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变身皇太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三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变身皇太女》 作者:柳暗花溟

第十三部分

  第六十章 装个够本好了

 
  接着,三言两句向我汇报了造成如此局面的前因后果:红拂把我从国宴上扶回来,侍候我喝了醒酒汤、换了衣服、然后回塌上小憩片刻。期间,我自以为清醒,其实是迷迷糊糊的,并没看到绿珠其实一直在外间,用红泥小火炉给我煮着从城外十二姑娘山上运来的御贡山泉,只等我醒来好沏茶用。
  红拂呢?注意到我在宴席上没怎么吃东西,酒倒喝了不少,怕我醒来后觉得饿,又怕我伤了胃,就去御厨房帮我熬粥,留绿珠守在外头。那粥方子是药膳类的,温太医的秘方,所以红拂要亲自煮。随后,我在内间呼呼大睡,绿珠在外头守着炉火。
  过了约摸一柱香的时间,绿珠突然看到有黑衣人闯进来,貌似刺客,一身的夜行衣,当场大惊失色。只是刚要大叫,那“刺客”就往她身上一点。也不知怎么,她就晕了,到现在手脚还有些不听使唤。不过在晕倒前,她奋力抓下“刺客”的蒙面巾。她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刺客”还挺怜香惜玉的,怕她直接摔在地上会疼,伸手扶了她一把。结果她看到,“刺客”是未来的太子良娣曹远芳。
  绿珠晕倒时是在外间,醒来时却是在寝宫的偏僻角落,大约是曹远芳给运过去的。好巧不巧的,红拂煮好粥后,正从那里经过,没看清地上躺着一个人,生生绊倒了,药膳粥半点也没浪费,全进贡给土地爷,碎碗碴子还割伤了她的手。
  看到绿珠昏倒在外头,红拂自然有不好的联想,叫醒绿珠后,两人都吓坏了,怕我遭了毒手。偏她们暂时不敢声张,只因我秘密太多,又觉得曹远芳不敢大逆不道,于是急急忙忙跑回来,打算看看情况再说。
  “这贱人要对公主不利吗?”绿珠愤然。在无人时,仍然喜欢叫我公主,而非太子。
  我摇摇头,然后在两个贴身宫女轻舒一口气的刹那,又让她们把气提了起来,“但是,她知道了我是女的,当不了她的夫君。没办法,我只好先敲晕她。”言简意赅的,把片刻前的惊魂及大发龙威的事说了说。
  当然,龙是乌龙,因为我错怪了好人,还是一排五个。咳咳……
  “那怎么办?”红拂急得五官都皱成团,“看样子,她不是个省心的。要不……杀她灭口?”
  我耸耸肩,不置可否。
  绿珠立即捋胳膊、挽袖子,“奴婢来,免得脏了公主的手!”
  我不说话,只冷眼旁观,见绿珠叫得凶,却根本没有胆量和凶恶之心。直到她比划了半天掐的动作,却一直不能付诸行动,恨得要哭时,我才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得了,得了。此路不通。”
  这是条人命,活生生的,鲜花一样才盛开的年轻生命!以我受的教育来说,认为没有任何人,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不能随意决定人的生死。任何生命,都是值得珍惜和尊重的。
  固然,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但我没有那种封建皇族的残酷无情。如果我辣手催花,如果我如此保全自己,如果我自私自利的用别人的生命来遮盖我的欺骗,我就是双手沾满罪恶鲜血的人,我就不配为君,不配为人,也不配,再重活在这个世上!若,我与我父皇的弥天大谎为此被揭穿,那是我们父女应该付出的代价。
  我三观很正的。
  而且,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人。我是如此善良,绿珠和红拂怎么能不是?
  “要不,把她偷偷关在玲珑阁?永远不让她出去。”绿珠出馊主意,随后就发愁,“早知道挖个地道多好,不然这么个大活人要藏在哪里啊。”
  我要愁死的同时,差点气乐了,www.xiaoshuotxt.net“限制人身自由的事,本宫也不做。把她当禁脔?亏你想得出来?再说,她进宫一定有纪录,我不相信她能从宫外一路靠武功偷闯。所以,她若莫名其妙的消失,到时候宫内宫外找起人来,你们不觉得反而会把事情闹大?”
  “那公主的意思呢?”红拂的手,无意识的揪着胸口的飘带,“杀也杀不得,关也关不得。”
  我低下头,见曹远芳仍然人事不知的样子,直觉上就很假。我能有多大力气?又没敢下死手,怕真敲死了她,她不可能还没有意识吧?她不是武功很高吗?听说高手有护体真气,就算一时不察着了道,也会很快恢复吧?
  “我想想。”我假意沉吟,来回踱步,“无意间”踩到曹远芳的纤纤玉手,“不小心”全身力量都压了上去,还碾了碾。哈,这臭丫头真硬气,居然忍着不吭声,不愧是“侠女”啊。不过嘛,人对疼痛的反应是本能的,除非受过特别变态而有针对性的训练,否则无法控制机体的自然动作。这不嘛,曹远荒的睫毛抖了几抖,嘴角也抽了抽。
  我心里大乐,有着报复的快感。
  小爷只是碰了你的胸部一下,明明是无意的,你当场就要追杀我。定亲定了你,与本宫也没有干系,你不找道德真人理论,却跑到国子监,用小刀威胁我,划破我脖子上的油皮儿。今晚,要不是你多事,怎么会揭破我的秘密?
  曹姑娘啊,这一切都是你的错,现在装死是吧?装个够本好了!
  据我估计,她是才醒不久,也在想对策。毕竟红拂有点武功底子,她不是纯白痴,很明白现在想跑走,想做到即不伤人,又不惊动侍卫是不可能的。
  她在等机会,我却怎么能给机会?
  我一边好像很为难的样子,一边对红拂和绿珠打了个手势。
  十年朝夕相对,我们主仆三人算得上是心念相连。所以红拂和绿珠立即正确明白了我的意思,毫不犹豫的飞扑于地……面上的曹远芳。一个压身,一个抱腿,死死的用力缠住,把锁字诀贯彻到底,我不开口,她们是绝不会撒手的。
  
  第六十一章 矮油,回合制啊
 
  在这种情况下,曹远芳再也装不下去了。她如果还能不动如山,我就服了她,从此以后跟她姓,改叫曹纷纷了。只是她挣扎,却哪里挣得脱?至少,短时间内不行。
  “想诛九族的话,就闹腾得动静再大点。”我站在一边凉凉的道。
  “要我死?你也得不到好处。难道,你不怕我说出你的秘密?”曹远芳恶狠狠的,声音却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别说,这样一来,还真显得有些阴森。
  “怕你啊。”我摆出流里流气的样子,一脸非常光棍的表情,“是,本宫以公主之身冒充太子,是欺瞒了天下人。可是顶多,就是把本宫和我父皇圈禁起来。我们公羊家的人,身上有真龙之血。哪个敢伤?但曹家怎么相同呢?何况还能把老顾家捎带上。这么跟你说吧,本宫这个人,最怕别人跟我比狠,大不了一拍两散,看谁更倒霉些。所以,有本事你就嚷嚷开,试试本宫能不能拉上曹家和顾家垫背。红拂、绿珠,放手!”
  我撂狠话,其实也只是狠话而已。我威胁的事,并不一定做得到,而且也不会去做。我真倒霉也没关系,怎么可能为此把整个大燕的前程都毁了。我是那种公报私仇,目光短浅的人吗?
  但,吓唬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拼命说大话,压寒气。对方若是不聪明,就一定会被镇住的。
  曹远芳,外表是个冷美人,心地也蛮好的,只是脑子……真的不能算灵光。而刚才治住了她,如今却又放开她,只是因为曹远芳冲动而鲁莽。我既然不想杀她,就得逮机会说些话,好让她心甘情愿留下。彼此“谈谈”。
  “你以为我不敢走?”曹远芳得了自由,立即跳起来。身轻如燕,姿态优美。我看得赞叹无比,我国学武术,果然博大精深,如诗如画。
  不过,曹大小姐随后捂了下后脑,疼得脸上一颤,之后愤怒的瞪我。有点破坏美感。
  我毫不心虚。敲晕她是自卫,采用卑鄙手段是不能力敌,只好智取。所以,再正当不过了。
  “你当然敢,你曹大小姐自小入山学武,如今学成归来,浑身侠女风范,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吗?武力威胁体力上比你弱的人,做事随心所欲,还不顾闺誉。夜闯太子深宫。”不仅不心虚,我还讽刺,“只管做。不管对错。只求自己痛快,哪理别人死活。只问本心,全不管他人倒霉。凡事只看过程,至于后果嘛……反正拍拍屁股走人,爱谁谁。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如此,可不正是‘侠女’风范吗?好啊好啊,本宫给你鼓掌,以表示敬佩。”
  连串的挖苦刻薄话。噼里啪啦的说出来,连草稿也不用打。听得红拂绿珠满脸崇拜。公主殿,不。太子殿下这文采,真是风流啊,多少才子也比不上。
  而本太子我,嘴巴这么毒,其实只为了激将。对付冲动的人,这招最管用。
  果然,曹远芳先是怒视我,好像要和我比眼睛大,随后就冷下脸,不但没走,反而径直走到桌边,坐下了。还一幅:你不给我说明白,本小姐今天还就不走了的态度。
  我心花怒放。
  计策对了!有的谈就好!
  面儿上,却只哼了声,仍然端着大燕未来继承人的款儿,“怎么?不走?”
  “我留下,要听听‘假’太子殿下要怎么发落我。”曹远芳正义凛然,看样子好像要英勇就义似的。
  “算你聪明。”我冷笑,做出纡尊降贵的样子,也走去桌边。
  当然,我的排场要大多了,红拂快走快脚的上前,拉出椅子,还用帕子擦了擦,其实椅子根本纤尘不染。而绿珠则倒了茶给我,又站在我身后助威。
  两人的行动相当之狗腿,直到我大马金刀的坐下。
  “先说说你干吗来了?又是怎么混到我的寝宫?”我问,并不直入主题,而是力求掌握话题的主动性。
  曹远芳似乎不愿回答我,可到底还是说了。原来,她是打着向我母后进献一件皮裘的名义进宫的。说是她当年在山上亲手打到过一头白老虎,皮毛极为珍贵。听闻太子殿下怕冷,特意送入宫中。
  全大燕的人都知道太子殿下向来“拒绝皮草,远离杀戮”,倡导“保护动物,禁止破坏生态平衡”,她却送这个,岂不是摆明她根本对自己未来的夫君不用心?况且,还说自己亲手打的,给人的感觉只能是:多凶悍的母老虎,连真老虎都让她宰了!于是,爱子心切的大燕皇后本来不想接见,但为这两桩原由,忍不住叫她来训斥教导,想让她变得贤良淑德,举止温柔。
  唉,母后哇,你怎么忘记你宝贝儿子是女儿,是西贝货的太子,本来就不能娶人家,那人家是三角方块还是叉,与我哪有半文钱的关系!
  而曹远芳虽然脑筋转得慢,但为达目的,倒也很用了些心思。最后成功的借机入宫,并留到很晚。国宴开始后,帝后都忙碌起来,就没留心她,派来送她出宫的小太监也在半路上被她打发走了。随后,她就偷偷藏起来,最后潜到东宫。
  外人入宫,身上的服饰和所携带的物品是要受检查的。曹远芳真行,衣裳是双面穿,正面大红大紫的艳丽,反面是黑色,到时候把袖口扎紧,外裙脱掉,再蒙上藏在腰带中的面巾,立即大变样。
  “好高级哦。”我不禁惊叹,情不自禁伸手拉曹远芳的袖子,观察她的衣服。
  双面穿,在现代很普遍,但这是古代大燕啊。这理念也……这也太超前了吧?
  曹远芳毫不客气的扒拉掉我的爪子,气得红拂绿珠一阵怒视。她却不理,仍然是视死如归的神情,扬着下巴对我说,“我说完了,轮到你了。”
  矮油,回合制啊。
  我被曹远芳喜感但有效果的入宫方式逗得心情大好,脸色缓下来,故意很流氓腔的问,“你想尽办法接近我,还装扮成刺客的样子,是想谋杀亲夫,好以后跟你的姘头顾荒城双宿双飞?”
  
  第六十二章 她好,我好,大家好
 
  “我才没有!”曹远芳怒答,真是声若洪钟,脸色却艳如桃花。
  我掏掏耳朵,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外,对两个贴身宫女道,“你们去外间守着,此间的谈话不能被外人听到。顺便,绿珠找点活血通络的药吃,太子良娣可能是点了你的穴。红拂,你去处理下手臂上的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时间长了会留疤的。”
  红拂和绿珠本不想离开,因为良娣同学是危险分子,动不动喊打喊杀。但我眼神坚决,她们终究没有违背命令,规规矩矩施了一礼,到外间去了。
  她们的身影一消失,曹远芳就冷笑道,“你对身边人倒好。”
  “敢情在太子良娣眼里,本宫也有优点啊。”我目光烁烁,以冷笑顶回她的冷笑,又极不着调的来了一句,“出宫时把夜行衣留下,回头我让绿珠也给我做一套。”
  “我穿夜行衣是为了行走方便,免得被人看到!”
  “你穿夜行衣是做正事,我就只是为了玩?”我反嘲,“还是说,怕被人看到什么?谋刺东宫太子?杀我是正经事?”
  “我没想要杀你!”曹远芳生气了,似乎我这样说,侮辱了她的人品,“我是想找个机会好好和你说,要你立即和我退亲!我又不喜欢你,何况……何况……你是女的!”
  “见到我之前,你可不知道我是男是女。”我堵她的话头,但随即口气一软,“你不是存了杀心就好,我觉得,你虽然笨蛋,可心地不坏。”
  “你说什么?我笨蛋?”曹远芳气得要拍桌子。但紧急停顿,手就扬在半空,僵着。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
  “你笨蛋是众所周知的事情,HTTP://WWW.XIAOSHUOTxt.net你犯不着再重复我的话。”我放慢语速。以显示以下半句话的重要性和真实性,“再者说了,本宫对你抱有善意,否则……在你昏迷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杀人灭口,何必这时候再和你废话!”
  听到了吗?小娘皮。小爷我救你一命,现在是你报答的时候了。
  “是你先打昏的我,还是在我背后。哼,无耻!”
  “不是我在你背后下手。是你拿背对着我。”忽然想起前世很著名的一本书中的台词,很无赖,但很好玩。无耻?耻你老母!
  “明明是你以强凌弱,冲撞本宫在先。按律,问你死罪都可以。”
  救一条、杀一条,加起来,两条命了哦。
  “你是女的!”
  “那是我的事。”我偷换概念,为求把曹远芳绕乱,“难道因为我是女的,不能娶你。你就要杀掉我?”
  “不是不是!我才不会那么没品!”
  “我是女的,伤害到你什么了?”
  “没……”
  “那就替我保守秘密!”
  宾果,目的达到。
  曹远芳愣住了。不知什么原因,对话进行到了这里。
  见她茫然,我趁热打铁,先是叹了口气,搞得自己很是苦大仇深,“你以为我很喜欢冒充太子吗?难道做我的天之娇女的公主不好吗?难道,我不知道纸包不住火,早晚有一天我的秘密会被人发现,我和我父皇会陷入天大的麻烦吗?我有苦衷的。你若真心存正义。至少得听我解释解释。练武功,首先就是武德修行不是吗?就算衙门。在定罪之前,也要给犯人说话辩解的机会。”
  我一直很嚣张。态度强势,此时略微示弱,连自称也从“本宫”改为“我”,让曹远芳说不了拒绝的话。况且,她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冷静下来,应该也是好奇的。
  “为什么?”她问,眼神中有戒备,但至少肯听我说,“为什么要以公主之身冒充太子?”
  “为了大燕!为了大燕的百姓!”我一脸正义,其实心中也真的无私,“你该知道,我父皇子嗣艰难,可他不愿意三宫六院,只为生个儿子,却辜负我母后,更蹉跎多少女子的青春。”
  先给我父皇刷上一层金光,虽然我说的是实情,对曹远芳也没虚情假意,但说话还是要讲究技巧。曹远芳是怀春少女,为人是一根筋了点,却自负正义,而且专一的男人,是女人就会爱戴的。我这样的开场白,能先给她一个好印象,为谈判打个好基础。
  果然,她点了点头,由衷的道,“皇上的品德,真的让臣女钦佩不已。”
  “可是,好人却总是会被坏人欺侮。”我愤愤的,再给公羊潇洒的老爹泼墨,“你该知道一字并肩王觊觎皇位,我父皇若没有儿子,他就要夺取江山。其实,只是个龙椅天子位罢了,我父皇还真不看在眼里,可大燕在他的治理下欣欣向荣,百姓安居乐业,这是不争的事实吧?”
  曹远芳再度认真点头,令我心生无比的骄傲。
  父皇给力啊,您的功绩,别人无法抹杀。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有站着说话而不必弯腰的底气和决心。
  “相反,公羊明却是个穷兵黩武之辈,非常好战,曾经试图推行全民皆兵,建议改粮田为马场。正是为此,我父皇不能因为没有儿子而退位,他是怕大燕落在一字并肩王之手,断了百姓的福祉和利益啊。”
  “那……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曹远芳开始为我父皇着想。
  “至少再过一段时间,等大燕江山更稳固些。”这句我是胡掰了,因为我们父女现在是骑虎难下,只能一直向前,谁知道将来会如何,“那时,就算皇权交迭,也不会引起动荡。”
  我说着,站起身,上前握住曹远芳的肩膀,无比诚挚地说,“所以你明白吗?这个秘密如果过早揭破,会有什么后果?朝堂上,有死忠于我父皇的,自然也有一字并肩王一派的。若政权不能顺利而平稳的过渡,两派必会争斗不休。你想,房屋的上层塌倒,下面的人能独善其身吗?正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到时候,倒霉的是谁?还不是最底层的百姓!你是侠女,心里应该装着人民幸福和天下安定。为了这些,你好好想想,能揭穿我吗?可以揭穿我吗?”
  “这……这……”曹远芳听得脸色发白。
  由此,我更确定,这是个爱国而且有正义感的姑娘。也由此,我跟她的谈话不再是单纯的忽悠她,而是真诚的摆事实,讲道理,谈交换条件。
  最好能多赢,她好,我好,大家好。
 
  第六十三章 青春疼痛
 
  掰开了,揉碎了,我给曹远芳分析当前局势和以后的展望。正面、反面、侧面,都说透彻了。只说得我口干舌燥,筋疲力尽,她的神情终于从茫然走向清朗。
  可最后,她仍然执拗的揪着一条不放,“可是你这样做是欺瞒天下人,终究是不对的。”
  真不愧是看上老顾家的姑娘,天生带着顾家的认死理儿。
  “五年。”我伸出手掌,很认真的承诺,“五年,这样事必然会解决。我只求在此之前,你能保守这个秘密,是为我,为皇上,更为了大燕的稳定和天下百姓的安康幸福。”
  这,也是我给自己和父皇定下的期限。
  曹远芳事件给了我启迪:不要幻想秘密会永远被掩盖,那是自欺欺人的。哪怕逼自己,也要定下解决的期限。没有人,可以背负着沉重过一辈子。伤口若不及早治疗,或者不早点暴露在阳光下,时间拖得越久,最后暴发的破坏力就越大。
  所以,我定下这五年之期。
  “你说话算话?”曹远芳眯着眼睛看我。
  我笑了,“五年后,是我迎娶你入宫的日子。你觉得,我可以娶你吗?那时,秘密自然大白于天下,或者有了好的解决办法。那时,我就自由了,你也自由了。”
  听说不用嫁给我,曹远芳很开W W W.XIAO SHUOTXT.net心。
  太子是女孩!这秘密对于直肠直肚的曹大姑娘来说,要保守实在是很辛苦的。而不用再嫁给我,似乎是对她最好的奖励。
  但为了表示诚意,我又主动提出给予的更大奖励,“还有……”我笑眯眯的,完全是闺蜜的态度。“我知道你喜欢顾荒城,可说句你不爱听的,他对你只是兄妹之情对吧?”
  “师兄……师兄只是……心思不在男女之情上。”听我这样说。曹远芳立时就变得窘迫。
  “事业和爱情并不冲突的。”我很善意的表示,“如果你愿意。我会帮你,也帮他看清你的好。就算他仍然是死牛脑袋不开窍,在我卸位之前,我会让父皇下旨,给你们赐婚。他那个人很正经,只要成了他的老婆,你再用点心,他慢慢会从心底完全接受的。”
  “真的?”曹远芳从椅子上弹起来。惊喜得要晕倒的样子。
  我郑重点头,“君无戏言。”
  如果说之前,道义和正义令曹远芳答应给我保守秘密。那么此时,我的承诺会让她更紧的闭上嘴巴,就算在睡梦中,就算对顾荒城,她也不会泄露半个字。
  这并不可耻,也不是利诱,是我们彼此承诺,也有了各自的目标。是双重保护。再者,我一直对必须有人“嫁”给我感到内疚,因为男女之间的幸福。我给不了。可是为了掩盖身份秘密,却不得不牺牲了这些姑娘的青春。现在好了,我能安排曹远芳的未来幸福,算是弥补了吧。
  当晚,曹远芳宿在了玲珑阁。第二天一早,由绿珠偷偷送出宫,红拂又去消了她出入宫的纪录。而我打算此事不告诉父皇和母后,何苦让他们担心,只对父皇委婉地提出。希望积极想办法,找机会把事情从根底下解决。因为五年后。种种矛盾就更激化了,再不能浑水摸鱼。
  父皇答应了。我也放开心胸,再度回国子监上学。
  而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也促使我思考和审视了自己。然后我发现,我的心境豁然变得开阔许多。从前,我每天都担心被揭穿身份,就连做梦,也经常被吓醒。我也好,父皇也罢,被这个天大的秘密压得喘不过气,只想着怎么遮掩,事实上却没有努力解决。
  现在,我想开了、想通了。
  该来的终究会来,挡不住也捂不住,怕有什么用?但是,在还没来时,我要做好自己的份内事。我不能为了秘密而活,也不再为了秘密纠结。总之我现在是燕国太子,我就不能再浑浑噩噩,要尽自己的职责,承担自己的责任。一日为太子,就要对得起这个称呼。每天活在提心吊胆中,那是束缚自己的心灵,浪费自己的生命。
  说句粗俗的: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而人的内在变了,外在的精神面貌也会跟着改变。过了没多久,就连最后知后觉的小武也注意到了我的不同。
  那天是十月十五,初冬时节。不过因为今年天冷得比较晚,还是深秋那种微冷但舒爽的好天气。未时的阳光正明媚,我们三个照例待在国子馆我的房间内。要知道每逢初一和十五,学里就只上半天课,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
  “纷纷,你最近很积极努力啊。”小武伸出蒲扇大的手掌,摸了摸我的额头,“是不是上回十二姑娘山遇险的后遗症?脑子摔得坏掉了?”
  我打掉小武的手,笑得叽叽呱呱,“你脑子才坏了,我正常得很。哦,我明白了。某差生开始学好,其他差生就会变得恐慌,因为没人陪着垫底丢人了嘛。”入秋后,我的衣服依旧里三层、外三层的套着,却再不必热得烦躁,心情自然也是大好。
  小武这家伙,我随口说说的,他却认真想了想,然后点头,“好像是有点这样的感觉,改变使你陌生。”
  “哪有陌生?我不还是我?”
  “你要努力向上,至少得告诉我一声。我和你一起努力,咱们三个总得保持步调一致才行啊。”小武很认真,“千万千万,不要不声不响就变成别人。我祖父常说,不同类的人,就必然要走不同路。”
  “说这话不觉得臊得慌吗?”我嗤笑,“阿邦的功课从没跌出过前三,除了武学课,所有先生都喜欢他,又哪里跟咱们是一类。可是,他不是一直和我们在一处混?”
  “我希望,咱们三个能永远在一起。”小武很认真,“可你变了,我就觉得你要离开。”他抓抓头发,“要是时光能停住,我们不长大多好。”
  陡然,话题有些伤感。
  这就是青春的疼痛吧?那种没心没肺的快乐,早晚有消散的一天。可那就怎么样?就算海枯石烂,我们的友情是真实存在的,就永远在时间长河的某处,任谁也无法抹去。
  哪怕,是时间。
  哪怕,是流年。
  哪怕,是成长。
 
  第六十四章 凭什么你娶
 
  “呸,说什么离开?”我甩头,把那一丝突如其来的怅然丢开,故意大大咧咧的道,“说得好像我很快会死掉,或者……”鬼使神差的又加了一句,“或者,变成个姑娘。”就算是想开了,敢于坦然面对了,仍然下意识的会拿这种话题出来试探。
  “你如果变成个姑娘倒好了。”小武豪气的一拍胸脯,“我娶了你回家,那我们就真能永远在一起了。到老死,也得埋在一个坟墓里。”他这个人,就像正午的阳光,阴云遮挡不了太久。
  “凭什么你娶?”阿邦突然插嘴。
  他本来坐在旁边,一手翻书,眼睛在书页上快速浏览,一手拿着扇柄,无意识的轻敲着下巴,好像根本没注意到我和小武的聊天崆。此时,却头也不抬的搭话道,“还是我比较帅一点吧?从国子监女生部的人气值就看得出啊。纷纷要嫁,自然是嫁我。”
  “凭什么?凭本小爷英姿飒爽。”
  “本公子凭的是玉树临风,外加智慧通达。哈,二比一。”
  小武瞪大黑白分明的豹子眼,对上阿邦透绿秀气的狐狸目,僵持片刻,相对大笑。
  “都别臭美了。”我w w w. xiaos huotxt .net一时气苦。
  玩笑话而已,他俩的回答却让我心惊。当我的身份终于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他们还会这么说吗?责怪我骗了他们,还是觉得曾经和女孩如此生死相交,会跌了自个儿的身份?大燕的风气再开放,重男轻女之风也是很严重的。不然,我干吗要冒充?而那时,他们会恨我吗?
  “本太子若是姑娘,就会由皇太子转变为皇太女”忍不住。我还是要刺他们一句,“皇太女不下嫁,只会娶夫。你们谁能放弃名誉地位。放弃远大抱负,甘心做皇太女背后的男人?”
  阿邦和小武面面相觑。最后阿邦习惯性的拿扇柄敲我的头,“你又不是皇太女,操这没用的心干什么?快看书,不是要奋发图强吗?光态度积极,上课好好听讲有什么用,你要复习和巩固。孔圣人都说了:温故而知新。”
  他一脸正气,我和小武齐齐“哦”了声,又很听话的齐齐把书打开。可不足片刻。小武就像屁股底下长钉子似的坐不住,低声问我,“皇上不是给国子监提过字?”
  我点头,“嗯嗯,德、智、体、美、劳,五个字,要学子们全面发展。”
  小武一拍手,“对嘛,体力也很重要。纷纷,你身子这么单薄。将来登了大位,怎么适应每天繁重的政?。走,跟我去踢一场蹴鞠。锻炼锻炼体质。”
  我一听,立即来了精神。我不爱体育课,也不喜欢跑一身臭汗,但是……长期混日子的学子突然努力起来,天天对着书本,一时有些不适应也是有的。和看书比起来,在外头胡乱跑一气,似乎更有吸引力。
  只是,我才站起来。阿邦仍然不抬头的说了三个字:不许去!
  我是皇太子,无法无天的淘气榜第一名。小武的武力值超高。基本上除了公羊潇洒,没人打得过。而且。我们都是混横不说理的,却不知怎么,但凡阿邦板着脸说话,我们都自然而然的听从。于是,我轻咳了声,又缓缓坐回椅子上,还拼命给小武使眼色。
  小武嘟嘟囔囔,只发出不明所以的音节表示不满,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好在阿邦又找补了一句,“再温习半个时辰,然后大家一起去。”小武这才眉开眼笑起来。
  也幸好我们温书了,因为转天的历史课,先生居然突然进行了一次小考。除了几个像阿邦这样的好学生,班上其他人都惊慌失措,欲哭无泪。我却得意洋洋,小武也觉得幸运极了。
  其结果,可想而知:阿邦不出所料是第一名,赵关第三。我的成绩中等偏上,小武奇迹地摆脱了吊车尾的命运,居然没进前五。当然,是倒着数的。于是,这事在学里炸开了锅。
  起先,我并没有介意。成绩好的话,就算是差生也会感到自我满足。人都有荣誉心,不是吗?人在得瑟的时候,外界有反对之声,会更增加得瑟者的快感。再说,我问心无愧来着。但过后不久,我惊讶的发现,这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居然有越闹越大的趋势。
  最初只是很多同学不相信我和小武的成绩,后来就有人跳出来质疑我们成绩的真实性。闹到现在,更有一个以前顾太师为榜样和目标,打算将来当官后文死谏,外号“木头”的学子跳出来,愤然控诉,说先生给特权阶级方便,我和小武提前知道有考试。甚至说,我们提前知道了考试的题目和答案。
  这是什么行为?作弊!照国子监的学规要怎么办?开除!
  所谓谣言,总是当事人最后一个知道。所以当我和小武听到消息时,这已经是全国子监茶余饭后的话题了。如果不是有女生部的同学被阿邦的美色所迷,偷偷跑来告诉他,我们还被蒙在鼓里,仍然傻呵呵的为成绩提高而开心,打算再努力一把的。
  所以说,得到肯定是多么重要的心理条件啊。那会促使落后的人,主动而努力的向前追。
  当然,国子监的官员和先生们倒还不知道此事。上过学的人都懂,虽然身处一个空间,但学生和老师是完全不连通的两套系统。各有小世界,都自行运转,“理解万岁”这种事只在传说中出现过。
  “这是妒忌,彻头彻尾的妒忌!”我气得暴跳。然后,又委屈得不行。
  这年头,想学好这么难吗?真是风刀霜剑严相逼!阮铃玉都说了:人言可畏!我们自己的努力,就随便被人轻视和误会了,也可以说直接被泼了脏水,脾气多好的人也会愤怒的。更何况,我和小武都是以顽劣著称的,本来就是两块爆炭。
  “看来,是最近小爷想做好学子,行事太收敛了。”小武捋胳膊,挽袖子,“王霸之气没有散发,那群小子就以为小爷好欺侮。作弊?这是人品问题!小爷宁愿敬陪末流,次次回家都让祖父拿着棍子追打三五条街,也没在学业上骗过人。不会就是不会!说我笨,说我不用功,我不怪你,说小爷人品差,是个偷学问的贼,小爷必不与他干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柳暗花溟作品集
变身皇太女驱魔人·第一季驱魔人·第二季奔向2万分之一的怀抱寻找来世之夫(上)寻找来世之夫(下)驱魔人·第三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