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变身皇太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五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变身皇太女》 作者:柳暗花溟

第二十五部分

   第一四三章 抢亲啦,救命!(大结局)

 
  我母后觉得她怪可怜的,我却没有去安慰她。我可没忘记她一直想杀掉我,我虽善良,却也不会对敌人仁慈。现在我们的牢房是隔壁,不理她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直到后来魏使者终于想到公主还在牢里,接她出去的时候,我看她好像还羡慕我的生活呢。当时,我母后正在给我梳发髻,还亲手剥了瓜子给我吃。
  而当我的身份大白于天下时,公羊潇洒已经用了药,身体在迅速复原。虽然还不能下地走路,但他还是和邦再次联手,采取了营救我的大行动。
  其实我不想让阿邦告诉他我的事,但架不住他那老爹因为即将到手的皇位穷得瑟,也不想想,又不是传给老的,乐什么?而事后我发现,公羊潇洒对待我暴露身份这件事,早就有所准备。于是,几乎毫无慌乱的、按部就班的实施他的计划。
  阿邦探监时告诉我,当公羊潇洒得知我用那么凶险的办法得到凤凰花时,一点也没有感动的意思,也没有后怕。反而,他乐得见牙不见眼,说没想到纷纷这么喜欢我啊。那这样,等我伤好了,干脆以身相许吧。w w w.x iaoshu otx t.NET
  哼,美得他。
  按我父皇和大臣们商定的计划,是先下罪己诏,向天下人坦白,然后给我和我母后定个什么罪名。五年之后,我父皇传位,再接受惩罚。所以怎么处理我,是在一波风浪平息后,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时候,文丞相提出:既然是欺瞒了天下人,就应该由天下人决定我的前途。怎么让天下人决定呢?举行全民公投吧。全民公投需要银子进行,影太子,不,现在是真正的太子殿下公羊潇洒。捐出了大笔财产。我这才知道,京城那几个最赚钱的生意,果然是他的产业。
  与此同时。从京城往外扩散,掀起了为长公主请命的活动。除了假冒太子,长公主我有什么错吗?相反,我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
  在国子监,我努力学习,帮助同学……有全体教职员工和学子们作证。
  犯错后。主动承担责罚。坚决贯彻王子犯法也庶民同罪……大齐太子赵关作证。
  考试成绩被质疑,勇敢的以公开考来回应,而不是仗势欺人……绰号为木头的学子作证。
  帮助同学解决家务纠纷……学子吴军卓和女生部钱月华作证。
  尊师节上。为娱乐老师们而奔走努力……音乐系的学子们作证。
  南方水灾,积极投身救灾活动……当地灾民作证。
  国子监大比,为扬我国威,置自身于险地……顾荒城作证。
  身在深宫,忧国忧民……曾经的良娣作证。
  总之,拉拉杂杂一大堆,在我看来除了救灾。我也没做过什么。但后来又听说很多正经事是我做的,而我完全没印象,其实是公羊潇洒早做的善事,从前没留名,现在安在我身上。再加上花木兰和祝英台的故事在民间广为传诵,来自民间的百姓特别同情我。于是。我不仅没有被千万人唾骂。反而成为了传奇。特别是,大家认为我装太子也是为了孝顺父母。身为女子却硬充男人,真是可怜又可爱。
  咦,不知不觉间我居然从一个可耻的冒充者,成为了圣女。然后在历经三个多月的全民公投中,以绝大多数的认同票,无罪释放。随后,对我父皇和母后的处理决定也下来了,就是他们要为大燕百姓服务,却不得接受百姓奉养。就是说,以后我爹娘靠我养了,我父皇每天操心国事,全部是义务。
  我母后对此很高兴。她出身农家,喜欢种菜养花。回到皇宫后,她开了菜地出来,每天忙忙碌碌的,看起来脸色都好了很多。
  这件事的顺利解决,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好多事看起来严重得不得了,但只要你不怕,而且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咳,实际上是公羊潇洒准备的),你会发现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最令人意外的是,公羊潇洒拒绝了皇位的继承权,因为他爹公羊明有天良心发现,向朝廷坦承,其实他是被收养进公羊家的。事后我才知道,完全是公羊潇洒拿到的证据,苦劝父亲这么做的。当然,如果不听劝,那后果……自负啊。
  这下子,舆论大哗。因为这说明一字并肩王父子没有公羊家的血统,在特别重视血统的古代,那意味着他根本没有资格继承皇位!可是怎么办?公羊家的血脉就我一个了。如果说女皇上位,大臣们又接受不能。最后的折衷方案是:皇上春秋正盛,再干一二十年没问题,只好有劳了。身为惟一的公主,我必须尽快成亲,诞下后代,再由第三代继承皇位。
  我父母的压力一下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郁闷啊。这时,公羊潇洒也不知用了什么无耻的手段,众大臣众口一词的推举他为驸马。我父亲半推半就,也没问我,我就被订下了。
  但我坚决不从!笑话,学业第一知道吗?不许早恋知道吗?我才不要嫁那么早,必须要在国子监完成学业。
  我父皇拧不过我,答应我从国子监毕业以后再成亲。于是转年的七月十五,我在休学了半年多后,又来上课。
  依着我的程度,曹大祭酒答应我还在男生部上课,但必须回女生部住宿。几名真正向往学问的女生听到这个消息,抗议待遇的不公,于是又有十几名女生到男生部上课,令众多男生喜大普奔。
  我正式上课的第一天,穿着美美的女生部校服,来到国子监大门外。仰头,看着那高高的门楼,不禁感慨万千。我终于,终于可以做一名真正的女生。
  只是,我才进大门,迎面就站了一溜人:阿邦、小武、赵关、顾荒城、曹远芳。
  咦……
  “找我吗?在这儿。”身后,传来公羊潇洒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又有点脸红,因为不知道怎么对待他。之前他一直忙我的事。又要养伤和安抚他父王,毕竟是破灭了一生的梦想,还是儿子给破坏的嘛。这期间我们几乎没怎么见面。事隔半年多再相见,身份却已经变了。我是公主,他还是亲王世子,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变成了未婚的夫妻。可是,我怎么感觉我们还没恋爱呢?所以。这才是我拒婚的真正原因。
  我想。他是知道的。他那么爱我,那么了解我,怎么会不明白。于是他又留级了。继续在四年级耗着,我则和阿邦、小武、赵关等人开读三年级。
  “谁要找你。”我咕哝。
  这时阿邦过来,一手勾着我的脖子,拉着我就走。
  公羊潇洒变色,上前就拦,“你这是干吗?她现在是女生。”
  “女生就不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了吗?”阿邦斜了狐狸眼,“告诉你。定亲也是可以退的。纷纷我是势在必得,今天跟你宣战,我要追求她,还要求娶,少拦着啊。”
  “我是青梅竹马,我也加入竞争。”小武嚷嚷。
  当天发现我的身份。他吓跑了。过后好久。我们一见面他仍然会脸红,最近才好些。
  “纷纷。你应该嫁给我。”赵关发表意见,立即又被拍回去。
  “干吗啊,我是为了两国交好。太子娶公主,不是最好的选择吗?从此以后,大燕和大齐世代和平友好……嗷……”被小武和阿邦联手打跑了。
  我笑,心情轻松又快乐。
  我走向顾荒城,听说我父皇调了他去京郊大营,要他练一只新军出来。
  “我不再是你的教官了,其实我年纪也不大。公主殿下,你可以考虑一下我。”他话一出口,我立即愣了。若说开玩笑吧,他那样一本正经。
  “自从知道你是女孩,我就……似乎很喜欢你。”顾荒城接着说。
  一边的曹远芳“哇”的一声哭了,转身就跑。我顾不得别的,赶紧追上她。
  “你别急啊,不然我让我父皇给你赐婚!”我劝。
  “他都喜欢你,我还嫁个什么劲儿啊。”曹远芳这个哀怨啊。
  “笨蛋啊。”我忍不住骂她,“好男人,只要没主儿的,都是要靠抢的,怎么会直接到你碗里来?你又不爱上学,干脆跟他去京郊大营,实在不行就把他先办了。我就不信了,你这么可爱,他又不瞎,怎么会看不到?”
  曹远芳抽抽答答,“真的?”
  “不知道。但你可以把它变成真的。”
  “好,那我就试试。本姑娘这辈子跟他耗上了!有本事他就别娶妻,只要娶,新娘就一定是我!”曹远芳挥舞拳头,斗志昂扬的去退学了。
  我站在那儿笑,公羊潇洒又阴魂不散的贴上来。
  “我看,你还是别上学了。”他烦恼得皱眉,“这么多人惦记你,我不放心!”
  “不行。”我拒绝,“谁说女人一定要以男人为目标?我非要在国子监顺利毕业不可!”
  公羊潇洒看着我,不说话。
  但他这样,忽然让我心虚。
  我转身想走,他快一步抓住我,拉着我就往国子监外跑。
  “你干吗?”
  “先把亲成了。”他恶狠狠地说,“国子监也没说成了亲的就不许上课。”
  “不,我不愿意。”我挣扎,“我有大批追求者,为什么要在你一棵树上吊死。”
  他不理我,而且他身体恢复后,力气大得很,又身高腿长,我哪里是他的对手。
  于是我大喊,“抢亲啦!救命!”
  因为国子监内寂静,我的呼救声传出老远。阿邦、小武、赵关、顾荒城,以及很多很多学子,都闻声而来。
  公羊潇洒一把扛起我,专心跑起来。后头,一堆人在追。
  看到这情形,我不禁笑出声来。真正的、不用掩饰的女孩笑声,回荡在国子监的碧天绿树之间……
  (本文完)
  
    番外之私下成亲
 
    两年后。
    ……
    国子监的毕业典礼年年有,只是今年特别隆重。因为毕业生中有大燕的太子殿……不对,皇太女殿下,也就是我,以及第一位最高等级的留学生,也就是大赵国的太子赵关,另还有一位亲王级别的大咖。可以说,这是破天荒的事。
    顺便说一句,一字并肩公羊明,公羊潇洒的爹老当益壮,年前新纳了一名美妾。我父皇要我代替他去恭贺,还赏赐了不少东西。我父皇说:那老小子别的地方赢不了我,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抢江山也没希望了,精心培养的儿子,就拜倒在我女儿的国子监校服下,哈哈,他得多郁闷啊。所以,他就想在“那方面”胜过我,搞出这一出。岂不知我有你母后,情比金坚不比美女如云还快乐,换个神仙给我做,我也会拒绝的。
    我本来不想去,纳妾什么的,完全是无视女性的尊严。不过毕竟在古代,而且我父皇都这么说了,也只得去晃了晃。到场的时候,顺手抄了苏轼的那首不正经的歪诗调侃,一经风传,又大大出了把风头。百姓们都说,皇太女殿下真是天纵奇才!从此在大燕国,不重生男重生女!
    这话听得我纵然脸皮厚,也透出不一般的红来。有道是: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压啊压,可能压力太大,又或者铆足了劲出手,哪想到我父皇不接招,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于是公羊明发泄得过分了些,在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伏在美妾的肚皮上,第二天早上就没醒过来。虽说以他那个年纪还能牡丹花下死,确实比较香*艳*风*流,可毕竟是死了。
    为此,公羊潇洒休学半年为其父王治丧。落下了功课。当然又成功的留级一年,最终能够赶上和我一起毕业。因为他父亲的王爵是三代不减等的,所以他自然继承了王位。如今。已经是贵为亲王了。
    综上所述,这届的毕业活动搞得像国庆似的,连续庆祝了三天,不仅全国放假。皇上还赦免了一些轻罪的犯人。以此,来显示国家尊重知识。让老百姓们更加爱戴做学问的人。
    当然了,正式典礼的那天,我做为女生部的学子代表发了言。令公羊潇洒特别不爽的是,男生部的代表是阿邦。
    “你有什么不服气的。你个留级货!”小武说得毫不容情,一脸鄙视,“作为学子代表的。全是品学兼优的人好吗?”
    虽说事实上,公羊潇洒的文武学问都是最好的。他留级是为了等我,但就算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说起来也不那么好听哇。
    “何必说得这么直白呢?”阿邦摇摇扇子,遮着半边脸,一双发绿的眼眸水汪汪的,居然笑出点倾国倾城的意思来,“潇洒兄贵为亲王,你让他的‘老’脸往哪儿搁?”他特意强调那个字。
    公羊潇洒甩甩袖子,走了。其实,他也才虚长那么几岁好不好?
    “我就是看不惯他。”小武直言不讳,“他拖着不毕业,不就是为了盯着纷纷吗?生怕我家纷纷喜欢上别的男人。切,小人之心。”
    “难道你对纷纷没有别的想法吗?”赵关唯恐天下不乱地着补道。
    小武一脸理所当然,“那不是很正常吗?我家纷纷那么可爱,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多简单个事。你们敢说,你们不喜欢?”
    他的虎目掠过一众男生,没一个摇头的。好家伙,不喜欢皇太女就不是男人了,这个责任谁扛得起?这样这样,以后在国子监里还能不能愉快的学习了?
    此时,典礼刚刚结束,为时三天的全国欢庆正要开始,同学们三三两两坐在国子监的花园内休息闲聊。因为提起公羊潇洒与我的感情问题,本来坐在一堆的人作鸟兽散。而我,则像一只小壁虎似的,趴在假山岩上,偷听他们说话,完全没有惭愧。当然,也没被发现。
    笑话,谁说我进了女生部就从此不淘气了?当初女扮男装时,我会翻墙跑出去玩。现今,当然也可以钻狗洞混到男生部这边。正所谓,人不闯祸枉少年啊。
    “喜欢有什么用?”赵关叹了口气,“听说哦,毕业后,纷纷就要嫁给公羊潇洒了。不然以那小子的脾性,纵然笑眯眯的,他能这么轻易就被骂走?”
    小武张了张嘴,最终沮丧的垂下头。
    “他不过仗着自小就知道纷纷是女孩罢了,他无耻。”阿邦不服气,“我和小武输在懵懂无知,太纯洁了,不然断没他什么事的。”
    “唉,这就是命。”赵关轻叹。
    别人不知道,我却清楚得很。赵关小坏蛋两年内无数次明里暗里挖公羊潇洒的墙角,特别想两国联姻来着。不过我早就喜欢了公羊潇洒,所以不能回应他。
    “也未必哦。”沉默片刻,阿邦忽然笑了一下。
    我觉得,他再这样下去,绝对有祸国殃民的潜质。魏国听说是要出女王,我父皇一直跟我说,将来有阿邦做大燕之肱骨之臣,外交事物必定顺风顺水的。
    “什么意思?”小武立即问。
    光*屁*股时就一起玩的朋友,实在太了解彼此了。小武一看阿邦的模样美得很,就知道他要冒坏水儿了。
    阿邦瞄了赵关一眼,意有所指地道,“听说你们赵国也要效仿我们大燕,在国子监设立女生部,并且要招收留学生了?”
    赵关愣了愣。
    但很快他目光一闪,彻底明白了。于是是他笑出了一口白晃晃的小牙,像是要咬人般,“我父皇来信,确曾与我说过这件事。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何况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所以我打算邀请纷纷到我大赵国留学呢。虽说我们赵国不及燕国物宝天华。但也有独特的历史文化,值得学习。”
    阿邦递了个“你很上道”的表情,而后叹一声,“纷纷常说,她要走遍大好山河,好好看看这个美丽世界呢。只怕正式的邀请书一来,她立即就能答应。成亲什么的。怕有点来不及了。唉。我祖父本来也催我定亲,之前春假的时候,还弄了个游园会。把京城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全请到了。奈何我心似铁,一心向着学问呢。”
    赵关眉开眼笑,伸手比划了个三字。意思说留学邀请书会有三张。
    小武听他们你来我往地说得热闹,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他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忠诚。于是皱眉道,“我们是纷纷的伴读啊,纷纷要留学,我们也一定要跟着的吧?只是这样。公羊潇洒怕是不乐意啊。”w w w/xiao shu Otx t.Net
    阿邦“唰”的收起扇子,反手敲在小武的头上,“笨。就是要他不乐意啊!”
    小武又不是真的笨,不过反射弧有点长。此时话说透了。哪还有不明白的。
    “年轻人,学业第一?”他很高级的蹦出一句。
    “当然第一”
    “两国的文化交流很重要?”
    “重要得不得了!”阿邦和赵关异口同声。
    然后,三人奸笑。
    我从假山石上溜下来,蹲在角落里想心事。我本意是偷听八卦,不过现在搞得自己心里七上八下。赵关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想把我请到赵国去,然后近水楼台,日久生情什么的,最后成功截和公羊潇洒,到底要燕赵联姻。至于阿邦和小武……纯粹是不服气,故意捣乱……事实上是舍不得我。
    我们三个是真正的青梅竹马,虽然人终究要长大,终究要有各自的生活,将来也会在朝堂中相携一辈子,可是也终究是舍不得那种两小无猜的亲密无间。所以,他们是想延长少年岁月。
    我呢?我喜欢公羊潇洒。这一点毋容置疑。我很幸运,有多少人的初恋能最终修成正果呢?有多少人的男票,像他一样辛辛苦苦爱了我十几年?可是,我也真的想到赵国去看看。不得不说,阿邦和赵关三言两语,却真的打动了我。
    “打量着毕业了,就可以胡作非为,没人能管你了吗?”一个声音,冷冷的从头顶传来。
    我抬头。
    阳光下坚毅的男子,英俊的眉眼,成熟内敛的风格。
    顾荒城!
    他终于任教期满。我父皇说,正要给他调动调动。但具体如何,还没有确定。
    “那个……我肚子疼,才在这儿蹲会儿。我是找……找顾司业有事。”我麻溜儿的撒谎,却有些怀疑他到底来了多久。
    “不知刚才是谁,趴在假山岩上好半天。难道,是我眼花?”顾荒城哼了一声,但眼神中却没有责备,反而有些好笑的意思。
    我见了他就发怵,还想将来若我治国,而他为御史,我必定活得比我父皇还悲催来着。此时见他神态温和,暗中松了口气。
    才想编点什么好听的话,把这篇揭过去,就听他似沉吟地道,“皇上说,有个派外教的机会,我倒是答应不答应呢?”
    我瞬间透心儿凉,却又把那颗凉透了的心妥妥的放进肚子里。因为他这话的意思是说:他知道我早就偷听了。但是,他也一样偷听了。
    “那什么……不耽误司业大人思考,我去准备要表演的节目。”我速闪。
    “人只年轻一次,不要为了儿女情长而失了开阔眼界的机会。”他的声音从身后钻进我的耳朵。于是,我明白了他的立场。
    我心不在焉的参加庆祝毕业活动,之后在皇宫里又闷了三天。虽然心中有倾向,但终究不知怎么和公羊潇洒商量才好。岂不知在我犹豫期间,赵关已经麻利的向我父皇提出邀请,阿邦小武表示唯我马首是瞻,而顾荒城也提出了担任赵国国子监外教的要求。
    “你是想瞒着我偷溜吗?”公羊潇洒不知何时出现在我面前。
    我扭手指,抠衣带,就是低头不语。
    本来说好的,毕业就成亲。现在是我要失信,自然不好跟他直接开口提。
    他气得咬牙。“你吃定我了是不是?就知道我宠着你,从不忍心违背你的意思,然后你明明想走,却还要我点头答应。公羊落瑛,你你……你气死我了。”
    扭手指,抠衣带,低头不语。继续这样。
    “我们必须早点成亲。这样才能早点生下继承人。”他几乎跟我吼,“这也是你的责任啊,不能因为你想延长学子时光而逃避。公羊落瑛。你还有没有点责任心了?难道你想让皇上这么大年纪,还在朝堂上支撑?”
    扭手指,抠衣带,低头不语。无限循环……
    “不许去!”说着,他突然拉我入怀。在我耳垂上咬了一口,“今天,我就驳你一回,让你以为我好欺侮!”说完。白影一闪,人就不见了。
    我捂着耳朵,吸着凉气。看来他真恼了。这下咬得有点疼。等他走后过了至少半柱香时间,我才感觉出身子发麻来。
    表明心意快两年。我们虽然时时见面,但肢体接触比从前还少。毕竟,现在是“男女”有别了嘛。偶尔他情不自禁的对我亲昵,我基本上就跑掉了。我从不知道的,我是现代穿来的,却比古人还会怕羞。
    “刚才那白影是公羊潇洒吗?”正在这时,曹远芳一边回头看,一边溜达了过来,“我服了,亲王殿下的功夫看来是真好,绝不比我师兄差。”
    “这重要吗?”我没好气,“帮我想想要怎么说服他,让他高高兴兴送我留学去,不要跟我闹别扭才是你该关注的问题。”
    公羊潇洒说得也对,我父皇年纪渐大,虽然还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但若我留学赵国,他是不能跟着去的。他大概知道这一点才会生气,到底是因为不舍。这时候的他,已经被我父皇带在身边理政。
    当时说好的,我们成亲,生了宝宝继承王位,但孩子长大也要时间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必定是摄政王,于政事一道必须精通的。不过,若说我父皇想早点退位,这个我不同意。他老人家干劲十足,很喜欢治理燕国。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如此不孝的想去留学。
    所谓父母在(身体不好),不远游嘛。
    “来,给我讲讲是怎么回事?”曹远芳豪气的拍拍胸,“本侠女帮你解决。”
    我瞪她一眼,详细把自己的想法和公羊潇洒的反应说了。虽然曹远芳真的不太靠谱,可谁让她是我惟一的闺蜜呢?
    “其实吧,他等你这么多年,这么耐心等你长大,真的不会在意再多等两三年的。”曹远芳给我分析。
    “他是怕我变心。”我总结,心里门儿清。
    赵关就算了,虽然可爱,我对他总是有戒心的。但是阿邦和小武实在太优秀了,再加上个顾荒城,这些人天天围着我转,公羊潇洒是很有心理压力的。关键是,我们甚至没有海誓山盟过。
    “对头。”曹远芳用力点头,“可是成亲神马的,真的是为了生宝宝?生宝宝只是副产品,不是真正的目的吧?”边说边递过来一个媚眼,意思是:你懂的。
    我忽然有点扭捏。
    公羊潇洒对我的感情很深,也很热烈,我当然懂的。不过只能看着,却不能想抱就抱,想亲就亲,当然也不能那啥那啥。这就好比要饿死了,最爱的美食就在眼前却不能吃一样,他很难受的,我很理解。
    可这种问题,这么直白的说到表面上……我羞涩之下,就急于找点什么事反击,好把心情遮掩下去。于是我就说,“行了,快别对我使眼色了,眼睛要脱眶了。你别忘记,你们家老顾也要去赵国,两年来你都没搞定他,你要怎么办?”
    “我会做为先生的家属去的。”曹远芳突然脸红如血,这么二的姑凉,居然不敢直视我。
    我大吃一惊,“你……你……你不是……”
    “在你犹犹豫豫的这几天,我是干了实事的。”曹远芳咬着唇说,“我师兄那个人是很负责的。”
    我倒抽一口冷气,“意思是……意思是……”
    “是啊,我把他反推了!你那是什么表情,当初不是你出的主意?”曹远芳的脸上有点挂不住,打了我一巴掌道。“前天我趁他不备,给他下了点药,然后把他迷那啥了。”
    “女侠,女侠我服了你了。”我趴在地上,抱曹远芳的双脚。怪不得听说顾荒城两天都没上朝,原来治疗自尊心去了。那个人那么强势,守身如玉了二十多年。没想到以这种方式进阶了。
    曹远芳使劲把腿抽出来。“别闹!别闹!只要你也用我的方法,公羊潇洒就放了心。让他吃到甜头,他舒服了。自然会放你走。就算舍不得,他心里至少是踏实的。反正你们要成亲的,早晚要挨这一刀。”
    据说,那啥是很美好的事。为什么要形容成挨刀?
    “明天我把药给你拿来,你速战速绝。对了。还有书。没有指导的话,你哪里会做?果然啊,知识就是力量。”
    “女侠,这句不是用在这儿的好嘛。”我给她跪了。“我也不需要药,你家老顾会反抗,我家潇洒哥是巴不得。只要我表明态度。化身为狼的只能是他。至于书什么的,本太女学识渊博。没吃过,却见过很多。”笑话,现代资讯发达,那啥的所有程度,我烂熟于胸。
    “那你决定用这个方法了?”曹远芳斜我。
    我犹豫,最终一咬牙,点头。
    本太女豁出去了,不就是主动嘛!
    ……
    三天后,我以去城外皇庄避暑为名,大晚上的的把公羊潇洒叫了来。之前我想了个法子,把阿邦和小武远远支开,还吩咐红拂和绿珠,不管寝殿里发生什么响动,也不要进来。
    公羊潇洒经常出入皇宫,所以这种孤男寡女的行为虽然诡异,倒也没引起太多注意。
    他来的时候,仍然气呼呼的。之前几天,他一直跟我冷战来着。可今天我特意打扮了下,头发松松在头顶挽了个髻,薄施脂粉,穿着红色薄纱的衣裙。这种衣裳需要光影配合才能出效果,所以他进门时没觉得什么,随后发现四周一个侍候的人也没有,而我一站起来,烛光加月光就把我周身映得几乎是半透明。
    “你……你这是要干吗?告诉你,美人计没用。”他有些慌乱,似乎有些燥热的扯了扯衣领,目光不敢在我身上停留。尽管,态度貌似还强硬,最后还重重哼了声。
    “那这样呢,有用没用?”我干脆挨着他坐下,克制着羞涩,往他怀里挤。
    他身子僵了,却不是冰的,而是像闷烧的热炭。
    “纷纷……”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之后无奈的道,“我不能让你走,我舍不得你离我那么远。你知道的,我不能随你去。”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学着言情小说的手段,手指在他胸口上轻轻划着,身子伏得更低。从他的角度,大约能看到我胸前雪白。我可是很有料的,不信他不受诱*惑。他正值血气方刚的时候,又那样爱我。平时能忍住是因为我非常老实,若我主动,他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果然,他心跳如擂,很艰难才稳住声音说,“纷纷,你要知道,相思也会要人命的。”
    “那我们成亲吧。”我抱住他的腰,说出准备许久的台词。
    啊?!他很意外,略冷静了些。
    “要立即准备吗?也好,那时正是秋高,气候很好。”
    身为皇太女,大燕惟一的正版继承人,我的大婚是很复杂的。礼部大小官员要努力几个月,才能完成整个程序,不是说结就结的。
    可是……
    “仪式不重要,不过是做给人看的。但只要你我有心,今日以月为证,就可以成亲。”我的双手向上,攀住了他的脖子。趁他还没冷静下来,鼓足勇气吻上他的唇,又舔又吮。
    他倒吸一口凉气,却被我借机侵入。我当然不会什么,也没有技巧,但很多事是可以凭本能的。笨一点有什么关系,关键是够火力。
    他果然很快被压倒,反客为主的回吻过来,激*烈狂*野到我始料未及。这时我深深明白,他对我有多么渴望,又是压抑了多久。
    我们是坐在大殿窗边的长塌上的,他紧紧抱住我,情不自禁地在上面翻滚起来,呼吸粗重到无法自持。很快,我的衣衫和头发全乱了套。不过他到底凭着仅剩的理智略拉开了我,眼中的渴望完全无法掩饰。wW w.Xia oshuotxT.Net
    “纷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哑着嗓子问。
    我拉他起来,对着月亮认真跪下,“我,公羊落瑛愿嫁与公羊潇洒为妻,爱他、尊重他、保护他,无论贫穷与疾病,同甘苦富贵,患难与共,不离不弃,一生一世。”说完,就让他跟我念一遍。
    他看着我,目光闪动,誓言似的念着。除了一生一世,他改为了生生世世。
    “之后呢?”我们互相凝视良久,当我身子快冷下来时,他微笑着问。
    “成亲完毕,那洞房吧。”我豪迈的说,再度把他扑倒。
    “好,我们生宝宝。”他却把我从长塌上拉下来,直接走向阔大的、挂着红色鲛纱的大床。
    月光如银,醉人的声音四起。我们纠缠不休,拼命贴紧了对方,像要把所有的爱都告诉融合在一起的人。
    ……
    八月十五之后,我启程前往赵国。
    少不得,又是一番离别相送。车马行出半晌,我从车辇上回头,望着公羊潇洒骑马凝立的身影还在城门口,不禁按了按小腹。
    私下里成亲,谁也没告诉,是为了以实际行动给他承诺。然后,我就能去留学,增长知识见闻。然后回来,和公羊潇洒一起渡过长长的人生。
    可是他太“勤劳”了,那晚之后,我们见面虽然还偷偷摸摸的,可这情形却也刺激得他勤于“耕作”,夜夜翻宫墙,就算是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但是……此时肚子里千万不要有馅啊。
    听说怀孕生子会笨蛋三年,那我还怎么毕业啊!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柳暗花溟作品集
寻找来世之夫(下)驱魔人·第二季变身皇太女奔向2万分之一的怀抱驱魔人·第一季驱魔人·第三季寻找来世之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