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变身皇太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部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变身皇太女》 作者:柳暗花溟

第一部分

 

 
  楔子 重生
 
  “你是因为见义勇为而挂的,算是善行,可以自由选择来生的命运。”灵魂中转站的工作人员坐在电脑后面对我说。
  他的扮相好像《骇客帝国》中的尼奥,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令我想起自己的短短十七年的一生。
  生而被抛弃,长在孤儿院,好不容易熬到快高考了,却因救人而被杀。这命格,说好听点叫天妒红颜,说难听了叫生得无聊,死得可耻。
  跆拳道黑带八段,到这步我容易嘛我,天天忍受着别人的大脚丫子往我脸上踹,恶心得要命,还尖叫得像被杀的猪一样,结果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加课回来时,在小巷路遇三名持械匪徒欲侮辱校花,正义的我凛然冲了上去……
  倒在血泊中时我很后悔,并不是后悔该出手时就出手,而是后悔为什么不去学我中华博大精深的武术呢?什么破跆拳道、破柔道,丁点儿屁用不管。
  “来生,我要做个为所欲为的人,只欺侮别人,别人不能欺侮我!”我咬牙切齿地说。
  伪尼奥脸色纹丝不动,“这不是命运,只是一个愿望。”
  “那……我要做天下间最有权势的人!”那样,我想要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
  “其实,这样的人未必幸福。但,知道了。”他的扑克脸略为难了一下,“不过希望你明白,你选定的任何人生都是有细微偏差的,不可能事事如意。”
  “明白,明白,我赶着投胎,麻烦你快点。”我随意挥挥手,很想快点进入彪悍的新人生。
  他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打了一阵,就有一颗粉红色糖丸从旁边的机器里弹出来。他让我服下,我大方照做,但还是忍不住问,“这是孟婆汤固体化了吗?”
  “那是投胎引路丸,保证你不会投错抬,这个才是孟婆汤。”他举起手中一个精巧的黑色玩意儿,一按,还冒着蓝色小火花。
  喵喵的,电棍!
  我下意识地一闪,可还是遭到了电击,眼前一黑,意识短暂丧失。
  待我清醒时,不由得大骂一声,“地府也太节俭了吧,一碗汤也省了,直接拿电棍电哪!”
  可出口的声音却变成了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然后我发现,不知是不是我特别绝缘,前尘往事我一点儿没忘,当然也能听得懂人言。
  一个女人惊喜地叫道,“恭喜皇上、皇后,得了一位小公主!”
  “胡说,明明是龙子!”一个中年男威风地喝道,语气里有着欺骗自己的坚决。
  “皇上……”另一个女人愧疚地道,“皇上盼子心切,可臣妾无能,只给您添了一位公主。”听声音,都要哭了。
  “皇后不必担心。”那中年男的声音也软下来,“朕是九王至尊,朕说她是龙子,她就是个龙子。”
  “皇上,这这这……怎么行?”
  “朕说行就行!”
  “可是孩子长大了,知道自己不是男孩子怎么办?”温柔女声还是不放心。
  “皇后,你怎么不明白呢?”中年男大言不惭地说,“孩子懂什么,咱们说她是男人,她怎么知道自己是女人?幸好朕提前做了万全准备,连皇室玉碟都是朕亲自处理,身边又只留下金嬷嬷接生,不然皇后生产,乌央乌央一群人,还怎么施展这瞒天过海的缓兵之计?”说到这儿,中年男声音冷了下来,“金嬷嬷,朕刚才得了位龙子,对也不对?”
  “恭喜皇上喜得龙子!”金嬷嬷听来是个十分乖觉的人,立即附和道,“我大燕王朝终于有太子了!”
  娘诶,果然彪悍,这回偏差大了!!!
  ……
  史载,大燕王朝无逸三十年,武宗公羊照于不惑之年得龙子公羊落瑛,小字纷纷,即封太子。其母圣皇后孟氏。举国欢庆数日,民间沸腾。
  注:太子降生之时,彩霞满天穹,纷纷坠落,有如缤纷落瑛,故名。
 
  第一章 我是太子我怕谁(上)
 
  十七年后。
  大燕京城洛唐。初秋。七月十五。卯时初。天色微明。
  皇城的玲珑水阁内,我,大燕的真公主,伪太子,正呆滞地站着打盹儿,伸长手脚,像稻草人一样,任由两个贴身宫女红拂和绿珠帮我穿上国子监的学子服。偶尔,唇角还挑上邪恶的微笑,因为在梦里,正我**各路英雄好汉,勾搭无数**美人,锦衣华服,酒池肉林。
  “能把国子监的常服穿出这般风采,公主殿下是我大燕第一人。”着衣毕,红拂和绿珠由衷的夸我,眼神中有着艳羡,却没有爱慕。
  我得意的扬扬眉,终于清醒了点。不是我吹,虽然本太子是个西贝货,当不了漂亮的女生,却真是帅得很,去年还被评为大燕花样少女梦中**第二名。
  第一名是我那一表三千里的表哥、一字并肩王公羊明的独生儿子公羊潇洒个王八蛋。不是我比不上他,他也就是个子比我高,身材比我壮,而且常年在外面游荡,认识的人多而已。
  “别忘了扇子。”绿珠连忙把我洒金黑面象牙骨的折扇拿来。
  我“唰”打开,扇面上没有山水仕女一类的东西,也没题字,忒俗,只有一个鲜红的大印,我父皇的玉玺盖的。所谓见印如见圣上,有这把扇子在手,谁敢惹我?其实没这把扇子也没人敢惹我。但我要的就是那股劲儿,够高调、够嚣张!
  重要的是,为了掩饰已经发育良好的身材,我不得不套上好几层衣服。冬天倒还好,天气热的时候没把扇子,我怕要中暑的。
  “公主,书箱、衣箱和食箱都准备好了,待会儿有太监给您送到国子监。”红拂嘱咐,有点依依不舍,“您是骑马还是坐太子华辇去?”
  “骑马。”
  “坐华辇多好,虽然入秋了,早晚天气凉爽,到底比不得坐在辇上。”绿珠劝,“华辇一出,其他车马人等都要回避,多威风哪。”
  “本宫是太子,本宫本身就金光闪闪,本身就是威风呀。”我笑说。
  在大燕朝,东宫太子是可以称本宫的。皇上自然是朕,是寡人。但为了显示亲民,平时我的自称是乱叫的,摆架子时才会特别正式。
  然后,我又恢复到垂头丧气的样子,深恨今天就是国子监的开学日。
  其实上学我倒是蛮喜欢的,学里人多,混在一块儿淘气的办法也多,不那么腻歪。可学里的某些规定,让我感觉很痛苦。
  比如我有些猪的习性,早上不愿意起,晚上不愿意睡,可学里规定每天卯初三刻(五点四十五分)点名,戌中两刻(八点半)熄灯,不分寒暑。
  又比如我喜欢华服美食,可学里只能穿常服(校服)。而且,生员们只能吃学里膳食阁配备的食物,还不能随意走出国子校门。再比如,我喜欢享乐,可学里别说杂技戏法了,连皮影戏也不许看。藏书阁的书全是做学问的,小说话本连想也不用想,找本带图画的书都难。
  可怕的是,一个月只能回家两天。
  去年我是新生,结果御史们参太子的本子堆满了我父皇的龙书案。真是一群吃饱了瞎折腾,又喜欢沽名钓誉的老家伙,那么多贪官污吏不去管,偏偏盯我一个人。其实我不过是淘气了点,也没做大坏事,逃课、带一群纨绔纵马、把某大臣不长眼的儿子吓得**、**了一两个小姑娘之外,我做什么了?凭什么说太子失德啊。好像我马上就祸国殃民了似的。
  今年我升了二年级,父皇求我不要再惹事,混过四年毕业了就好。我看他身为九五至尊却对我做小伏低,还拍马屁说我很有王储的风度,就应下了。现如今,真有点后悔。
  “走吧。”我叹了口气。
  而我毕竟是太子,就算一切从简,也要卫队护送,太监跟随,差不多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了国子监门口。
  到地方就安全了,为了保护大燕未来的栋梁,国子监的保安都是御林军中的高手。再说了,学里还有武学科的同学,一人打几个泼皮**都不眨眼的。
  “箱子挑进去,马送到御马监,一定要喂好。”我嘱咐侍卫们,转身,抬头望望那金字招牌大匾额,向里走。
  国子监外,已经人山人海。
  车马、轿子、箱笼、送行的亲人或者家丁,还有很多还看热闹的,乌央乌央,一片一片的,那声音,能把人都掀翻。排队登记消假的队伍长得拐了好几个弯,新生入学处也挤得很。
  还好,我是太子,特权阶级,有一条绿色通道可以走。所谓特权阶级,基本上是指最高统治阶级的子弟。
  比如我公羊纷纷。比如一字并肩王的儿子公羊潇洒。比如其他两字王、亲王什么的儿孙。
  “太子殿下!”我踏上台阶,就有人喊我,声音宏亮,充满喜悦。
  我回头一看,是我的死党,从小的陪读,将来万一我非得当皇上,就会死保我的近臣之一,奉国将军的嫡孙武定国。
  这家伙人高马大,却又明眸皓齿,浑身结实的肌肉,偏偏笑起来一脸阳光,虽然黑是黑了点,但架不住人家黑里俏啊,端得是青春扑面。而且,因为他爷爷奉国将军是出身江湖草莽的……说白了,就是黑社会老大,所以就算他已经是第三代贵族子弟了,身上却总还带着一点点匪气,打架什么的也多了点。很多人说他特别可怕,我却觉得小武的是很可爱的,性格直率正派,脑子一根筋,盲目自信,有点傻气,标准的没心没肺古惑仔型。
  “小武,这边这边。”我招手叫他过来。
  以他的家族地位,还不能走绿色通道,但做为太子殿下的跟班和太子替罪羊的身份,谁敢拦他?见了他,我很高兴。一个暑假里他才进宫了三次,我又不能随意出去,天热嘛,穿不了太多衣服,还怪想的。
  武定国远远应了声,自己扛个大箱子就过来,顺手还扯了一把身边文安邦,当朝丞相的小儿子,也是我的玩伴之一。所谓玩伴,其实就是我父皇给我找的日后近臣,大家懂的。
 
  第二章 我是太子我怕谁(中)
 
  文安邦是文丞相老来得的儿子,www/xiaoshuotxt/n e t才比我大两天,比武定国小三个月,身材瘦高,笑起时候弯眉弯眼,一脸狡猾的狐狸相。文家世代书香,满门进士,他更是从小有神童之名。才十七岁,书法丹青就被称为小圣手了,文采虽不及背过唐诗三百首,宋词五百篇的我,但辩论却远非我及。曾把一个熬遍酷刑也不肯招的悍匪说得流着眼泪承认罪行,并非要皈依我佛,一心向善,还把一个最爱引据据典故的老文坛骗子气得吐血,从此封笔。除了武学,学里的功课样样都好,更别提那双桃花眼,勾了上至八十,下到八岁的女人心了。
  “阿邦,你又什么也没带?”我看着晃晃荡荡走过来,一身名士范儿的文安邦。
  “谁都像你们俩。”文安邦拿扇子遮着半边脸笑,“学里什么没有,非得从家带。小武还好点,顶多像搬家。纷纷你可好了,简直恨不得把皇宫装上轮子推过来。”私下,他们不叫我太子,叫我的小字:纷纷。
  “没办法,生活档次高了,就很难下去,其实我已经很受委屈了。”我捏捏腰上的肉,“在宫里养了两个月,好容易胖点,过几天就瘦下去了,多可惜啊。”
  这话要放在现代说,得被一群姑娘围着抽,可我现在这具皮囊很不错,吃不胖,身高一六五,胸型很美,C—杯,可惜现在压成了个饼,而且不能给人看。长得嘛,虽然不是绝色,但继承了我母后的细瓷白的皮肤,圆圆眼睛和嘴唇,若是女装打扮,必定甜美可爱。目前只能男装,倒也跟柯南似的,很精灵的样子,容易激起女人的母性。
  我在女孩中算是高挑个子,但在男生中就是二级残废了,特别是站在一七八和一八五的阿邦与小武中间。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仍然得了全民美少年的第二名,可见我这种清秀“男”也是大燕的主流。再说,我的地位高得冒泡,是全国青少年中的头把交椅。在同年龄阶段中,没有比我出身更高贵的了。
  “你是应该锻炼锻炼,身为男子,瘦弱成那样。”小武看了我一眼,“去年的武学课你就没过关,今年若还不通过,后两年再努力也很难及格了。”他只是上下打量我,并不像好友间那样拍肩捏背。因为从小,他们都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太过亲密的触碰。
  “他除了诗文,有哪一样学得好啊。”阿邦好笑地说。
  “对,最没用的一门学问,他倒是惊才绝艳。”小武附和。
  “书法还过得去吧!”我抗议。从小练到大,比不得阿邦,可也拿得出手好不好?
  国子监作为大燕最高等的学府,设文学、武学、政学、律学、药学、书学、画学、算学和工学九大学科,生员们专攻两学,其他也要涉猎,但要求不高。我选了文学,我父皇帮我选了政学,而武学是必修的,也是我最感痛苦的。
  “我就不及格了,怎么着吧?”我抬起下巴,“大祭酒能不给我学分,不让我毕业吗?能不让我继承大宝吗?我父皇就我一个儿子。我是太子我怕谁!”
  “那你将来怎么治国?”小武的眼睛闪闪发亮,黑宝石一样,真漂亮。
  “不是有你和阿邦嘛。”我很自然的、很无耻地说,“身为上位者,其实,只需要一样东西就够了。”
  “什么?”小武发愁地问。
  “就是有一群能文能武,忠心不二的手下。”阿邦哼了声,替我说,又无奈地瞪我一眼。
  “阿邦就是聪明哪。”我夸,拍了拍他的肩。
  可是正得意,忽然觉得有两道愤怒……呃,也说不上……失望?描述程度又不太够,反正是怪异不满的目光看向我。还有点鄙视?
  喵喵滴,我是太子,谁敢鄙视我?我把他打成熊猫,两只眼圈永远是青的!
  本能的,我四处张望,但人太多了,我竟然没找到。不过,我们身边没有人,能隔老远听得到我的话的,肯定是个武学的高手。
  正把目光放得远些,呈地毯式逼视,突然不知谁喊了声,“呀,太子殿下到啦!”
  忽啦啦,台阶下瞬间围了好多人。大多数是女人……大姑娘、小姑娘、老姑娘、还有小媳妇、老媳妇,等等等等。最主要的,是旁边女学的生员们。
  我立即换上笑容,举起右手,优雅的挥舞。我是太子,装B是我的职责,得让百姓觉得皇族的平易近人,这样他们会更忠于皇上。事实上,我纯洁无害的外表很具有欺骗性,完美的掩盖了我腹黑、怪咖、喜欢欺侮人的恶劣个性。
  于是,我居中,小武和阿邦一边一个,站在我身后,呈品字造型,微笑。就像,一只温柔的、可爱的、但镶着金边的小白兔,带着一头矫健的黑豹和一头雪白的碧眼狐狸。顺便说一下,阿邦的奶奶是异族人,所以他一发急或者使坏,眼珠子就有点发绿。
  祥瑞啊。谁看见都会这么想。就冲这三个少年,大燕的未来必定会美好的!
  看看,这就是偶像的作用!这就是吉祥物存在的意义!
  又是一阵忽啦啦,守在一边的御林军保安员也不管管,就这么冲上来一群女孩子,煮鸡蛋、丝帕、香囊、汗巾子、荷包、鞋子、扇套子,塞了小武和阿邦满怀。不是没我的,其实给我的最多,但这两个小子把我挡在后面保护,像最尽职的保镖和助理,阻挡了我那些热情的粉丝。实在话,在现代时,大明星也不过这待遇了。
  “哎呀,潇洒王兄?”我指着远方的人群,惊喜而真诚的叫。
  再一阵忽啦啦,桃花大阵迅速飘移,向不远处骑高头白马上、志得意满的男青年冲了过去,就像潮水,瞬间把他淹没。
  惨叫声,传来。
  唉马,真好听啊。
  哈哈,排名第一的梦中情人,那还了得。
  我借机拉着小武了阿邦往监里面跑,跨进门槛就安全了。大燕律:擅入国子监者,等同于擅闯皇宫,死罪。
 
  第三章 我是太子我怕谁(下)
 
  这就是我父皇的治国策略之一:再险不能险学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公羊潇洒就这么点好作用了。”阿邦的武学也不好,跑几步就喘着说,“可以挡烂桃花。”
  “他爱现嘛,就让他现喽。”我摇着扇子说。
  小武噗嗤一声笑出来,“刚才你们看到他从那匹异族得的汗血宝马上摔下来吗?哈哈,太好玩了。”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然后一起大笑。
  公羊潇洒,让你抢本太子的风头!真是活该啊活该!只可惜了那匹浑身金毛的大马,真是帅哪。
  笑了会儿,我直起身,对不远处站岗的一个御林军保安招了招手。
  那人见是太子召见,立即跑过来,“不知太子殿下有什么吩咐?”
  “我说,你们以后能不能在外面弄个隔离带,带几个人维持秩序,别让随便什么人都往上扑啊,万一有人体炸弹怎么办?”我说。
  “人体炸弹?”那保安没听明白。
  “就是刺客。”我解释。
  “不能吧?”他抓抓头,“一群女人,不过是贪图太子殿下的美色……啊不,是仰慕您的威仪和神一样的光辉!”
  嗯,改口挺快,拍马过度,脸皮厚到一定程度了。但是,工作不认真!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属下姓冯,冯仁孝。”
  “好,冯仁孝,马上去办!”我拿出太子的作风,“如果明天我出门,看不到护卫挡住热情的民众,你就别在御林军干了,回家种田吧。”
  “好,属下立即就去!”冯仁孝反应迅速,知错就改,小跑着离开。
  这就是当领导的好处啊,不管什么事,拍给下面的人就是。我得意地想,可是又感觉那两道目光盯着我了。
  “谁?”我转过身,想抓偷窥贼,却见正好有一大队办好入学手续的新生员涌了进来,一个个兴奋得连比划带说,把我和小武、阿邦都冲散了。
  这就是穿校服和身材瘦小的坏处,不醒目啊。
  “怎么了纷纷?”小武身强体壮,先挤到我身边。
  我摇摇头,“还是快回宿舍吧,辰时中就要开学典礼了。”
  国子监占地颇大,而且建筑讲究,就像一座广阔华美的园林。前院是学习的地方,各个学馆、藏书阁、膳食阁,校武场等等。中间一大片花园和竹林,还有假山瀑布、亭台楼阁,是供生员们修身养性,或者抒发情怀,下棋品茗,读书作画之地。最后面则是生员及老师们居住的地方,掩映在松柏之中。话说在人住的地方种松柏,怎么看怎么像墓地。当初也不知是谁设计的,根本不懂风水和忌讳嘛。
  宿舍区分成四部分:国子馆、太学馆、四门馆,广文馆。
  其中,国子馆属于最高统治阶级的子弟的居所,总共也只住了七个人,每个房间全是独居的套间。入住的人有我、公羊潇洒、二字王候,安谷王的长孙张书玉,汝明王的三子何藻,长庆王的幼孙宋先华,以及本来不够资格,但被皇上下令特许的小武和阿邦。
  八间房,空了一间。
  其他几个馆,条件依次递减,广文馆最差,偏偏那里的生员是最多的,有三百余,一大半是主攻武学的。可就算是这样,和渴望入学、期待一朝被选任官员,跃上龙门的民间少年相比,也是凤毛麟角,极为幸运了。毕竟管吃管住,每月还有零用钱发放。
  为了尊重学问,开学典礼之前是不允许吃东西的。很多生员对知识及管知识的那位神很敬畏,自然会遵守规定。但我新陈代谢快,又骑了半个多时辰的马,饿得很了,加之经历了现代的高考教育,根本无所谓,于是就着凉茶吃了两块点心。阿邦和小武跑来叫我时,我们三人才忽匆匆往前院的校场跑。
  还没出国子馆,就遇到了公羊潇洒。大概刚才他那身常服在掉下马时脏了,或者被过多的玉手扯破了,他换了新的,一边走一边系带子,差点跟没看路的我撞个满怀。
  “你小心点!”小武恶声恶气地道,挡在公羊潇洒面前。
  潇洒“表哥”和小武是一样的高个子,但属于瘦长结实的类型。虽然我讨厌他,但不得不承认,他长得真的很帅,有那么点帅绝天下的意思,不愧大燕少女梦中情人第一名的称号。
  他的下颚有点尖,男人长这种脸型就会有点女性化或者薄气,可他却还长着一对入鬓长眉和细长斜挑的眼睛,于是就变成了漫画人物般的好看,那薄薄的唇微微上弯,带着种天生贵族的姿态。
  他没有束冠,三千青丝只一根碧玉簪挽住,却仍然很利落。紫玉滕花玉佩,五彩丝攒花结长穗丝绦、青玉石坠子,羊皮金荷包挂了一身,却丝毫不显凌乱,反而有画龙点睛的作用。他虽然也只能穿常服,可那些配饰却衬托出他的与众不同、卓尔不群来。
  也就是他,若别人这样,肯定会像暴发户一样俗气了,于他却只见华丽和风情。甚至,他的左耳垂上还有颗红豆子大小的耳钉,骚包得很。
  “纷纷啊,两个月没见你,真的很想念啊。”公羊潇洒笑眯眯地道。明明是只骄傲又爱美的臭孔雀,却看起来比狐狸阿邦还阴险。
  他根本不理小武,似乎不是故意的,但那种忽略感,真的很伤人自尊。幸好小武的反射弧比别人长好多,完全没往心里去。
  倒是我,有点生气,于是不客气地道,“别叫我纷纷,我跟你很熟吗?”
  “诶,我们是表兄弟啊。”
  “你爹跟我父皇就是表兄弟,咱俩之间就更是快出五服了。不过因为是一个祖宗,皇爷爷又喜欢你爹罢了,少套近乎。”我还是很不客气。
  这不能怨我,因为公羊潇洒有个外号叫“影子太子”,当年我父皇四十多岁还没有生出儿子,连个女儿也没有,大臣们已经商议由他继承皇位了。幸好我母后生了我,虽然我是女的,但毕竟让我父皇暂时缓了缓。说起来,我被迫装成男人,跟这小子和他的爹有莫大关系。
  我能不讨厌他吗?能不恨他吗?我能对他有好脸色吗?说轻了,他爹是我父皇的政治死敌。说重了,我们俩不共戴天,绝对的对立派啊。不过,他脾气一向超好,也许是城府太深太可怕了,反正我诸般挑衅,上学年的事,连我都觉得自己过分,他却都没跟我发过一次火。
 
  第四章 好多美男啊(上)
 
  “说到底也是同祖同宗的,总比外人更亲近些。”公羊潇洒瞄了小武和阿邦一眼。
  小武立即上当,指着潇洒的脸,却半转过脸对我嚷嚷,“你看看他,还挑拨我们的关系!”
  “你理他呢!”我上前拉住小武的袖子,“你跟人打架,受个伤我都担心。某些人死在我面前,我都不看一眼的。你说,谁亲?”
  小武一听,脸色顿时大好。
  阿邦笑话他,“你个笨蛋,专门上当。咱们三个亲密无间,是别人挑拨得了的吗?”
  公羊潇洒不以为意,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叹气道,“唉,怎么还是没长高?这么死矮死矮的,将来即位,会影响我大燕朝的威仪。你说,皇上和我父王全是高个子,为什么你就长这么矮呢?”说着,他还俯下了身。
  我离他挺近,一时没躲开,只感觉他的呼吸都喷在我脸上,痒痒的。
  “长得高、力气大有屁用,怎么不去码头当苦力?”我气得想拉掉发冠,幸好阿邦制止了我。也不知为什么,说起来我也是焉坏焉坏的人,可遇到公羊潇洒,就像遇到克星,变得暴躁且暴力起来。或者,这就是所谓的“天敌”。
  “天下之主要求的是智慧!”我继续反击,“酒杯小,却是饭桌上的东西。马桶倒是大,你用马桶喝酒吗?恐龙长得高,最后不是被灭绝了?”
  公羊潇洒哈哈大笑起来,“小家伙,牙尖嘴利的。好了,不逗你了,快去校场吧。听说来了新司业大人和大齐的新贵,插到你们二年级班。据说,皇上还下了圣旨,学里有新规定呢。”
  司业,从四品,在学里仅比大祭酒职位小,职能嘛,类似于现代的训导主任。
  而公羊潇洒说完,转身就走了,利索得连半个多余的字都不讲,倒把我等三人给晾在了当地。若走得快,倒似跟在他后面一样。
  “纷纷,你刚才马桶和酒杯的比喻真好。”小武赞扬我,“这么骂他,我心里很痛快。不过嘛,恐龙是什么龙?我没听说过诶。”
  “恐龙就是一种很恐怖的龙,长得特别大只,脑子却特别小,而且笨得要命。你把它尾巴剁掉了,过半柱香,它脑子才反应过来。你说,这么笨的东西是不是该灭绝?于是,它就莫名其妙的灭绝了。”我胡说八道,但小武听得津津有味。
  “公羊潇洒可不笨哪。”阿邦突然幽幽地说,“整个国子监,他的各门功课都是最好的,偏偏也没见他怎么用功。”
  这事,其实我很沮丧。做为竞争对手,除了淘气这一项,他似乎样样强过我。但我不愿意承认,所以强辩道,“他都二十一岁了,却还是四年级生,入学那么晚,脑子还比我们多长了几年,聪明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啊对啊。”小武也附和。
  他也讨厌公羊潇洒,因为他是以武力值著称的,可是与公羊潇洒的两次比武都是平手,而且他是拼了小命,可那个人却似乎没尽全力,偏偏让人抓不到漏洞。
  阿邦摇摇头,“照你这么说,脑子长得时间越长越聪明,那为什么有老糊涂呢?”
  “长过火了呗。”小武说,“肉煮时间长都咬不动,何况脑子?”
  我笑起来,拉着小武就跑。
  阿邦啼笑皆非的跟在后面,三人打打闹闹的到了校场,发现全学里的人都到了,就差我们三个。再看看校场边上的日晷,正是辰时中了。
  因为是住在国子馆的,所以在队伍的位置上比较www。xiaoshuotxt.Net靠前,站好后,大祭酒曹明朗向我投来慈祥的目光,一点也没有责备的意思,然后开始讲话。大燕的大祭酒相当于现代的大学校长,而且不仅是教学领导,还负责全国的考试,权利很大的。
  我姿态优雅地站着,面带微笑,沉默不语,毕竟私下里怎么无形无状都可以,在外人面前还是要保持皇族风度的。只是当我无意间瞄到站在我身边的竟然是公羊潇洒,他还眯着眼睛对我笑时,差点破功,想立即扑上去,抓花他那张妖孽的脸。
  好在我够定力,心里一直念着金刚咒,想象我佛的金刚手段降临在我未来政敌的头上。让你被称为“影子太子”!雷就劈得你只剩下影子,还是糊的!
  结果因为这样,大祭酒说什么话我都没听清楚,直到阿邦捅了一下我的腰眼儿,我才跟着众人对文武圣人的神像行了礼,也没去膳食阁吃早点,直接回到国子馆。
  小武和阿邦自然跟我一起。
  “我从宫里带了好多吃的,一会儿随便垫一口,中午和晚上全在我屋里吃席面。”我手舞足蹈地说,“我还带了酒。”
  “你居然敢在学里喝酒!”阿邦拿扇子敲了一记我的头。
  我们三个在一起没大没小惯了,这若让御史们看到,非得参文丞相教子不严不可,居然打太子的头,这不是要造反嘛。
  “反正司业也不会查国子馆,谁会知道?”我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带的吃食里可有酥姜皮蛋哦,你最爱的,我刚才饿急了,都没舍得吃。”
  “别理阿邦,偏他这么多规矩。若真被发觉也没什么,我帮你顶。”小武义气地说。
  “废话,你是太子替罪羊,你不顶谁顶!”阿邦又好气又好笑。
  所谓太子替罪羊,是我发明的一个东东。其实,是嫁接古老英吉利某国的一项举措,也有点像中国传统戏曲《打龙袍》。具体说来就是我犯了错,要受惩罚,但除了我父皇、母后之外,没人敢打我。偏偏我父皇和母后又绝对舍不得打我的,那么怎么对我实施处罚?
  《打龙袍》中,打的是龙袍。在我们这儿,打的是小武,由他替我受罚。这差事,阿邦也抢过。倒不是他爱挨打,是个M,而是为了兄弟情谊。不过小武皮糙肉厚,从小被奉国将军打惯了,普通板子打上身,根本不算个事,所以到底由他顶了这差事。
  
返回列表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柳暗花溟作品集
寻找来世之夫(上)驱魔人·第一季奔向2万分之一的怀抱变身皇太女寻找来世之夫(下)驱魔人·第二季驱魔人·第三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