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变身皇太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变身皇太女》 作者:柳暗花溟

第六部分

   第二十五章 掌声雷动

 
  跟赵关搭档的,是一个为人朴素木讷的寒门学子,但有着一笔远近闻名的好字。他倒不是自愿与赵关配对的,是被师长们点名。毕竟赵关是齐国太子,文武状元,很有点真才实料,若让他因为搭档不好而落选,看不到最后的风采,也是燕国的损失。
  知己知彼的道理,这帮老头子比谁都懂。
  “两国太子文采斐然,实在令人心喜,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讲话的,是魏国的一位学究。事关两国太子,到底是他的立场更中立一点。
  到了最后一轮,我和赵关也上了水榭。此时听闻这夸奖,我们都客气了一番,表现得很是尊师重道、谦谦君子,令各方都很满意。
  随后,其他评判官又拿出我们的诗作,及其他人的佳句来,给底下看比的学子们评论讲解了半天,听得爱好诗词的人如痴如醉,最后才进入了决赛部分。
  “诗词之道,在于抒发情怀,直出胸臆。”魏国学者又说,“所以最后一题不出题目,只请两国太子做出表达心绪之诗即可。若不限定,其中的意境,更能立出高下。”
  底下学子立即议论纷纷,显然之前没有这样的先例。不出题,看着自由,却也更难了。
  赵关想了想,笑着问我,“燕太子成诗极快,关比不得。不知这一比,可有诗了?”
  我当然想好要做什么诗了,只选我最爱的,感觉最痛快的一首便行。于是我头一回跟赵关谦让道,“齐太子远来是客,还是先请吧。”
  赵关并不客气,沉吟了半晌后就念出一首诗来。
  我虽然是顺手拿了中国古代大诗人、词人的作品,但多年学习,也会写两笔,只是没有那种水准罢了。要知道作诗,也是需要天赋的。不过,我的鉴赏力还是很有的。所以赵关的诗一念出,我就知道这家伙其实很有本事。从他的诗作中,能感觉出金戈铁马的气势,虽然有些稚嫩,但野心当真不小,说不定还想一统三国呢。
  而他才念过,四周便掌声四起,连评判官们也连连点头,可见是受到了赞赏和承认。
  阿邦看向我,眼神中有隐含的忧虑。
  这一比我不能输,否则燕国将在齐国面前抬不起头来。赵关输了还有情可原,毕竟他是在别的国家,但身为地主,我是没有退路的。本来,大比武只是一种文武上的切磋,但今年因为有我,因为有赵关,竟然成了国家之间的较量。
  我走上几步,迎水而立。
  目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落在了岸边的几个人身上。
  顾荒城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抱双臂于胸前,对我毫无信心的样子。像他这样的军人,是很难接受失败的吧?特别是在齐国太子的面前。
  他的身边,站着曹远芳。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穿着女院的学子服,不得不说,跟她非常之相配。她看向我的目光比较复杂,似乎希望我赢,为大燕争光,又希望我输,给她解气。
  小武坐在假山上的一块大石上,感受到我的目光,立即露出了笑容。这家伙,不管我输还是赢,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只要我高兴就行。
  最后,不知是不是天意,我看到了公羊潇洒。
  他的神情,怎么说呢,竟然一点也不担心,好像断定我会赢的。那是一种自信,尽管我也笃定自己不会输,但看到他的眼神,还是胆色更大。
  不管怎么说,这一刻我们是一国的。我可以暂时抛弃对他的不良看法,共同面对齐国赵关。
  “有酒吗?拿来!”我伸出手,大声道。
  可惜我穿着校服,不然好好打扮一下,是不是更潇洒?这时候,我还有空想别的。
  “要酒做什么?”魏学究好奇的问。
  “诗与酒,酒与诗,是分不开的。”我扬着下巴,傲气十足,“斗酒一饮诗百篇,那是何等气概。所以,如此以诗会友之时,岂可无酒?”
  对不起了,李白叔叔,拿你的诗,还要拿你的豪情。谁让你这么有才,像你这种人是属于全人类的,当然也包括异时空大燕,包括我公羊落瑛!
  听我说得振振有词,曹明朗大祭酒有心让我玩痛快了,立即叫人拿了酒上来,满满倒在一个大号玉杯里,亲自送过来。
  我做足了样子,开始背诗。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我一边踱步,一边吟诵,除了诗中个别的人名,替换成当今大儒的名字,其余意态完全照搬,又加入了自己的情绪,做足了潇洒豪迈,又风流不羁之态。那种诗酒豪情,那种文字的魅力,不仅感染了我,还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
  文字,有时候是一场盛宴,只要有心,都能体会到这世上最令人沉醉的美味!
  赵关尽管胸中珠玑,所作大气,但功名利碌,雄心万丈,在诗意上始终落了下乘。于是我就用那种对尘世的藐视、那种不顾一切的洒脱,那种欲大醉一场的悲凉和自由来对抗。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念完最后一句,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即把玉杯掼在地上,摔得粉碎!
  全场鸦雀无声。
  之后,掌声雷动。
  魏学究居然激动的落下了眼泪,颤抖着双唇,不断呢喃着,“好诗啊!好诗啊!如此潇洒豪迈,风流不羁,任何雄心与之相比,都落了俗套。直抒我辈胸臆,又暗合庄公之逍遥,此诗一首盖三国啊。”他的意思是,这一首诗,比之燕、齐、魏三国的诗词加起来都略胜一筹。
  我暗暗得意,心道:这就是境界!虽然这境界不是我的,可不妨碍我跟着骄傲一把。
  而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评判了,高下立现。赵关的诗做得再工整也没用,从立意和豪情上,李白叔叔甩开他十万八千里。可惜景致不对,如果是晚上,在江边海上,我背背那首独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这帮如痴如醉的老学究们,还不得直接跳水啊。
 
  第二十六章 拖回我屋里
 
  不过嘛,储君的风度还是得有。就像齐太子赵关,脸上的笑容都僵得快挂不住了,还是不得不维持着。而我,心里暗爽,却偏偏得做出谦虚谨慎的样子来。当然,我这番虚怀若谷,更是赢得了在场众人的赞赏。可以想见,以后我在文人士子中的地位会水涨船高。可别小看了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墨客,他们代表着天下的民意,相当之重要。
  众星捧月之中,我再度向不远处望去。
  先看到的是顾荒城,此时他看我的目光WWW.xiaoShuotxt.NET中终究有点不同了,似乎有赞许之意。这让我心里很舒坦,因为他再不把我当成绣花枕头一包草,人家我也是有文采的。重要的是,关键时刻为了大燕,我可以挺身而出,绝不退缩,也不会当场怂了。
  再看小武,早就跳下了假山,勾肩搭被的和阿邦站在一起,一脸的与有荣焉。见我看过来时,还挥了挥拳头。那意思很明显:他们这一生一世都是太子我的人,绝对不会背叛。
  我很感动,不是因为有了忠诚的手下,而是这份珍贵的友情。
  最后,我的目光在人群中像X光般扫描。咦,公羊潇湘哪里去了?这是我辉煌的时刻,他为什么不来膜拜仰视我?我在他面前鲜有如此得意的时候,他怎么居然就给我无视!
  我瞪大眼睛努力在人群中搜寻,可就是没找到。我失望又气愤,我想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故意的!一定是!
  可是我干吗在意他的观感,在意他的感受?虽然是我想气他,可气到自己就不值当的了。
  想清楚这一点,我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假装淡定的、毫不在乎的回宿舍去休息。其实,是鼓捣好吃的去了。今天我和阿邦的任务完成了,明天是武比大赛,轮到小武上场。那是很浪费体力的,我得给小武补一补。
  把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后,我们三人围坐在一起,大吃大喝。之后,又在小武的茶里放了点酒。虽说国子监不许学子饮酒,我上回为这事还挨过板子,但小武太兴奋了,一直说起我文比时的绝世风采和齐太子赵关的绝世熊样儿。虽然这些话我很喜欢听,可是考虑到明天他得上场比武,不能睡眠不足,也只好出此下策。
  小武的酒量相当好,这点酒根本不会让他醉倒,不够他刷牙的,就是助眠的作用。
  可不知是怎么,难道别人是酒入仇肠,他是酒入喜肠?天黑之后,他居然……居然就那么醉了!黑黑的脸膛红扑扑的,大眼睛亮闪闪的灼人,把胸脯拍得嘭嘭响,大声宣布,“我,武定国,明天一定要拿下武比的第一名,让我家纷纷以后见了公羊潇洒个王八蛋,可以用鼻孔看他!”说完,咣当一声,把自个儿扔在地上,呼呼大睡。
  豪言壮语听起来不错,可现在我和阿邦愁死了。
  “怎么办?”阿邦问我,“不然今天晚上就让他歇在你这儿吧?反正他睡地上,不会和你抢床的。”
  我一听就吓了一跳,连忙反对,“不成不成。不是我嫌弃小武,是他呼噜打这么响,我根本没办法睡。明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出门倒没什么,若是让赵关以我为兴奋得一夜没睡,不是被小瞧了我去?”
  “也是。”阿邦只想了一秒种,就点了头,但随即又皱眉,“这家伙这么大只,你我是搬不动的,若找校工吧,人多嘴杂,难免把他醉酒的事说出去,那就倒大霉了。别说上场比武,就连学籍都成问题。你忘记了?上回因为你的事,监规把醉酒一条的处罚加重量了三等。话说你怎么还藏着酒啊,不怕让人搜出来?顾司业可是说了,过些日子要检查宿舍的。”
  他这思维也够跳脱的,我一时没跟上,好半天才说,“我自从受伤回宫养着,这才回来几天哪,一时忘记了。算了,明天你帮我在院子里挖个坑,把酒埋起来不就得了。浪费可耻,那样就当窖藏吧。”
  “那现在怎么办?”阿邦轻踢一下睡得一脸笑容的小武,不禁也咧开嘴,“你看他,睡觉也乐成这样,真是没心没没肺。”
  我看着这样的小武,心情也慕名的愉快起来,就对阿邦说,“不然咱俩抬他吧,拖死狗也能把他拖回他自个儿的地方去。反正这院子里也没住了几个人,小心一点就没事。”
  阿邦二话没说,只把扇子往脖子后面一插,捋胳膊、挽袖子,就要抬小武。一个大好文雅青年,立即变成小**的模样,他抬头,我抬脚,就把小武往外顺。哪想到才过了门坎,我们就没力气了,很没形象地跌坐在地上。
  阿邦忍不住抱怨,“奉国将军每天给他吃什么呀,重成这样,他肚子里装的都是石头子儿吧?不行了,我可弄不动他。不然,还是拖回去,就让他睡地板吧。好纷纷,你睡不好虽然是大事,可我的腰也不能累折了啊。”
  我很为难,因为我有秘密。而人睡着了之后,是不会注意的,万一我露了行迹,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烦。但此时,我又不能过分推拒,不然伤了朋友的心。
  正为难,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把我和阿邦吓得跳起来,肩膀挨着肩膀背对着来人的方向站着,挡在小武面前。小武这模样明显是醉酒了,绝对不能让看到。
  “快,拖回我屋里!”我一咬牙做了决定。
  顶多晚上不睡就是,总不能让小武这样子被人发现。黑眼圈就黑眼圈吧,反正不管我做什么,赵关总能来挑刺,找茬,然后笑眯眯的下黑脚。我又不怕他,将来再双倍黑回去就是。
  阿邦一听,立即心领神会,拼命去拉小武。只可惜力到用时方恨少,我们还没把小武从地上拉起来,那脚步声已经到了身后。我浑身汗毛直竖,真怕小武被连累,如果他不能从国子监毕业,奉国将军会打死他的。
 
  第二十七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纷纷,玩什么呢?”那人突然说话。
  听出他是谁,我立即升起满腔怒气。但不得不说,我也松了一口气。公羊潇洒,我得意的时候你不出现,我失意的时候你一定在场,这也太差劲了吧!
  “要你管!”我回身瞪他一眼。可是他正半俯下身子,猛回头时,我们一下贴得极近,呼吸相闻似的。吓得我往后猛缩,又忘记小武还横在脚下,整个身子就往后倒。
  阿邦是个聪明的人,反应很快,但也仅限于脑子反应快,四肢是不太发达的。我们三个人在一块儿时,都是阿邦动脑,指控小武动手,然后保护我,配合非常默契。可现在……
  我短促的惊叫,在这种关头,仍然记着不要大声,免得惊醒别人。特别是赵关,他一定会去打小报告的。可不管我如何控制声音,却无法控制身体,正当我的头就要撞到门框时,公羊潇洒突然伸手揽住我的腰,轻轻往回带,就这么把我抱在怀里。
  好险好险!我呼出一口气,伏在公羊潇洒的胸膛上,心有余悸。当阿邦伸手拉我时,我才发现我和公羊潇洒太亲密了,心没来由的一通猛跳。可是,这心跳如此有力,如此迅速,是我的吗?我有点不太确定。
  “小武怎么了?”倒是公羊潇洒比较镇定。不过他低着头看着小武,因为角度的问题,我反而看不到他的神色。
  “他……睡了,叫不醒。”我硬生生把醉字改成睡字,“不用你管,我和阿邦会拖他到我屋里歇着。”
  “这怎么成?”公羊潇洒突然皱紧了眉。
  我很诧异。
  我和谁睡一个房间,关他屁事。原谅我暴粗口,实在是太奇怪了。
  “有什么不成的,大家都是男人。”我故意说,还摆出男生间时常出现的满不在乎中略带天真粗鲁的样子。
  公羊潇洒仍然皱着眉头,“你是太子,未来的大燕皇帝,怎可随意与人**。国体何在?”
  这关国体什么事?如果是马上皇帝,还得和壮士们同吃同住呢,算什么?
  可是我还没反驳,他突然弯下身子,把小武整个人拎起来,扛在肩头。神情和动作,都很轻松,好像小武只是一个轻飘飘的面口袋。
  我和阿邦对视,都从对方眼睛中看出了吃惊。公羊潇洒这家伙虽然高大,但属于瘦长的体型,又特别爱臭美,比我还像绣花枕头,没想到力气这样大。这样说来,明天小武的比武跟他对上,胜面还是很小。这王八蛋也太狡猾了,平时一定隐藏了实力。
  在我愣神儿的工夫,公羊潇洒已经把小武丢回他的房间。等我们追过去,正好看到对面房间,也就是赵关的门打开。他一脸关注的问,“出了什么事?有点吵诶。”
  看到赵关,我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好险,差一点就被逮个正着。无论如何,公羊潇洒又“无意间”帮了个大忙。但我不打算谢他,是他自个儿乐意的。
  “没事,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们几个说笑一番。”我心里惊吓得很,脸上却笑得极友好,“那个……也是为了品尝胜利的喜悦。”这话,就很没风度了。
  公羊潇洒突地一笑,直接走了,留下俊逸无双的背影给我。这家伙,好像很高兴,但他的情绪变化也太快了。刚才我说要和小武同屋时,他的脸沉得像锅底,这会儿……
  “我记得有句话叫乐极生悲?”赵关再也控制不住,刺了我一句。之后砰的关上门。
  “你瞧见了没?瞧见了没?”我手指哆嗦着,指着赵关的房间,“他居然敢这样对我!大家都是太子,好歹他是客场,居然在我面前甩上门!这……不行,这是外交侮辱!”
  我要冲上去理论,被阿邦一把抓回来,“得了,就不许人家羡慕妒忌恨哪。我大燕泱泱大国、礼仪之邦,跟他计较这个,太小家子气了。知道吗?最好的报复就是继续赢,气不死他!”
  我连连点头,认为阿邦说得极对。
  “走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送你回去。”阿邦也似乎心情大好,拉了我的袖子就走。
  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不喜欢身体接触,所以阿邦和小武就算拉我,永远拉的是衣服。不过刚才公羊潇洒……
  我下意识的摸摸腰,似乎他的铁臂还圈在那儿。不禁,脸上突然热起来。咦,怎么有点心跳过速?大概是因为走得太快了吧?我想。一定是这样的。
  “纷纷,你脸怎么这么红?”送我到房间门口时,阿邦突然诧异地问。
  “哪有?这么黑的天,你怎么看得出来!”我莫名其妙的有点心虚。
  “我目光如矩。”阿邦还是很纳闷。
  “那我是精神焕发,不行啊。”我项了阿邦一句,逃似的回了房间。
  小武不在,房间内安静极了,可我仍然失眠。我把这归咎于睡前大脑皮层太兴奋,好不容易后半夜才睡着,第二天早上理所当然的起晚了。
  当我匆匆收拾停当,跑到演武场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两轮,我之前想好的,帮助小武加油打气的计划自然落空了。正焦急的东张西望,就见阿邦在看台上挥着扇子叫我,我立即就跑了过去。看台上人山人海,只是阿邦不管到哪,都会令人特别注意到他,真正不难找。
  他帮我占了最好的位置,而所谓最好的位置自然是占据看台中央,所以我一路行来,学子们为了给我让道,不碰到我娇贵的龙体,引起来东倒西歪的一阵阵骚乱。于是我又看到顾荒城在不远处瞪我,好像怪我迟到又扰乱秩序。
  我无所谓,因为我算看明白了,顾荒城就是针对我来的,就像那些舍得一身剐,也要把皇帝拉下马的御史。所谓文死谏,武死战,他要的就是清名,我若跟他计较才正中他的下怀。所以,我偏不。我当他透明。
  “怎么不叫我?”一坐下,我就埋怨阿邦。
 
  第二十八章 小武好样的
 
  “怎么没叫你!”阿邦没好气地说,想用扇子打打我的头,又想到这是公众场合,立即变打为扇,“也得叫得起来才行呀。我和小武把门都要拍散了,你照样睡得雷打不动。纷纷,你这个睡相实在应该改改,不然将来继位上朝,你起不来身,或者坐在龙座上打盹可怎么成?”
  “我不会把上朝时间改在午饭后吗?切。”我反驳着,同时伸长了脖子向场中看。
  演武场上,搭了十三个台子,中间那个最大,旁边散落着十二个小的。按照规定,学子们抽签分组,在小擂台上两两对决,胜者进入下一轮,败者淘汰。从四强赛开始,就在中央大擂台处比,最后决出冠军的人选。
  “小武在哪儿?”我眯着眼睛在小擂台上寻找。
  “在最远的那个台子上。”阿邦神情轻松的说,“现在对他来说还只是热身,你担忧个什么劲儿。他是稳进四强的,在每轮比赛后,学子们都要休息一柱香时间,四强赛前,更要休息半个时辰呢,别急,有机会给他加油的。”
  他这样说,我的心情也松弛下来。只见各小擂台上你来我往的打得热闹,抱着纯欣赏的角度来看,自然格外愉快。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一招一式都有舞蹈般的美感,打起来特别好看。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后世的好莱坞电影中,打斗场面也引进中国工夫的原因,因为特别漂亮嘛。不像跆拳道,打起来时尖叫得像被杀的猪,柔道呢,看起来直接又笨拙。而和那些花拳绣腿不同,把真正的武学研究透彻、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是非常厉害的,实战性半点不差。
  我看得很哈皮,很快就见到小擂台上的人越来越少,四强毫无悬念的产生。不出所料,除了小武之外,还有公羊潇洒、赵关、汝明王的三子何藻。
  “你怎么知道小武能进四强?”我问。
  “这不是明摆着吗?”阿邦摸摸下巴,“难道你对他的武力值不信任?”
  “我的意思是,难道他只能进四强吗?有没有可能再进一步,或者两步?”我有点忐忑地问着,看着女院那边的学生都涌到离大擂台最近的地方,一个个眼冒心心,搞个人英雄崇拜。
  “要看抽签的结果。”阿邦很冷静,“如果小武和何藻对上,那就是上签,他必进决赛。你也知道,小武和何藻挺合得来,私下经常比武切磋,何藻在技巧上不错,但力量上却差些,打不过小武。如果对上赵关,就是中签。因为从没有和赵关打过,输赢之数是一半一半。我个人还是稍微看好小武一点,毕竟他那天生神力,不是人人都有的。如果抽中公羊潇洒……那肯定是下签,赢面非常小。”
  “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哼!”我不满,虽然明知道阿邦说得对。
  小武的武功本就不如公羊潇洒,那天我遇刺,大家都看得清楚,他已经有了绝顶高手的风范。小武惟一的优势,还是他的神力,可昨天晚上,公羊潇洒表现出不弱于小武的力量,加上他狡诈如狐,行事冷静沉着,我不得不承认,公羊潇洒确实最有冠军相。
  “别为这个生气。”阿邦劝我,“俗话说得好,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公羊潇洒人缘虽然好,到处都花团锦簇的,但他身边哪有肯给他卖命的人?不过是花花轿子人人抬罢了。不像你,我和小武为你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这能一样吗?咱们个人是赢不了他,他这个人本事太大,又深藏不露,可架不住咱们三人一心。懂吗?”终于忍不住,他敲了我的头一下。
  我抚抚被敲的地方,暗想是这么个理儿。不过,我真是想让小武赢啊。他昨天说要拿冠军的,我多么想看他胜利后的明朗笑容,如果能有个什么办法帮他就好了……
  “快看,四强抽签结果出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我腾地站起来,望向演武场中那块大牌子。牌子足有一人高,字也斗大,就算站在看台最后排,也能看得见。
  小武对赵关!中签!WWW.xiaoshuotxt.Net
  我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觉得结果不是太差,但也不算太好。因为四强赛前要休息半个时辰,我连忙不顾别人的麻烦,在所有人让出的道路中急急行走,去找小武了。
  “小武好样的!”我拍拍他有肩头,感觉他结实肌肉下的年轻热血,“下一场要小心。那个赵关,表面憨厚,内心奸诈。”
  “是哦,就像你。看着温良无害,其实是不良少年和淘气榜双榜第一。”阿邦以扇子挡着半边脸笑,眼睛变幻成淡碧之色。
  这时,正好有一名负责国子监邸报的女学子路过,见到阿邦这幅典型的小狐狸样,脸色飞红,瞬间倒地晕了。
  阿邦跟没看见似的,根本不理会,只对小武说,“其实你对胜负心不必那么重,就算在赵关那儿失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比赛罢了,与国威和脸面无关的。别为了这个拼命,若伤到可怎么办?”
  “那不行。”小武瞪大眼睛,“我若出手,必尽全力。输赢我可以不管,但绝对是冲着胜利去的,不做他想。再说……”他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凑过来对我和阿邦说,“我刚才和何藻交换了情报,我把自个儿和公羊潇洒打的那几次的实战感觉告诉他了。他呢,去年夏天去齐国旅行,正好见过赵关与别人比武,就把赵关的武学路数也全告诉我了。所以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战我必赢的。”
  “嗯,好!不想做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我大加赞扬,“但阿邦的意思是怕你失去理智,打得兴起,不懂得自保。再说了,那赵关可是齐国太子,留学至咱们国子监,你若把人家打得连齐国皇后也不认得了,多少也是有点失礼。若上升到外交事件,那可就麻烦了。但前提是,你也不能被他伤到。如果他下黑手,你也别客气,揍丫的就是。放心,出了什么事,我帮你顶。”
 
  第二十九章 擂台上躺着一个人
 
  “我知道,纷纷你对我最好了。”小武用力点头,“不过我爷爷说了,收放自如才是武学的最高境界,我肯定点到即止。”
  站在一边的阿邦知道我这是变向鼓励小武,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我怕影响小武的休息,从怀里掏出一把麦芽糖,偷偷塞给小武,就拉着阿邦离开了。小武这家伙人高马大,却有着小女孩的习惯,爱吃糖。
  他怕影响自己极光辉和极阳刚的男性形象,把这个爱好掩饰成了秘密,总是偷摸着吃。知情人只有我和阿邦,连他的祖父奉国将军也不知道。
  而有事情期待,时间就过得飞快,感觉才一眨眼的工夫,武比的铜锣就敲响了。
  第一场,是公羊潇洒和何藻的上半区对决。我当然希望何藻赢,虽然我和他关系一般,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自然有倾向性。只不过我的加油声大了点,竟然惹得最靠近擂台的女院学员的不满。
  这群死丫头,重色轻义。我是大燕太子诶,好歹给我个面子,至于为了个大燕少女第一梦中情人给我无数的白眼飞刀吗?再说,我好歹也是第二名好吧?她们这样,让我严重怀疑第一和第二名的票楼差距巨大。
  何藻尽了全力,可公羊潇洒实力太强,赢得游刃有余。整场比赛,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用了,看样子,公羊潇洒还怕何藻面上不好看,故意拖了这么久的。而一个他的铁杆粉还回过头来,冲我挑衅的笑笑,结果被我用太子威仪逼回去。
  咳咳,眼睛瞪得太大,导致干涩得直掉泪。不知情的,还以为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下一场,是小武对赵关。
  这次,全场的倾向性格外明显,毕竟是本国对外国嘛。除了个别白痴兼花痴女,大部分人的态度还是正确而光明的。
  小武的招式大开大合,带着一种天生的威猛和气势。赵关的武功以速度见长并且变化多端。
  我得承认,这场比赛是武比开始以来最好看的一场,算得上提前到来的决赛。两人在擂台上你来我往,斗得那叫一个精彩纷呈,底下的人揪着心,情绪那叫一个跌宕起伏。所以说,势均力敌的比赛才最好看,但因为其中有我的好友,我倒宁愿它一边倒。当然,要倒向小武这边。
  我两眼盯着看台,面对一个个惊险的场面都快得心脏病了,阿邦还在我身边摇头扇子为我解说,“纷纷,别担心,赵关求快,想速战速决,因为时间一长,他体力就跟不上小武。咱家小武看起来貌似开始时落下风,因为打得不太好看,不过他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又有把子好力气,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定然会此消彼长,胜利就像小武招手了……”
  平时阿邦没这么多话,而且语速也没这么快,扇子更不会扇得这么急。这只能说明,他比我还紧张,别看他表面上云淡风轻的,实际上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
  嘭的一声,台上传来一声巨响。我啊的叫了声,把头埋了起来。
  我不敢看。小武和赵关打得太快,我分辨不出谁赢谁输,但真怕看到小武倒下受伤。自从穿越后,我不怎么太尊敬满天神佛了,这一刻我却突然祈祷,无论如何,请让小武平安!
  “纷纷。”阿邦叫我,声音干巴巴的。
  “小武怎么样?”我仍然不敢抬头,紧张的问。
  “倒下了。”
  “啊?!”我急了,一下子蹦起来。
  擂台上是躺着一个人……躺着一个人……躺着一个人……那个人努力爬起来,但又跌回。
  呼,不是小武!!
  “威武!武定国!”我极兴奋的大叫一声,嗓子都岔了。
  擂台上下,本来一片寂静,就因为我这一声而沸腾了起来。呼喊威武之声不断,令台上鼻青脸肿,唇角出血,累得站不稳的小武露出骄傲的笑容。他那黑不溜丢的脸,雪白的牙齿,漂亮又阳光的五官,都深刻的说明,他是全大燕最英武的少年!
  可能是拼死争斗后的胜利,令小武头脑格外清醒。他没有得意忘形,而是上前,把仍然挣扎着要爬起的赵关拉了起来,还示意大家为赵关鼓掌加油。于是,这一场半比赛,以一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方式结束,极其大度大方,特别体现我大燕的风范。
  不过公羊潇洒赢得轻松,小武却赢得艰苦,两人接下来的决赛,对小武就有点不公平。好在武比的裁判们也充分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临时决定把决赛放在下午,叫大家都回去吃饭和午休,酉时中(下午六点)再过来。
  我和阿邦扑过去,一左一右架着小武,把他直接带到我屋里。身为太子,我却像个小丫鬟似的忙前忙后,又是打水给他擦洗身上的血迹,又是找来国子监的大夫,也就是校医,给小武查看伤口。听说他只是皮外伤后,我才松了口气。考虑到他下午还有决赛,也不敢给他吃太多东西,只是又给他一把花生糖来补充体力。
  笑眯眯地听完小武眉飞色舞的叙述比赛经过,我突然想起,“赵关呢?有人管没?”好歹他是留学生,国子监有义务照顾好他,不然会落个我大燕不能容人的坏名声。
  “放心吧,曹大祭酒那么会办事的人,怎么会落人口实?只怕,围在那位败军之将身边的人,比小武这边还多呢。”阿邦道,“与其操心这个,倒不如想想下一场怎么办吧?”
  我一怔。
  小武乐呵呵地抓抓头发道,“我心无旁骛,未必不能赢的。”他这话说得豪气,实际上却是没有底气。毕竟,决定比赛结果的是实力,信念什么的只是添头。可是,我很心疼小武现在的模样。什么叫未必不能赢?就是说,基本上不会赢了?他这样的武痴,却要说出这种本质上有些示弱的话,一定很难过的。
  “就是就是。”阿邦点头,“就算输,也是虽败犹荣。想想,你之前打倒了齐太子,维护了我大燕国的荣誉,而且算是为公羊混蛋扫清了道路。你只是运气不好,如果他和赵关打,占便宜的就是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柳暗花溟作品集
驱魔人·第一季寻找来世之夫(上)奔向2万分之一的怀抱驱魔人·第二季变身皇太女驱魔人·第三季寻找来世之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