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变身皇太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五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变身皇太女》 作者:柳暗花溟

第十五部分

   第七十一章 我一定在做梦

 
  极少数真正忍饥挨饿的,不是真迂腐,就是真老实。这类同学通常非常苗条,减肥这两个字是他们绝不会遇到的问题,个个身轻如燕。有个名头,叫“轻身术”。
  而我是戴着皇冠的种族,号称仓鼠之王,洞府又大,所以从来没有饿到过自己,各色的名点小吃,取之不尽。每天晚上,品着香茶,吃着点心,伴随着两三好友,聊聊小天,日子也算过得不错。
  但自从我被顾荒城操练起来,这种美好时光就算断绝了。因为我酉时一刻(下午五点十五分)就得进入补习状态,所以精美小点胡乱抓一把塞嘴里,灌两口冷水免得噎到,牛嚼牡丹一样,连味道也没尝出来,晚餐就算解决了。
  “过午不食。”顾荒城某次看着我唇边的点心渣子,皱眉道,“违反监规,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的当着我的面。”
  “我若登位,第一条废除的就是这个。”我不满,自然不会像其他学子一样忍气吞声,而是大大方方提出来,“从养生角度看,晚餐不食或者少食是正确的。可我们正在长身体,课业又这么重,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学习?低血糖会造成很严重后果的,比如晕厥。”
  顾荒城想了想,点头,“从明天开始,酉时两刻开始补习。还有,嘴擦干净。”
  我感动得差点哭了,生平第一次为了多一刻的吃饭时间而觉得快乐无比。所以说,没吃过苦就不知道平时忽视的东西是多珍贵。人总是把平凡的幸福当成理所当然,失去了才知道那有多么难得。
  为此,我看顾荒城又顺眼了一些。他严厉,但不教条僵化。他守礼,但不迂腐刚愎。他强硬,但有原则。再加上长这么帅,这样的人即便犯些错,有些油盐不进,也是可以原谅的。
  然而我虽然晚饭时间宽裕了一刻钟,但随后会一直学习到亥时末(晚上十一点),并在疲惫至极中沉沉睡去。很多时候,连衣服都懒得脱,更不用说洗漱护肤了。
  总之,才这样强化训练了仅仅十天,我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放假不敢回宫,每天课堂、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差不离就是头悬粱、椎刺骨了。熊猫眼什么的是常态,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大燕流行烟薰妆,毕竟没人敢把我打成乌眼青。上课的时候,恨不得拿牙签撑着眼皮,以免得睡过去。本来就不胖的身段,迅速细成了柳条……入冬的风大些,我都会打晃。
  太累了,太辛苦了,足以催毁我并不坚强的意志。数不清有多少次,我想放弃。但也奇怪了,每当此时,公羊潇洒总是会出现,一脸骚包的样子,似乎在说:不是说要打败我?坚持不下去了吧?我就知道你不行!
  他绝对是故意的!
  若说这世上,让我受不了的事有很多,但最中之最,就是公羊潇洒的轻视。于是,我咬紧牙关继续努力,死也不会输给他。何况顾司业还陪着我辛苦,人家图什么啊?
  我若不撑下去,对得起顾荒城吗? 对得起阿邦和小武吗?对得起我父皇吗?对得起我自己吗?对得起怀疑我、轻视我、背后说我坏话的同学们吗?对得起还没有查明的挑事者吗?我干脆自绝于天下算了!
  再看小武那边,情况比我好不到哪儿去。虽然我们同住国子馆,但因为不在一组,补习的进度也不一样,彼此忙碌异常的情况下,这么多天里居然没能说上几句话。某天,我们在膳食阁遇到,正可谓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Www.xiaoshUotxt.net
  “纷纷,你瘦了。”
  “小武,你倒没瘦。可是,这白头发是怎么回事?”
  “学习太费脑子了。我这头发,现在一薅一大把的掉。”
  “节哀。”
  “你也是。”
  “我们现在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得比牛多,吃得比猪差。”
  “别提了,提起来全是眼泪。”
  “我们一定要考过。”
  “让我逮到谁在背后挑事,我灭了他!”
  “别,别灭了他,这样不好。”我慈悲且宽容的苦笑,但转瞬目中寒光闪现,说话咬牙切齿的,“至少,也得杀他全家!我要亲自动手,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小武,有那力气,不如留在用功学习上?”阿邦凉凉的声音插进来,“放松,牙齿咬断了也不能提高分数,还是回去背书吧。”
  “殿下,一言一行,且莫失了为君的风度。”顾荒城淡淡的提醒我。
  我和小武对望片刻,生死离别般的猝然转头,各回各的地狱了。我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知道临时的佛脚也不是那么好报的。
  结果到了晚上,我无论怎么努力也背不下一篇史前记事,又急又气得想挠墙。正焦躁不安时,顾荒城抽出我手中的书,温言道,“背不下来,就不要勉强自己。”
  “啊?!”我疑惑的望着他。
  为了不让我分心,最近的晚间补习都是在我房间里进行的。国子馆住的人本来就少,环境又是最清幽的,实在很适合静心静思。虽说男女授受不亲,虽说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有些个不妥,但一来除了持原始股的五人,外加散股大户的曹远芳,没人知道我的性别。二来我们进行的是教学活动,多么神圣不可侵犯。
  “我是说,意思意思就得了,没必要这么拼命。你是太子殿下,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做出姿态,没必要动真格的。”
  “啊?!”我继续愣怔,并审视的继续望着顾荒城。
  “你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天,该歇歇了。说不定,现在进行公开考也能及格。”顾荒城站起身来,拉住我的手,“你不是想去德兴社看皮影戏?不是想吃酱香斋的猪肘子?走,我请客。”
  “我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啊?!”轮到顾荒城疑惑了。
  “观你的眼神,你并没有诈我。你说的话也不是挖坑让我跳,表情也不似作伪。”我歪过头,认真的说,“你不假,假的就只能是环境。所以我觉得,我现在正在梦里。因为你不是得过且过的人,你做事的原则是凡事必尽全力,不会让我半途而废。”
  
  第七十二章 妒忌?受伤?
 
  “这是梦吗?”顾荒白挑眉,戏谑的神情却似另一个人,某个令我总欲暴揍之的人。
  “是。”我点头,很坚定,“不合逻辑的事,只能在梦里发生。我太累了,这是自我逃避。”
  “所以呢?”
  “所以……醒来吧!”我叹气,其实不想醒。但梦境再美好,人也不能活在梦里,现实早晚要面对的。
  “别醒。”顾荒城阻止我,“醒了,后面的事就没办法继续了。”
  “什么事?难道今天的任务还要加重?”我慌了,眼前浮现一片波纹,似乎水中涟漪。
  顾荒城笑了,刀刻一般的面庞英俊极了。
  他和公羊潇洒那颠倒众生的绝世美颜不一样,和阿邦的优雅智慧不一样,和小武的英挺阳光不一样,他的帅是属于成年男子的,属于历经严酷风霜的,属于军人的硬朗和坚毅。和他在一起,仿佛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似的。不那么温柔,不那么诱惑,却如山崖,巍峨的直立身后。
  此时,他沉默严肃的脸突然软化,竟然产生了说不清的魔力,令我不能动弹。
  “什么事?”他微笑着反问,“我把脑海里的知识传功于你好不好?这样,你不用再辛苦努力,照样可以考出好成绩,甚至得个状元。”
  传?怎么传?真有这样的方法?我大喜。继而大惊。因为看到顾荒城正向我靠近,一点一点的贴过来,直到与我呼吸相闻,鼻尖相触,柔软而微凉的唇相接。
  这是……什-么-情-况!!!
  梦中?还是真实!为什么他要吻我?难道是我发了花痴?可为什么是顾荒城,难道对强势者的顺服。勾起了我对他的别样感情?我喜欢他吗?不会吧!不不,这是个梦!假的!
  我一动不敢动,怕梦碎。更怕。这不是个梦。
  但,顾荒城却缓缓抬头。在距离我不到三寸的地方看我。眼神逗弄,笑容明亮,就像冬日午后那懒洋洋的阳光。这哪里是顾荒城,明明是公羊潇洒!
  我大吃一惊,从椅子跌落下去。不疼,眼前却是一黑,再尔一亮。周遭景物入目,正是我的房间。我也没摔倒。
  呼,长出一口气,心脏终于安稳的落在胸腔中。真是个梦!还好是个梦!我就像做了无耻之事的人,发现没有被人逮到,没有被人注意,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觉。
  但很快,我又发现自己是趴在睡着的。趴在桌子上,趴在一个人的宽阔肩头。左手挽着人家的胳膊,右手伸得老长,绕在人家的脖子上。基本上。像侧趴的树熊。
  那棵树,是顾荒城。
  桌上,凌乱的扔着书本、习题和笔墨。顾荒城总是神采奕奕的。此时却睡得很沉,呼吸均匀而绵长,显示着深厚的内力。
  他是太累了吧?我除了补习就是听课,而他是要给其他学子讲课的,还兼任武学教头。另外,他到底是四品的司业,国子监内的正经公务也有大堆要处理。我只感受到自己的辛苦,却忘记他比我更疲惫,每天能睡一两时辰就不错了。十几天下来。体力能不透支吗?就算他经历过边境风云,习惯了严酷环境。但他不是超人,这样连轴转。也有撑不住的时候。
  这意念只是瞬间涌入了我的脑海,令我心中升起一丝愧疚和柔软,还有无比的感激。于是我硬生生止住自己的动作,没有立即跳起来,免得吵醒他。但这样……我们在一起的姿态就显得非常亲密,就像两个人亲亲热热躺在一处,深情凝望。
  他的头侧向我,坚毅的五官因为熟睡而柔化了不少,睫毛又长又浓密,也不知做了什么美梦,睫毛抖了两下,平时紧抿的唇微微翘起,有了笑意。这模样令他身上突然多了一些大男孩的气息,不再是那个少年英雄、铁面教官。
  此时已进十一月,我又天生怕冷,身上不仅里三层、外三层的套着衣服,房内还放了好几个炭盆。而我的季节显然与顾荒城不同,他习惯了边塞的苦寒,屋里的温度对他来说,显然是高了些。为此他只穿了件单衫,由于趴伏在桌上的动作,薄薄的衣服箍在身上,绷出肩背部健美的肌肉线条,昭示着他是一个强有力的男人。
  他那大男人和大男孩混搭的气息,以及强烈的反差令我忍不住微笑,就像突然知道了某人的秘密,莫名其妙就多出一种默契感。
  也正在这时,我心中又陡然升起一股违和感。慢慢直起身来,虽然左手因为挽着顾荒城而被他反压住,不能抽出来,却不影响我挺直腰杆。
  夜深了,窗外漆黑一片。但屋里的烛火足够多,映得满室充满着温暖的桔色光芒。
  公羊潇洒站在门边,不知为什么不告而入的。入冬的天气,他仍然一袭雪白长袍,隐隐有银色的云纹闪动。他的头发束起,戴着银冠,因削瘦而略尖的下巴上,系着黑色飘带。他似乎是才踏进门内,身上带着寒风的气息。
  黑夜、白衣、孤冷而高贵的身影,衬着阴沉起风的天气,应该给人凄清之感。可他不,仍然如同黑暗中的一道白光,让人觉得所有的出路都在他那里,忍不住就想走过去。
  我咬咬唇,微疼,知道不是幻觉。
  于是我问,“你来干什么?不懂得敲门啊。”不怎么客气,声音却低软。我认为,我是不想吵醒顾荒城。但,也可能是其他原因,我却逃避性的不想搞明白。
  “好奇嘛。”公羊潇洒痞痞的挑眉,声音同样低而软,“屋里亮着灯,却没有声音。”
  “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家纷纷关心我啊。”说着,目光在我身上流连片刻,又落在顾荒城身上,“他倒是睡得很实在,可惜他不该留在此地,不合规矩哪。”
  “顾大人为教导我鞠躬尽瘁,这是扛不住了,小憩一下有什么不可以。”我理直气壮。只是从姿态上看,我和顾荒城像是情侣,两人依偎在一起似的。
  公羊潇洒难得的没说话,眼神又盯在我和顾荒城纠缠的手臂上来。
  他那是什么意思?妒忌?受伤?他到底在搞什么啊,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他了。
 
  第七十三章 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到底干什么来了?”我有点烦乱地问。
  我们们两相僵持时,永远是我先绷不住劲儿,永远先错开眼神,永远先开口说话。这充分说明,我心理上对他很弱势。对我们俩的关系,我处于害怕的一方,而他,似乎很笃定。
  他沉默片刻,脸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真不知道他到底纠结个什么劲儿。过了半晌,他才从袖袋中拿出一个香包,远远伸出手臂,递给我。
  “这里头有安神香,独门密制。如果你敢用,晚上就放在枕头边上。”他瞄了瞄我的浓墨重彩般的黑眼眶,“你最近大约不够睡,若睡得更安稳些,对身子有好处。”
  “你关心我啊?”这话,轮到我说。
  他却不似我那样暴躁,而是认真点头,“是,关心你。谁让我……谁让你是我表弟呢。”但是,怎么语气听起来酸溜溜的。
  哎呀呀,我的小牙啊,酸倒一片。
  “你又乱攀亲戚,我们虽然都姓公羊,但血缘差好远。”我哼了声。www.xiaoshuotXt,net
  他再度认真点头,说话也古古怪怪的,“是,我们血缘很远。事实上,我希望不姓公羊。”
  什么意思啊他?表明不想跟我争位?示好?示弱?还是又耍心机?诶?今晚他好奇怪。难道是月亮惹得祸?可是,阴天哇!
  “你离那么远,我怎么接香包?”我中了他的激将法,打算用香包。
  有什么不敢的呢?我堂堂大燕太子,身上有真龙血脉,还怕人陷害?魑魅魍魉、邪魔外道通通退避。而公羊潇洒这么傲慢,绝不会用这种低级手段。而最近我确实睡不好,时间短。质量差,天天做梦梦到考试,却找不到考场。最后总是急醒。
  我是自己事自己知,还有半个多月要努力。体力和精神差成这样是不成的。
  “自己过来拿!”他语气中有不经意的怒意,这是他对我不曾有过的。回头想想,从小到大,他真的没有对我发过脾气。
  切,拿就拿!我的脚步虽然珍贵,却还不至于不乐意挪动几步。但考虑到我的胳膊还缠在顾荒城身上,我先以极轻极慢的速度和力度,缓缓抽出来。
  奇怪的是。顾荒城仍然没有醒来的迹象。这让我有些纳闷,虽然我是不想吵醒他,而且和公羊潇洒说话时的声音压得很低,但顾荒城是武功高手,在别人的住处,怎能如此放松?想必是太累了吧?听人家说,最原始的睡眠,等同于死亡,完全没有清醒意识的。
  这想法又让我的内疚加深了。人家日子过得好好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伸手去拿香包。可明明指尖都碰到了,公羊潇洒却缩了回去,令我的手抓空。之后。他忽然转身就走,因为之前的门是半扣上的,倒也走得顺利。
  我生气了。
  干吗?耍我啊!我现在精神和情绪都这么紧张,他却猫逗老鼠似的。捉弄我就那么好玩?
  我追出去。
  可他人高腿长,我连跑了十几步才从身后捉住他的袖子。
  “给我!”我很没有形象的踢了他一脚,“你说了给我的!”
  他受着我的攻击,身子站得笔直。似乎……也在生气。可他是为什么啊?明明是他欺侮我好吗?说给又不给,我是贪便宜的人吗?我是要他守诺。我爹是皇上,我要什么没有?
  我眼疾手快的抓住那香包:绿色的丝缎。上头绣着黄色的迎春花,绣工相当好。花朵活灵活现的。香包下头垂着粉色的流苏,系带也是粉色。带子下头还坠着两颗小珍珠。
  这香包太女性化了,不是公羊潇洒平时所用的风格。难道是特意给我的,好以物品来嘲笑我娘炮?不,也许是哪个姑娘小姐的赠品。他的桃花非常旺,一年到头收到的礼物不断,绝大多数是女孩送的。他是来者不拒,却绝不回应。怎么,现在随便找一个来送我啊,太没诚意了。
  心中这样想着,却使劲抓着不撒手。而他只两根手指捏着香包一角,却任我用劲吃奶的劲儿也抢不过来。
  梆梆梆……
  三更天了,已是凌晨。
  我屋里很热,外头却冷。刚才猛然冲出来,身上热气未散,也没觉得怎样,这时有夜间寒风吹来,那凉意似一下子透了骨,令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可是,我仍然倔强的不肯松开香包。好像这一切,是我和公羊潇洒的另一种较量!我不输给他,就不!就不!
  而公羊潇洒看到我这模样,也不知怎么就放开了手。可惜我没撤力,于是身子猛然向后倒去。我短促的惊呼,在寒夜里听起来,显得特别惊慌失措,又清晰无比。
  公羊潇洒松开香包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见我要摔倒,一个箭步冲过来,在我的后脑要与坚硬的青石地面接触的瞬间,把我捞进怀里。
  我吓得直哆嗦,因为太意外了,双手抓着公羊潇洒的衣襟不放。可随后我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而混乱,身子比我颤抖得还要厉害。
  我从他怀里抬起头。
  大约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他的神情没有伪装,所以直截了当的撞在我眼里、心中。他漂亮而修长的眉轻蹙着,眼神中饱含着心疼、后悔和一点点焦躁。这情绪集中在面部,就令他非常挺直的鼻梁上,拧出一条浅浅的皱褶,就好像坚硬的面具裂了条缝似的。
  他的唇不像平时那样弯出诱人的弧度,因为脸上没有半点笑意。但这样紧抿着,流露出与他往日里不一样的感觉来,比顾荒城还要坚毅、强势。
  忽然,我心头涌上热血,看着他的唇,想起了刚才的梦。梦到顾荒城要把史学课上的知识都通过吻传递到我的脑子里。可明明吻我的是司业大人,再回神却是王世子殿下。
  到底,我们在山上遇险的事,对我还是有影响吧?
  我的脸突然涨红,努力从他怀抱中挣扎出来。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他放开我,向后退了半步,连气也喘不过来似的,右手按在了左胸的心脏位置,显得很苦恼,“好吧,香包给你,不要抢。”
 
  第七十四章 什么叫睡在一起?
 
  “已经在我手里了,再说这些有的没的,好意思吗?”我摆出浑身是刺儿的样子。
  心乱的时候就装凶,这对我都成了固定程序了。
  “你是太子,注意一下形象。”他稳了稳,面容倏的回复“正常”。
  我真服了他,变脸得这样快,城府这样深,天生的政治动物!和他比起来,我太不成样了。
  “本宫的仪态一向好得冒泡,你少来攻击我。”
  “至少,不要和男人睡在一处。”
  我被噎了句,张了两下嘴才反驳道,“什么叫睡在一处?好难听的说法。再说了,大家是男人,此地又是国子监,哪有那么多讲究?身为学子,亲近下教官和先生,有什么不对?”
  “男人吗?”公羊潇洒仰头,望着阴沉而黑暗的天空,忽尔态度强硬,“男人也不行!”
  “不行?凭什么!你管得着吗?”
  “答应我。”公羊潇洒握住我的手腕,目光似剑,把我钉在原地,“不然你信不信明天就找人参顾荒城一本?这是国子监不假,你们是学子和先生也没错。可你还有一重身份,你到底是……你……你为君,他为臣,君不君、臣不臣的,起码的道理在哪儿?天地君亲师,顾家比谁都讲究!”
  我有点迷惑,也有点心虚,因为公羊潇洒鲜少情绪这么激烈的。他向来云淡风轻、不急不燥、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极端情绪都没表现过,完美得像天上的神仙。没有人能拿住他的错处,他的失态,他的弱点。可是这瞬间,我似乎看到他的真实。
  “知道啦知道啦。你比顾老太师还麻烦。”我让步,有点害怕这种没遇到过的情况。
  只是当我挥挥手想回屋去,开门此起彼伏的却响起来。是我的惊叫。以及公羊潇洒控制不住的大声嚷嚷,惊动了住在国子馆的其他人。
  二字王候长庆王的幼孙宋先华、安谷王的长孙张书玉、汝明王的三子何藻、披头散发的小武和满身疲惫的阿邦、还有那个喜欢装无辜、扮可爱。实际上恶劣之极的齐太子赵关。
  “纷……太子殿下,王世子欺侮你啊。”小武跳上前来,小豹子似的,真是可爱哪。而且吧,改口很快,在外人面前,绝对做足君臣戏码。
  “别乱说,有谁敢欺侮咱们大燕的太子殿下。王世子更只会爱护哪。”阿邦眨眨眼,把话给圆回来。到底,当着外国太子的面,内部矛盾不能暴露。哪怕我和公羊潇洒的矛盾,大家都心照不宣,表面文章也得做足。
  “燕太子殿下说了,我是兔子耳朵,长着呢。”赵关笑眯眯的开口,“恰巧我听到燕太子殿下惊呼,似乎还和王世子吵架来着。”
  “你听错了。”我豪气的挥挥手。心头反感。似乎,赵关很喜欢看我和公羊潇洒不和。我们是不和,但就算再怎么打。也轮不到外人看笑话。
  “读书累了,出来吹吹风。”我昧着良心说,哆嗦了一下,真他妈的凉啊现在。但,也只能再顶一阵。幸好公羊潇洒识大体,侧移两步,站在上风口为了挡风。而且,他刻意靠近了我站着,近到我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和暖意。
  我不想和他显得如此亲密的。可架不住寒风凛冽啊。我屈服吧屈服吧,不是罪。
  “正好王世子晚归。无意中看到我别在腰上的香包。”我继续瞎编,顺便颠倒黑白。“他觉得好看,非要讨去。我一时兴起,说要过两招,这香包就当彩头。”说到这儿,我扬头,手轻拍胸口,做出又后怕又侥幸的动作和神态,“呵呵,不好意思得很,本宫略胜了那么半筹。不多不多,也就半筹。说起来,真是好险。”
  阿邦无力的垂下头。
  他是对我失望,因为这话如果说给猪听,连猪都是不会相信的。我细胳膊细腿,武学课从来没及过格。公羊潇洒呢?连武力值超高的小武也打不过啊。这样的实力对比,我一出手就能被人给拍死好吗?
  阿邦心中一定在骂:纷纷啊纷纷,编瞎话不要紧,要紧的是必要编得圆满。你这漏洞百出的谎言,真是……让我没脸见人了。以后出去,别说我是你的死党啊。太丢人了!
  从宋先华等人的脸上,也流露出浓浓的不相信,更不用说赵关。
  不过,人家公羊潇洒很配合,对我拱了拱手道,“太子殿下,承让承让。”虽然这话听得我脸红,也觉得自己无耻,但我无论如何不承认自己抢他的香包。而经我们双方确认,别人不信又如何。找不出证据,来咬我啊!
  “真想象不到。”赵关语带讽刺。
  我无视他,顺便给个稍微合理的解释,“切磋也未必仅凭武力,所谓兵不厌诈,不外如是。”
  “原来是用计,我说呢。”小武大声支援我。
  “那我怎么听到燕太子殿下惊呼?”赵关再问,睁着大眼睛扮柯南。
  “兵行险招,没听过吗?我若不诈败,王世子怎么松懈,我怎么得胜?”我说得理所当然。
  “那吵架的声音……”
  “我中了圈套,一时不岔,口不择言起来。”公羊潇洒适时接口,完美的结束谎言,还对我躬躬身,“对不住啊纷纷,输就是输,我无话可说,之前又没说过不许用计。是我不好,赶明儿请你吃好吃的来赔罪。”他坚持叫我小字,显示出与我不同的关系。
  “王世子胸襟如海,目下无尘,等闲事不放在心上,可今晚为个香包,居然如此失态,真难以理解。”赵关自然是不信,可是也找不出其他漏洞,只能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我修行不够哪,让个小家伙激得失了心守。”公羊潇洒拍拍我的头,就像大哥对小弟的爱宠那样,“快回去吧,晚上凉,再让你那小身板受了风寒,我就更没脸了。”
  要你管!要你管!但,他说“心守”是什么意思?
  “是啊,快回去。”张书玉打圆场。但看他抱着手臂上下搓着的模样,明明是他自己冷嘛。
  
  第七十五章 舍不得爱你
 
  “明天给我看看那香包,什么宝贝东西?”何藻笑道。
  宋先华倒干脆,人已经迈步回房了,背后扔下一句,“太子殿下过分哦,这种天气,把我从热被窝里拉出来,真是残忍。”
  我故意笑了声,同时看向阿邦和小武。
  他俩挥手,并不说话,意思是让我先回去,有什么事也不要当着赵关来解决。我会意,把香包往半空中一抛,又灵巧的接住,再对赵关和公羊潇洒虚假而礼貌的笑笑,迈着四方步进屋。
  而前脚踏进屋里,后脚就以最快的速度关门,跳到炭盆边,全无刚才的优雅形象。
  娘诶,外头真冷,屋里暖和气儿扑面而来,更让我觉得骨头缝里都渗了冷风。
  “太子殿下,臣失礼了。”身后,传来顾荒城的声音。
  我回头看看他,继续努力烤火,“你醒了啊?不要这样说,咱们国子监的规矩,在学里只分师生,没有君臣。”
  “不,刚才臣睡着了,没有尽到为师的本分,就不是在学习之中。所以,臣大不敬,是有罪的。”顾荒城说得认真,但神情有些失措。
  他这样,倒叫我无所适丛。望着他英俊的脸,被烛光映得半明半暗,我三度想起那个荒诞的梦来,不由的双颊发热。再仔细看,似乎顾荒城也有些脸红。
  不会吧?他定然wWw.xiAoshUotxt.net是听到外面说话声才醒的。后来我和赵关辩驳的时候,声音没有收小。他没有出去回话,大约是觉得多少有点于理不合。做臣子的,睡在为君者的屋里……
  吻……睡……
  我心头大为慌乱,只感觉这种情况不太对头。至少,是向不太对头的方向发展了。而且顾荒城脸红什么?精神焕发还是羞愧。抑或有别的想头儿?兵营中全是男人,长年累月的,他不会要把基情进行到底吧?看。曹远芳这样的美人倒贴中,他似乎也没动心……
  不行!这样不行!得想办法!
  “顾大人。您不必如此。”我显得很端庄地说,“不过我今天确实太累了,不如您明天再给我授业解惑好不好?”
  “嗯。嗯。那臣……”
  “顾司业!”
  “好吧,我先走了。”顾荒城的失措消散,重回镇定,“明天我有事,太子殿下大可以睡个懒觉,晚上我再过来补习。”
  我点点头。等顾荒城离开,才锁了门,紧紧缩在被窝里。明明那么困,却睡不着。脑海中反复浮现梦中顾荒城和公羊潇洒面庞的变幻、重叠、又分开,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的最深处滋生。只是这东西不是预料中的,也是不正常的,必须消灭在摇篮里,掐死在萌芽状态。
  最后,我把安神香包放在枕头边,才沉沉睡去。
  可能因为生物钟的关系。第二天我仍然卯时醒来。但因为顾荒城放我假,我没有像往常那样飞速行动,而是直接去找阿邦。
  多日没进他的房间。看到他和小武睡得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我的心突然又甜蜜又酸涩。他们是我今生最好的朋友,不管沧海桑田,不管时空如何变幻,我从小伪装成男孩的委屈,因为他们全部都值得了。
  友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之一,可能没有亲情醇厚,可能没有爱情浓烈,但隽永而永恒。
  “你打算偷瞄我到什么时候?”阿邦出声。眼睛并没有睁开,但笑容渐渐爬上面颊。“若你是个姑娘,这样是不是表示爱上了我?”
  自从上回小武开过玩笑。他们俩就经常说:如果你是个姑娘,会怎么怎么怎么。可能是觉得很好玩,但搞得我每回都心里一抽一抽的。
  “才舍不得爱你。”我习地而坐,双手抱膝,笑着摇了摇,“爱情太短暂了,友情才最是长久。我和你,还有小武,要做一辈子的朋友。”
  “这么感触?怎么了?”阿邦睁眼,坐起,虽说穿着中衣,但胸前的系带开了,露出一片玉色胸脯。
  我连忙转开脸,还没回答,小武就突然打了声很长的呼噜,就像小牛崽子叫似的,登时把我和阿邦逗笑了,前头的话题自然略过。
  “我都想你们了,你们有没有想我啊。”我问,“虽说每天都能打头碰面的,可是不能坐下好好说话,感觉好久没见似的。”
  阿邦嗯了声,因为房间里地炭盆灭了,气温有些低,他就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穿衣,还踢了踢被子,以盖上小武露在外面的赤脚,“还能坚持吗?你这些日子的气色都不大好。”
  “能。”我点头,“你就放心吧,就是累点罢了。”
  “你加油,等公开课考过了,我们要出去大玩一场。”阿邦笑,低头看看睡得死猪一样的小武,“你也知道,这个家伙最不爱读书的了,可这些日子居然也耐得下心。所以我觉得,你们俩一定都能通过公开考。”
  “小武就好了,由你亲自辅导。早知道,当初要顾司业教小武,你来教我。”我沮丧。
  阿邦很敏锐,当即就轻轻捏着我的鼻子,让我转过脸,与他对视,“你和顾荒城相处得不好吗?还是他太严厉了?现在他一对一辅导你,有些事你不好说,不然由我出面,和他谈谈?”
  “没有没有。”我连忙摇头,“顾司业对我很好,虽然严格了些,但不会不讲理。再者,人家为我这么辛苦,如果我还多有抱怨,也太不是人了。”
  “你大早上来找我,不是为了夸他吧?或者,你想和小武交换先生?那样怕不好,摆明不信任顾荒城。他虽是武将,但却出身文人世家,很有些风骨,这种类似于怀疑的举动,会伤害他的自尊。他是未来大燕的栋梁之才,不可轻疏啊。咦,话说,你今天怎么没背书?”
  他噼里啪啦说一堆,我都找不到时机插嘴,只等他说完才道,“顾司业今天早上有事,所以放我半天假,晚上会继续补习的。至于我,也不是要换先生。阿邦,我虽然任性不懂事,却也明白临阵换将是忌讳,一来伤害顾司业,二来对小武也不好,他已经习惯你了嘛。”
 
  第七十六章 情窦没开
 
  “哼,那是因为我是少数几个敢踹他的人之一。”阿邦哼道,“直说吧,有什么心事。你找我,不会只是闲聊。”
  我眨眨眼,“我是想把曹远芳弄进来。”
  阿邦瞪眼,之后哈的一笑,“不是吧你?才把她定为你的良娣,几日不见就想念了?情窦初开啊。说起来,曹远芳虽然脑子笨点,但长得倒真是不错。但是纷纷,你太不讲义气了,我和小武的情窦都还没开,你就独自开了。”
  他的淡碧眼眸满是调侃,没来由的,我脸都红了。其实我是女生,对曹远芳没有半点旖旎的心思,脸红个什么劲儿啊,太可笑了。
  “不是不是!我也没开。”我连忙解释,“是因为我独自面对顾司业,心理压力很大,浑身紧绷,坐不舒服,站也不舒服,总觉得他那双鹰眼盯我。而曹远芳呢?她是顾司业的师妹,又是咱们的同学,和我还有一层特殊关系,把她叫来做陪读,我精神放松,学习效率会更高。”
  阿邦怀疑的看着我,但他看不出猫腻来,因为我想叫曹远芳来,确实没有私会佳人的粉色心情,真的是……真的只是要化解与顾荒城相处时的尴尬。
  本来不尴尬的,但经过昨晚的事,还有我做的那个荒唐的梦,我认为我不能再和他私下独处。我身边,现在火星四溅,也不知是从顾荒城那里来,还是公羊潇洒。但无论如何,我是害怕了,决定要躲开。
  另一方面,上回曹远芳撞见我身为女生的秘密,我用计也好,忽悠人也好。真诚的请求也好,反正她答应为我保密。这些日子来,还真的做到了。而我。不是还欠人家一个承诺吗?
  我答应她,要创造她和顾荒城相处的机会。要让顾荒城发现她的好,要撮合他们。
  那么,现在正是好机会。我多聪明哪,一石二鸟。
  和阿邦商量过后,我立即找人给曹远芳送了信。
  中午时分,小芳同学热情洋溢的回信到了。她欣喜若狂的表示,非常乐意当我的伴读和贤内助。不过因为国子监女生部那边的课也不能落下,所以每天放了学后就过来。虽说。未来的太子良娣当太子伴读的情况前所未有且分外诡异,但以同学的身份定义,也勉勉强强说得过。
  至于我准岳父大人曹大祭酒的意见,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反正我说什么,他都会点头称好。再者,他巴不得我和他女儿关系好、感情真呢。
  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少年时代培养出来的感情最是弥久珍贵。算得上……情比金坚。
  不过当晚,我把“伴读计划”和顾荒城说起时,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阻力。
  “为什么点了曹远芳做伴读?”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就是皱起漂亮的眉毛,“国子监里的二年级生员很多,太子不是和何藻、宋先华、张书玉也很合得来吗?”
  幸好我早知道他这种丁是丁。卯是卯的人,不好通融,于是预备好了诸多理由,当即啪啪啪啪的摆出来。
  第一,有教无类。身为师长者,不应该介意学生的性别身份。
  第二,本太子要与未来的良娣培养下默契程度,以便于将来琴瑟和谐。
  第三,女生部那边的师资力量薄弱。毕竟大燕不指望女子治理天下,教几个才女出来锦上添花。怡情养性,看起来很美就行了。而身为太子身边的人。不能太草包。
  第四,曹远芳是顾荒城的师妹,和本太子的名分又定了,彼此间不必有忌讳。
  第五,如此狗啃骨头的补习方法,我不想在外人面前展示,太丢人了。曹远芳不同,她是标准的内人嘛。
  还有第六、第七、第八……足足整理了二十一条,叫顾荒城反驳不能。
  临了,我还加了一句,“曹大姑娘那性子,除了师兄兼先生的您,有谁压得住啊?还有她那文化程度,身为太子良娣,将来的妃子,怎么也不能被划分在粗人的行列吧?”
  顾荒城低头看了看曹远芳的回信,主要是信上那螃蟹乱爬般的、惨不忍睹的字体,咬着后牙点了点头,那意思很明显:太子殿下说得极是。
  但,他看向我的眼神非常古怪,似乎很怀疑我和曹远芳的关系,倒让我纳闷又不安。
  我生怕他反悔,麻利地伸指在唇边,响亮的打了个呼哨。这是有一次,我和阿邦小武偷偷去游玩的时候,遇到的一个猎人大叔教我的。据说,这口哨用来呼唤猎犬最是方便有效。而当时,在外面埋伏多时的曹远芳听到,立即就像只小猎犬那样热情奔放地跑进来,完全一幅欢天喜地、摇头摆尾的样子。
  这姑娘得有多缺心眼儿,才一点也不懂得收敛啊。
  我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坦坦荡荡。但不过片刻,我的眼睛又骤然睁大,因为看到公羊潇洒一步三摇的走了进来,手中还拎着书袋。
  “你干吗来了?”我立即竖起浑身的刺儿,“告诉你啊公羊潇洒,本宫最近很忙,没时间跟你消遣。我送你三个字:别惹我!”
  “我不是找你。”公羊潇洒一脸恬然,脸上习惯性的挂着清清淡淡,却又令人感觉如沐春风的笑容,转向顾荒城,“我找顾司业。”
  我一愣,像往常一样,似乎拳头打在棉花上,尽了全力,却得不到反应。
  而顾荒城很是意外,但却平静地问,“何事?”
  我们说话的地方,并非我的住处,而是一间静室。在国子监中间地带的花园边上,特意设置了一大排空屋子。屋里摆放着桌椅笔墨、书架上有常见的参考书,还有校工每天打扫。如果想要茶水或者点心,只要付出一点散碎的银子,就会有公共仆役侍候。当然,食物和饮品的来源是膳食阁,不得从外头买带。
  总体来说,这些静室就是现代高等学府的自习室。学生们只要在管理处登个记,就可以拉上三两好友,占用一间静室温书复习,或者研讨功课。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柳暗花溟作品集
寻找来世之夫(上)变身皇太女驱魔人·第三季驱魔人·第一季驱魔人·第二季寻找来世之夫(下)奔向2万分之一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