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变身皇太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一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变身皇太女》 作者:柳暗花溟

第十一部分

  第五十章 太子良娣

 
  接下来的三天,我没有出宫,因为道德真人在挑八字和我最合的官家小姐。为求天时地利与人合,我得坐镇东宫,也就是我的玲珑阁。可笑的是,谁能想到,到头来为我选妃的人选不是我父皇,不是权臣,更不是我自己,而是一个出家人。
  好在结果很快出来。
  道德真人算出,我不能选正妃,因为流年不利,而是要先选一名太子良娣。正妃要比我年纪小九岁方可,现在这批秀女,明显年纪不对。等我二十五岁时再选一批,那时可定正妃、侧妃,以及十数名或者数十名美女,做为我的大小老婆。
  开始时,我简直喜出望外。虽然我多定几个妾室的人选也没什么,反正又不成亲圆房,我的秘密不会被探知。但自家事,自家知,我是个女的,定亲也只是假凤虚凰一场,到头来还不知如何终了,何必耽误那么多姑娘的青春?
  而那些落选的姑娘,也许这时候会觉得遗憾,甚至会伤心。但再过些年,就会感激我今天没有选上她们,没有毁灭她们的幸福。
  至于中选的那个,我很抱歉,但至少我努力把伤害降到了最低。到时候,再想办法弥补吧。
  不过,当我听到那个人选,惊得嘴都合不拢。
  “曹远芳?为什么是她!”我叫道。
  “皇儿认得她?”父皇很纳闷。
  我小鸡啄米一样点头,“以前跟她有些误会。但,这个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她的心上人是顾荒城啊。就这样把她定给我,不好吧?”
  “哦,这倒没听说。”父皇也皱起眉。“朕还怕耽误各家闺秀,早就言明,若已经议亲或者有议亲意向的。可不参选。可曹明朗没有多说什么,欢天喜地把女儿的名字报到礼部。难道他不知道女儿的心思。或者是……”想攀龙附凤。
  事到如今,昭告天下的圣旨已经起草了,如何还能更改?况且道德真人说了,曹远芳和我的八字合得冒泡,算天作之合。有她在,太子殿下我的身体会很健康,长命百岁,将来有了正妃。也会内院和睦,要多美好,就有多美好。可怜的曹家姑娘,简直是东宫吉祥物。
  “朕当时看到曹明朗喜得差点晕过去。”父皇冷着脸,“他是国子监的大祭酒,朕还以为他是天下读书人的楷模,没想到他为了权势,不顾女儿的意愿,实在不可理喻。虽然他女儿只是个太子良娣,但那是仅次于太子妃的品级。而且曹远芳也只是个庶女,配我皇儿还大大不够格呢。”父皇冷哼,开始护短。倒没想到他的宝贝“儿子”是西贝货,人家姑娘不喜欢,不是很正常吗?
  我本以为,这件事能暂时告一段落,哪想到总有岔子。这不,歪题了。
  “父皇,您最好找人打探一下顾司业的态度。若他很愤恨,咱们不如成人之美,说不定还是千古佳话呢。”我咽了咽口水道。因为嗓子眼儿发干,“一个良娣而已。犯不着为此寒了一个文武全才的心。将来他可是我大燕的栋梁之臣,不能损失。”我嘴里说得深明大义。其实是有点心虚。
  曹远芳看起来是个知书达理的冷美人,实际上是个动不动就挥刀子的小辣椒,上回我不小心碰了她身子一下,她恨不得宰了我。现在我毁了她的姻缘,她恐怕更恨我。所以,还是不惹为妙吗?再说,我还在国子监,却定下国子监*oss的女儿为妾,以后学习时也会不自在。
  父皇虽然不情不愿的,因为圣旨即出,哪有随便更改的道理?而且曹家虽然清贵,却无权势,照理这种人特别适合我。目前威胁不到皇权,将来也好处理打发。只是父皇总对我有一种极内疚的心理,所以能顺我意的时候,就不会拒绝。
  可惜老天这回没帮我,不久后就来了消息,顾荒城根本没反应,虽然显得没那么高兴,却也没有过激的举动。总之,他似乎不太赞成,却实在也没有伤心。
  就这样,我连最后的借口也失去了。
  重新回到国子监读书,收到恭喜无数。曹明朗为了避嫌,对我颇为严肃,但他忍笑忍得好辛苦,我都替他累得慌。而这种怪里怪气的情况没坚持多久,既然尘埃落定,我才十七岁就被套牢了,羡慕很快过去,迅速改为同情。然后过去得更快,我的生活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至少,表面上如此。
  同时,我仍然很少见到公羊潇洒。应该很轻松才对,没人气我了,也没人让我尴尬,可就是……就是有点……失落。
  “纷纷,你让我查的事,有了眉目。”这天才进宿舍,阿邦就来找我,后面跟着小武。
  两人挺严肃,于是我知道是很重要、很正经的事。www.xiaoshuotxt.net
  “道德真人,背后果然有人指使吗?”我问。
  小武很机灵,立即跃到门边,连窗户也大敞开,这样屋里屋外以及屋顶的视线范围,他都照顾到了,没有人能躲在附近偷听。
  “你让我查那位真人,倒没有查到什么?”阿邦略蹙了眉,神情冰冷似雪,“他所有的背景和行事,完全无懈可击,还自然得很。甚至有一段时间,我真的认为他没有问题,说出和皇上一样的话,完全是巧合。”
  我告诉过阿邦和小武,我不想太早成亲,于是父皇帮我撒了谎。
  “然后呢?”我紧着问。
  “然后就是你元宵节遇刺的事,虽然一直查不到什么,我却一直没放下。”阿邦说,“前些天,我派的暗卫来报,与元宵节事件相关的一个人行动诡异,最后查到了亲王府。”
  我手中正把玩着粉彩茶盏,闻言便掉落在了地上,发出脆响,摔得碎之又碎。我们大燕有十数名王侯,但亲王却只有一个,就是一字并肩王公羊明,公羊潇洒的父亲。
  “这么说,刺杀事件是公羊明搞出来的。他已经等不得我父皇出错,打算断我父皇的龙嗣了吗?”我冷笑,心头发闷,“公羊潇洒与这件事有关系吗?”问出此话,心如刀绞。
  阿邦想了想,慎重摇头,“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因为当时他救你,不可谓奋不顾身。”
  
  第五十一章 有问题!
 
  原来,他早就救过我。只是,我一直不领情。
  “而且之前,他还主动冒出来,言语调戏你。虽然,你不是女孩子,而是他的表兄弟。”
  我是女孩!我们不是表兄弟。我在心中狂喊,可惜也只能放在心里。
  “说不定,他是为了蒙蔽我。出了危险就来救我,博取我的好感,所图者更大。”我想到另一种可能。但,自己都不太相信。如果一种信任要用生命来换,公羊潇洒,太傻了。
  “不大可能。”阿邦替我否决了,“因为,他犯不着。”说到这儿,他叹了口气,似是惺惺相惜,又似惋惜,“公羊潇洒此人,外表吊儿郎当的,骄傲是在骨子里。他既然如此骄傲,就不会屑于卑鄙。”
  “那么……”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和道德真人事件有没有关系?”
  “之前,关于道德真人的一切安排,都是完美无暇的,我无从下手。”阿邦继续说,“但自从那条暗线浮出水面,我顺藤摸瓜,还真找到些蛛丝马迹。”
  “是什么?”我有点发急。
  阿邦看了我一眼,“那暗线进入亲王府后是找谁,我们的人渗透不进去,不得而知。但我们也有自己的情报来源,查来查去,居然查出那个暗线去过一处京外的道观。那道观极为不显眼,却正是在道德真人从南边进京的路上。巧的是,道德真人还在那里夜宿过,虽然并非必要。”
  “有问题!”我说。
  “当然有问题。”阿邦像往常一样,轻敲一下我的头,“因为那暗线当日出京,并不是一个人。至于跟他一起的人是谁……事有凑巧。我们派去那道观调查的侍卫。顺手捞了一个我们之前一直追捕却被多次逃脱的罪犯。那罪犯还以为我们的人是去抓他的,为了逃脱惩罚,或者争取从宽的待遇。他竹筒倒豆子,以情报换自由。把近一个月来所见之事都说了。原来当日,他去道观偷东西,亲眼看到我们的王世子殿下公羊潇洒,当日和那暗线一起到达,并和道德真人商谈了大半夜。”
  “会不会那罪犯为了从宽而胡说的?”我问。
  这一次,阿邦摇头很坚决,“绝不会。咱们的人手,暗中全是我负责的。纷纷。难道我连真假也辩不清了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怀疑你。”我急忙解释,“我只是不明白,公羊潇洒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样,不是为我解了围吗?他为什么帮我?”
  “或者不是帮你呢?”阿邦的目光穿过窗户,落到不远处公羊潇洒的房间。房门紧闭,他又没来国子监上课。
  “不是帮我,又是什么意思?”我再问。
  “纷纷,之前我们以为你喜欢曹远芳,向礼部透露了一点这个意思。他们要是聪明的。自然不会让曹姑娘落选。”
  “阿邦!”我啧怪,“我都说我没喜欢她了。”
  阿邦咳嗽了声,“是我们多事了。本来想着你肯定得选好几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只是没想到,最终是她入选。但我们,并没有特别使力,只想水到渠成来着。而公羊潇洒要想从礼部打听这点小事,完全没有难度。”
  “你是说?”
  “我是说,是他让曹远芳中选的。目的,可能是想让你和顾荒城反目。甚至拉拢过去,为他所用。顾荒城文武全才。年纪又轻,齐国边界有他在。必不会生大乱。你看赵关对顾荒城的态度就知道了,比对你还尊敬。所以,将来不管谁坐在龙位,都少不得他帮衬。而尽管顾家一门忠良,可若有了夺妻之恨,事情就不好说了。身为大燕之主,却抢夺人妻,这口气不顺,谁给你拼命守卫边疆?”
  “可是顾荒城又不喜欢曹远芳,一切都是那姑娘一厢情愿。”
  “这情况,之前你不知道,我不知道,公羊潇洒也不知道。感情之事,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就算顾司业没反应,别人只道他是矜持。反正你未来的太子良娣却抱着一盆热火似的,外人都会迷惑吧?”
  “可既然他把曹远芳推给我,有那么深沉的动机,为什么又要有二十五岁成亲一说?时间还有八年,中间可能出现任何变数。那时,身为男人,我年纪不算大,我的未来良娣可是老姑娘了啊,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这个我也想不透。”阿邦摇摇头,好看的眉头皱着,“总之,事实大约如此。是公羊潇洒买通了道德真人,想害你,却暂时帮了你。至于他的动机……暂时不明,我们还得往后看。”
  “自从上回国子监大比后,他好像伤得很重,没精力搞事了吧?”我思绪飘开。
  阿邦又看了我一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说了,“纷纷,你最近对公羊潇洒的态度转变了。”
  “没有!”我想也不想就反驳,好像怕别人抓住我的小心思似的,但回答得太急,反而显得有些奇怪。
  “可是,刚才我们一起怀疑他可能设计你的时候,你眼泪汪汪的。”阿邦疑惑。
  “我没有……我是气的……”我解释,不知为什么有些心慌。
  好在,阿邦只深深看我一眼,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而得知公羊潇洒在我选妃事件上的作为后,我一直想找他。当然不会直接问,但至少旁敲侧击,看他会不会流露出什么我不知道的信息。然后,我可以自行推敲。但可惜,他居然请了长假,算是休学了。
  我开始担心他的身体,听说这次的伤,会损耗他的寿元。这一点,令我无法释怀。偏偏这时,顾荒城的表现也奇怪得很,引起了我的警惕。
  先说态度,他以前对我是很严厉的,横挑鼻子竖挑眼,大约本着对大燕未来的帝王负责的精神,他甘为帝师,对我苛刻异常。现在呢,仍然板着脸,但却温和多了,不会像故意针对我那样。
  再说教学。
  
  第五十二章 夺妻之恨
 
  但凡上武学课,俗称的体育课,顾荒城操练得我可狠了。如今却变了样,他随时关注我的体力,一旦我露出要口吐白沫的可能,他立即体贴的让我休息一会儿。而且神色间也没有轻视和厌恶,反而……怪同情的。有时候,我大姨妈造访,肚子疼得要命,脸色很是不好,他甚至会主动放我假,好像知道我不舒服。
  再次是行为。他开始尽量少和我说话,说话时也离得比较远,不会像以前似的,恨不得揪着我有衣领瞪。有时候我还发现他偷偷观察我,流露出略有疑惑和不安的神情。
  顺便说一句,他神态迷惑的时候,长睫毛半垂不垂着,搭配着脸上刚毅的线条,极为迷人。
  还有一次,我从他身边跑过时,不小心绊了一下,向前摔去。他本能的把我捞起来,因为用力过大,我整个身子都跌进他怀里。我双臂搂着他的脖子,我们的脸离得那么近,大约只有零点零一公分吧。我们都有瞬间的愣怔,之后他忽然放开我,像被电了似的。而且,耳根上升起可疑的晕红。当时我还奇怪,他在军营历练了这么多年,经常和士兵摸爬滚打,应该不至于这点肢体接触就害羞得不行吧?再说我是“男”的啊。
  最离谱的是,有一次学子们坐在一起聊天,说起木兰从军的故事。我所重生的时空,是异时空,并没有完整的中国各朝各代,但很多人物是存在过的,类似于时空重合部分。花木兰就是其中之一,至今仍然是女子励志故事。
  当时我无聊嘛,就拉着小武站在那儿听,顾荒城不知怎么也跟来了。故事才讲完,就发表意见道,“虽然花木兰是个女英雄。但天分日月,地分阴阳。女子有女子的长处,不必女扮男装做男人的事。像花木兰这样,虽然至孝,可是却是欺君。幸好她功劳大,抵了她的过错,却终究是不对的。”
  “难道女子的才华就该埋设?”忍不住,我反驳他。
  顾荒城眼里闪过奇怪的神色,沉吟道。“女子有才德,自然也可施展。可惜花木兰没有生在我大燕。我大燕民风开放,皇上用人不拘一格,就算是女子,只要才华不凡,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某个位置上。其实欺君倒还好,若欺瞒了天下百姓与群臣,那结果就不可预料了。”
  当时,我只觉得他意识超前,还很有些佩服的。毕竟。身为古代男人对女子却有如此高的评价和容忍度,顾荒城实在不凡。他若生在大唐,必不会反对武则天称帝。然而入夜之后。我睡不着,把前前后后细想一番,登时吓我出了一身冷汗。
  第十七章司业大人请闭眼
  顾荒城,不是怀疑我的性别了吧?照理说不会,我们之间不亲近。可我突然想起,在那天的雨夜深山中,他是亲自跳到悬崖上,把我背回了皇宫。当时,我是缠了裹胸没错。但压扁和根本没有是两回事,跟鸡胸脯也是两回事。跟男人发育畸形,更是挨不到边。
  某些部位是有特殊柔软度的。而且他是男人,在边关这么多年,年纪二十有五,很可能不是个纯洁的菜鸟了,那么他发现什么,是极有可能的。
  如果没有,他为什么最近这么奇怪?而他之所以没有暴露出这件事,原因有二:首先,他只是怀疑,却不能确定。他总不能揭了我的皮,看我的瓤,所以话里话外在点我。其次,他是名门忠臣之后,非常忠君,也就是忠于我的父皇。大约他若能确定此事后,也是私下去找我父皇,共同研究解决之道,而不是闹得天下沸腾,国之不安。
  想到这儿,我冷汗如雨。
  其实我也没有证据确定顾荒城知道了我的秘密,但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女性的直觉,我知道他知道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尽管所谓秘密,就有被揭穿的一天。尽管,我们一家三口都有精神准备。尽管,这个弥天大谎,让我和父皇母后身心俱疲。但,绝对不能以这种方式大白于天下。
  就像我绝对没有料到,我所谓的婚事是由于一个不认识的道长来决定的。我更是绝对没有料到,我的秘密是会被一个我认为不相干的人发现。这是对我抢了他未婚妻的报复吗?不,这样我倒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曹远芳定给我做小老婆,顾荒城并不妒忌,却忧心忡忡的原因。
  他知道了!他知道我是个女孩!
  这个认知让我惊慌失措,坐立不安,以至第二天早上顶着两只熊猫眼去上课。小武看到这情形,伸出大手,按在我的额头上,关切地问,“纷纷,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睡不好而已。”我头一歪,倚在小武的肩膀上,“我失眠了。我才多大,现在就失眠,以后老了怎么办。你说,人会不会被困死?”
  正说着,顾荒城出现了。见我和小武姿势亲密,立即发挥教师本能,过来拉开我们,“国子监内,身为学子,不敢说坐如钟,立如松,也不该如此松松垮垮的才是。勾肩搭背,成什么样子?”他斥责,可我却觉得,他是想说男女授受不亲。
  这更印证了我的猜测,我嬉皮笑脸的表面下,有强烈的不安全感。
  “顾司业是怎么了?”望着顾荒城的背影,小武莫名其妙,“我们一直是这样的,也没见他多说什么。哦,我明白了,我是受你连累,因为你与他有……夺妻之恨。”最后四个字,小武说得很小声,显得很**。
  我懒得理他,正发愁呢,内心的秘密也不能和他与阿邦商量,我有多焦心啊。可这还不算完,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一年级学子来找我,“太子殿下,外面有人找。”
  “国子监里没有太子殿下,只有学兄。”我和颜悦色地道,同时站起来,“是谁找我?人在哪儿?”
  
  第五十三章 我不想嫁给你
 
  这名学弟还没有回答,赵关那张看起来无害,但眼神深处全是算计的脸就出现在我面前不足半尺处。自从上回国子监大比,这小坏蛋害我掉崖后,我还没和他单独说过话。而我最近被各种烦恼事干扰,几乎忘记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你干吗?别离我这么近!”我缩着身子道。
  “你很娘娘腔诶,大家都是男人,亲近一下有什么关系。”赵关开始还装忠厚,后来发现他的一切伪装都被我们识破之后,干脆暴露出本性,此时就一脸欠抽相,“你和阿邦和小武不是天天这样,好得穿一条裤子似的,怎么到我这儿,就立即这种反应。我可是齐国太子,你意思意思,也得装装友好吧。”
  我伸出一根指头,顶在赵关的肩膀上,往外推了推,然后又在旁边小武的衣襟上擦了擦才道,“我有感情洁癖,不喜欢的人,装不出友好来。快说吧,什么事,外面还有人等我呢。”
  “正要跟你说这件事。”赵关露出**的神情。可惜,他生了双熠熠生辉的好眼,再怎么要表示出猥琐,也很难达到效果。
  “那就快说啊。”我敲敲桌子。
  “是曹大祭酒的女儿找你。”赵关嘻嘻笑,“就在会客花园那边。”
  他话一出口,饭堂里所有人的耳朵都竖起来了。谁不知道我的未婚妻,不,良娣是妾,只是有品级,名义上好听点,甚至不需要大婚照的。
  很多人误认为中国是一夫多妻制,其实中国是很严格的一夫一妻多妾制,但……皇家的妾嘛。说起来牛一点。
  现在,定了亲的姑娘找上门来,这群正处于青春期的小子立即发出狼性的呼唤。一个个挤眉弄眼的,四处传递着“你懂的”神色。害得我突然脸红,虽然我自己也莫名其妙。我是女的诶,怎么会在见曹远芳时脸红?都是让他们起哄闹的。
  而我这点小扭捏没有逃过这么多双眼,立即引来哄堂大笑。
  我没好气的揪住赵关,“真不知道齐太子现在成了传消息的门子,你又是怎么知道曹姑娘要找我?”
  “我路过那边,正巧看见。”赵关摊开手,“快去吧。身为男人,身为太子,让一个姑娘家等久了可不好,太没风度了。”
  “好像你懂得姑娘家的事似的。”
  我冲他晃晃拳头,无视赵关猛然涨红的脸,又递给小武一个眼色,让他盯着点这个姓赵的小坏蛋,然后就在各种口哨和怪叫声中出了饭堂。恍然间,我好像回到了现代。
  国子监,哼。听着高贵,结果在原形毕露的时候,你会发现。千百年前和千百年后,一个时空和另一个时空没有区别,特别在高中男生的层面上。
  真是,太没水准了!
  我不知道曹远芳怎么会找上门来,好奇之下直接去了会客花园,可是找了足足三圈也没看到人。正当我以为是赵关买通那个学子,玩了把恶作剧时,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硬把我拉到幽暗的小径上去。
  晕头转向中。我被一股大力按在假山上,略尖的山石硌得我后背生疼。定睛细瞧。离我近在咫尺的不是人脸,而一柄亮闪闪的匕首。就搁在我脖子上。锋刃上那股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寒意,似乎渗入了我的骨头。
  “别出声,不然宰了你!”恶狠狠的声音响起。若非是娇滴滴的女声,我恍然以为国子监进了强盗,要把我这个太子殿下绑走。
  “你要干什么?”当看清说话的人,我气不打一处来,低声骂,“还有比你更笨的吗?要杀本宫,至少别让那么多人知道你找来。而且也别让本宫死在国子监,毕竟这是你亲爹管理的地方,太子命毙于此,你们家有一个算一个,都得给本宫陪葬!”
  曹远芳是个草包美人,而且还特别冲动,我如果不在第一时间把狠话全说完,可能没有第二次机会。但,曹远芳是善良的、爱家的好姑娘,所以其实好糊弄。
  顺便,佩服一下我自己反应超快,嘴皮子也利索。
  “我不怕死!”曹远芳的大眼睛里蓄满泪水。
  “我知道你不怕,你爹怕就行,你娘和兄弟姐妹怕也行。”想了想,又找补了一句,“顾荒城怕更行。”说着,趁曹远芳逼得不那么紧,一矮身子,我躲开了匕首。
  但脖子上一疼,伸手摸摸,有血迹。不多,大约只划破了一点皮儿。
  看到我挂采,曹远芳哇的一声哭出来,被我拧了一下手臂,声音又缩回去。
  “别哭!”我恼火得不行,“国子监里所有的学子都知道本宫来找你,你哭着跑出去,你不要名声了,本宫还要呢。”
  “我不想嫁给你!”
  “屁话,以为本宫想娶你吗?”我回骂,明白跟曹远芳就得凶点,不然压不住这个鲁莽的臭丫头,“还不是那个什么道德真人说咱俩是天作之合,你要找仇人也要找他,光欺侮本宫不会武功,有意思吗?顾荒城如果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会羞于和你同门的。”
  “你!”
  “我什么我?”我梗梗脖子,怒气冲冲,“看在顾司业份上,你今天意图行刺的事,本宫不会追究,但是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上回你就对本宫喊打喊杀的,臭小娘,反了你了!”说完,我抬步就走。
  曹远芳拦住我,“你别走!”
  “我不走干吗?等着你犯下诛九族的大罪?”我冷笑,又好奇,“到底,你来干什么的?”
  “告诉你我不想嫁给你。”
  “行了,你说完了,快走吧。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又捂捂脖子,心想那帮臭小子不会以为这是曹远芳咬的吧。
  “你……你不会为难我师兄吧?”曹远芳在后面追问。
  我差点给她跪了。
  不是吧?你到现在才想到会连累别人?你动刀子之前,不能动动脑子?
  所以说,从小到大在山上,很少见人、很少社交,养成天真无邪到这个地步的性格,干脆一辈子在山上吧,否则就是个惹祸精。
  
  第五十四章 司业大人请闭眼
 
  “若我就是要为难他呢?”我弯弯唇角。阿邦说过,我这个叫邪笑。
  “我……我可以为我师兄去死。”
  “我教你个乖。”我走近曹远芳,手指轻佻的划了一www.xiaoshuotxt.net个她的脸蛋儿,不错,很滑嫩。
  “别在自己未来的丈夫面前,说要为另一个男人死,这只会加快你心上人的倒霉速度。”
  “你不能退亲吗?”曹远芳态度一软,问。
  我回答得干脆,“不能!既然下了定,你不同意了,要付双倍违约金,你是打算拿你爹的命抵,还是顾荒城的?”忍不住,我模仿了一把恶霸的嘴脸,因为这个曹姑娘真气着我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按着脖子,还是很想跳脚。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曹远芳这朵奇葩怎么就让我遇到了?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这是天真啊,还是二货啊。其实她真能杀人吗?阿邦调查过,她就是面上凶,其实连鸡也没杀一只。其实,遇到不好的事,想办法解决就是,搞出这些没用的事来,麻烦别人还麻烦自己,真是有病!
  一腔愤怒无处发泄,突然很想揍人。想来想去,都是顾荒城的不好。如果喜欢师妹,就早早娶回家,男的女的都年纪不小了。如果不喜欢,就早早断了她的念想,总这么拖拉**,害人害己不说,把她也卷里面了。
  想到顾荒城就是曹远芳的软肋、命门,又想到事情就是因他而起,而且他受伤害,曹远荒会难过,恶作剧的念头就越来越浓,一骨碌爬起来。写了个请假条,叫校工交给负责国子监纪律问题的掌印大人。
  片刻后,果然阿邦和小武像往常一样。我病假,他们是陪伴假。三人聚首在我的房间。
  “阿邦,你长得真好看。”我趴在桌上打量了阿邦好半天后说,“比姑娘家还漂亮。”
  阿邦习惯性的轻敲我的头,“你又要干什么?有话直说。”
  我没说话,而是拉开衣领,让他们看我脖子上的伤口。其实伤口不大,但我的皮肤特别娇嫩,蚊子叮一下都好大个包。看起来很夸张,何况真被割伤了……油皮儿。
  “天哪,怎么伤的?”果然,吸引了小武和阿邦的注意力。
  “你们怎么不问我,今天曹远芳找我什么事?”我问。
  “还能什么事,私事呗。”小武笑道,“是不是谈心啊……”话说一半,突然怔住,“她不会要杀你吧?这伤口,像是利器割的。”
  “好小武。一猜就准。”
  小武登时大怒,一拍桌子就跳起来,“我去找大祭酒。就问他一句话:刺杀太子殿下,胆儿也太肥了点吧!”
  “纷纷,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还是阿邦冷静,在一边凉凉地问我。
  “我要修理顾荒城,让曹远芳知道,再惹我,倒霉的是她的心肝宝贝!”
  “果然她不安于现状。”小武遗憾的直跺脚,“早知道不推荐她进礼部了。纷纷,是我和阿邦害了你。有什么要求你就说,我死也要帮你办到。”
  “不用死。”我贼贼地笑。又转向阿邦,“阿邦你真好看。”
  “你要干什么?”阿邦露出警惕的神色。
  我勾勾手指。三颗头凑在一起,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一说,小武暴笑说我,“你果然是淘气榜第一名。这个好,这个好,算我一个。”
  而阿邦则唬着一张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就是不答应。但最终,没拗过我。
  两天后我在武学课上请了假,说是身体不舒服。照例,晚上顾司业忙完职务上的事,会来探望我。其实,是来抓包,防止我为了逃课而装病。
  而当顾荒城进入特权阶级和太子党们居住的国子馆时,只觉得周围特别安静,惟有我的房间灯火通明,还有丝竹声和笑声,阵阵传来,此起彼伏。
  这下子可把顾荒城气坏了,虽然他最近对我态度改变,但仍然负着为人师表的责任,于是他大步来到我的房门前,因为敲门没人应,一咬牙,干脆推门而入,准备抓个现行。不过外间没人,他气怒之下,就直接进了内堂。
  结果……哪有丝竹,哪有乐舞,他只看到一幅美人沐浴图。
  美人长发披散,背对着他,整个光滑白皙的后背全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水气氤氲中,面目看不清楚,但楚楚之致,绝对迷人眼。
  顾荒城愣住,不明白太子殿下的卧房,怎么会有女人在沐浴。他虽然才二十多,但长年征战在外,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惟有这个场面,还真没见识过。于是,就愣住。
  恰在此时,我一脚迈了进来,“绿珠,你把我那件泥罗的衣服放哪里……”
  我“骇然”看着眼前的情形,张着嘴,说不出话。而沐浴的美女这才发现屋里进了陌生的男人,惊叫了一声,绝对是能刺破人耳鼓的声量。
  “怎么了?怎么了?”小武从外面跑进来,夸张的“啊”了一声。
  再看美人,已经全身缩进水里,只剩下一颗头在外面。
  一气呵成,配合得妙到巅毫啊!
  “司业大人请闭眼!”我正义凛然的大叫一声,趁顾荒城本能的闭上眼晴,我拉着他就往外跑,后面紧跟着忍笑忍得辛苦的小武。
  他是证人,是不可或缺,却也无关紧要的布景板。
  而司业大人自我见到的那天起,就一直是神色坚毅淡定。今天是头一回,我看到了他的慌乱,虽然不太明显,可他确实上当了。
  这只是个恶作剧,并不会害得顾荒城身败名裂。因为曹远芳太可恶,所以我也要可恶给她看看。让她知道,再惹我,我就有本事让顾荒城倒霉。最好从此相安无事,混过几年,等我父皇彻底解决了我的危机,大家安生。
  于是,我设计了这场顾司业偷看美人沐浴的戏,口称绿珠,实际上那人是阿邦。他背对着顾荒城,又披头散发的,再加上事发突然,搭配上那声尖叫,顾荒城不慌儿才怪呢。而人若是慌了,就会失去冷静,哪有时间细究。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柳暗花溟作品集
驱魔人·第三季驱魔人·第一季奔向2万分之一的怀抱寻找来世之夫(上)驱魔人·第二季寻找来世之夫(下)变身皇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