她本来软软的趴在他怀里,手围着他精瘦的腰,晕晕乎乎的闻着他好闻的熟悉味道,心下一片宁静。听他这么贬低她的厨艺,气呼呼的推开他站起来,想着骂他两句,他却斜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眼似笑非笑的看过来,就呐呐说不出口,一甩手往厨房去了。
  梁飞凡看她气呼呼的背影,在厨房昏黄的灯下忙碌的样子像个新婚的小妻子,他的眼神渐渐温暖,这一刻,很好。就这样吧,就这样就很好。
  她吃过晚饭了,冰箱里并没有太多的存储,翻了半天,清炒了一个土豆丝,拍了一根黄瓜凉拌,煮了鸡蛋番茄汤,又摆上超市买来的泡菜。盛了一碗饭出来,喊他过来吃,“吃饭啦。”
  顾烟有点不好意思,太简陋了点,他那么累的样子,该给他做点有营养的吃。
  梁飞凡倒是没嫌弃,拿起筷子就吃,顾烟看他吃得香,欢喜的问:“好吃么?”
  “恩。”
  “真的?”
  “呃,可以不是真的么?”
  “梁飞凡!”
  梁飞凡笑出声来,“下次,做点荤的。我又不是和尚。”
  “呃,我不敢碰生肉和鱼虾。”她总觉得,鸡鸭鱼肉,洗干净弄熟了,吃的时候就总想着它们血淋淋的样子,就咽不下了。她搬出来后,想吃荤的了就去饭店打包回来,自己再做点素的。
  梁飞凡含笑瞥了她一眼,继续埋头喝汤。
  顾烟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他乖乖吃完,基于安全考虑,他不能有特别的饮食喜好为人知,所以他一向吃的很少,这样畅快的吃东西,怕是没有过的。
  在她柔柔的目光里梁飞凡把所有的饭菜都一扫而空。
  他去浴室漱了口出来,她正在桌边收拾碗筷,低着的颈弯出美好的弧度,柔软昏黄的灯光打在上面,折射出些许金黄色的光,看的他心里痒痒的。
  “吓我一跳!”顾烟被他忽然从后面抱住,他呼出的热气喷在耳朵后面,她的身子就有点软
  梁飞凡细细把她的耳朵和脖子吻了一遍,气息越来越热,在她脖子上仔仔细细的吮出一个个泛红的印记,手也不规矩的伸进了衣服里,一路往上揉捏。她瘦了,他还是喜欢她以前腰上有点小肉的感觉。
  被他这样又啃又捏的,顾烟在他怀里渐渐软下去,他炙热的坚硬抵着她的大腿根,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她甚至能感受到上面的脉搏跳动,她的内裤上很快湿了开来。他的手探了进来,慢慢的揉碾,稍微用了力拉扯一下,便听到她一声娇哼,“飞凡……”
  “我知道……乖,来了,”他哑着嗓子哄她,温柔的含住她的唇,吸吮,辗转。她实在够滑润,一个用力中指便滑了进去,她的嫩肉从四面八方涌来,如饥似渴的含住了那根手指,细腻紧致的感觉让他发疯,又添了一根食指进去,两根手指慢慢的顶入,抽出。她扭着腰,下意识的用力吸住他的手指,随着他的□上下迎合,他感觉到她的迫切,力道变大,整根的顶入,在嫩壁上滑过,用力碾,再全部拔出,快速的□。
  她被翻转过来,双手往后撑着,这样的姿势将一双柔软送到了他的嘴边,他隔着薄薄的T恤不客气的一口咬下,微微的疼痛,热热麻麻的酥软感蔓延,他在她低声的呜咽里狠狠的吸吮,衣料在他的唇和她的绵软之间摩擦,她的嫣红硬实的顶立,被他的牙齿咬住,恶意的扯弄。她身体里的手指也变换着角度,摩擦着肉壁狠狠进出,在某一点上轻轻划过,她便是一个颤抖,他清楚她所有的软弱,“啊……重一点……”她迷乱的喊。
  他附在她胸口低低的笑了,直到她挣扎着几乎哭了出来,才满足她的要求,先是指腹狠狠的碾过她最敏感的那点,退过去后指尖一个戳进,大力点在那处。一时之间,花液四涌,温热的冲刷着他的长指。
  她长长的哼了一声,软倒在他怀里。
  他爱恋的吻她,心肝宝贝的低声叫着哄着,抱她去浴室,温柔的为她擦拭下身的狼藉。
  “飞凡……你——”顾烟被他抱在腿上,他的欲望硬的像铁一般,抵着她的后腰发疼。
  “没事,”他在她红肿的唇上舔了一下,暗哑的嗓音里却充满了紧绷欲望。
  顾烟埋在他怀里,心里温柔的不可思议。
  看来,那个黑暗的晚上,他比她还要放不开。
  呵,这个别扭的男人。
  那以后,梁飞凡一有空就过来,基于口味的考虑,大多时候都是他下厨,吃完了两人相拥在沙发上看看电视聊聊天。
  有时她不在,他就在车里等她。看他每天那么累还要跑来跑去的,她最后还是配了把钥匙给他。
  “我饿了。”他一进门就在沙发上四仰八叉的躺着,老爷般下命令。
  顾烟放下手里的书,走过去踢了他一脚,还是进了厨房。
  番茄炒蛋,过了凉水的面绊了醋,搅和搅和就是一盘清亮可口的盖浇面。
  梁飞凡大肆嘲笑了了一番,还是在她恼羞成怒前乖乖的吃了个底朝天。
  她收过空碗,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弥漫,被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
  她洗碗,他靠在厨房门边看,看着看着便不老实,从后面抱住她,埋在颈边细细的啃。
  “今天,秦桑辞职了。”
  “唔。”他含着她的耳垂,简短的回答。手越来越下。
  “我也不想做了。”
  “恩?”他一僵。
  她瞬间知道他会错意,急急辩解,“不是说不想做这个啦!我想辞职——”说完自己好想埋进水池淹死,什么叫不是不想做……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长着翅膀的大灰狼作品集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白算计姻缘如愿情与谁共盛开子时应该(只为爱)然后,爱情随遇而安我怀念的心肝一夏欢悦卿本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