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3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 作者:蒋胜男

第43章

雍王妃被贬为庶人的消息,几乎是最快的时间内被人报到了寿成殿,郭后正服完了药,听了这个消息,只觉得服下的药汤全部化成了冰水,哽在胸口,顿时咳嗽不已,咳了半日,终将方才的汤药全部呕了出来,伏在枕上喘息不已。吓得来报的刘承规忙跪在地上请罪。
郭后喘息了半日,抬起头来冷笑道:“好、好、好个刘妃,我倒她真贤惠了,不承想她如果才见厉害了!”
侍女莺儿在一旁忙扶着郭后,恨恨地道:“奴婢当日就说,娘娘休教她给哄了。果然不过安静得几天,娘娘眼错不见的,她那里就对雍王妃下手了。”
郭后扶着头想了想,悔道:“嗯,也是我病中精神短了,官家回京就去看望雍王,我原本该想到这一层。”她说得这几句,不小心岔了气,又伏在枕上喘息不已。
莺儿见她方才这一阵呕吐喘息,原本腊黄的病容更加毫无血色,黄中透出一股青黑来,不由心慌起来,忙劝道:“娘娘将养好身子要紧,外头这些不相关的事儿,等娘娘大安了,有多少事办不得呢!”
郭后转念又一想,点头笑道:“说得是呢,横竖雍王妃已经贬了,我倒不急着生这闲气。转过头来想想,我瞧她这阵子,也得意过头了不知进退了些,我倒虑着将来皇儿大了,岂非除狼进虎。关她几年,将来我也顺手些。难受的只有嘉庆殿那边,自种祸根!”
刘承规跪在地下,想着雍王妃为了讨好郭后而得罪刘德妃,因此遭这一番大难,源也自郭后起,郭后却浑不在意,倒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模样,也不觉一阵心寒,却不敢露出什么破绽来,只告了罪起身。
郭后靠在床上,闭目想了想吩咐道:“今日叫太傅放一日假,承规去把皇儿抱过来,他也不小了,他家里头出的事儿也该让他知道、记住!”她虽是连眼睛也未睁开,刘承规却觉得汗毛直竖,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刘承规去了半日,依旧独自回来,奏道:“回娘娘,奴才去集英殿,小皇子已经被刘德妃带走了。”
郭后银牙暗咬,手中紧紧地绞住了一条帕子,却未发作,只冷笑道:“她抢得倒快,只是我的嗣子,她凭什么带走?”
刘承规支唔了两声,只得回奏:“前几日官家念及娘娘身子欠安,怕娘娘过于劳累,也怕小皇子无人照顾,德妃请旨代娘娘暂时协同照顾小皇子,官家就下旨同意了。”
郭后失声道:“什么?”用力推开莺儿坐起来厉声道:“我还没死呢,她就如此迫不及待了吗?”
莺儿吓得跪在地上劝道:“娘娘千万不要动怒,保重凤体要紧啊!”
郭后“啪”地一声,将一枚金符扔下令道:“你立刻去嘉庆殿,把皇儿抱过来,看谁敢拦?”莺儿不敢相劝,只得拾起金符匆匆去了,过得片刻,果然将小皇子抱了过来。
那小皇子允让也才六七岁,甚是胆小安静,见了郭后行了个礼,便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一声也不敢响。
郭后此时也强撑着梳妆完毕,她甚为重视仪容,便是病重之时,也每日梳妆整齐,脂粉均施,哪怕只是见一个小孩子,依然要妆容整齐。
妇容是女子的四德之一,甚至可是说是最重要的。虽然她自病后不想让人看到她的容颜惨淡,已经免去后宫妃嫔每日请安。但仍然每天都要用大量的精力来在梳妆上,为的是能够太医和宫中妃嫔看望时勉强提起精神,保持气色良好。她的病一直迟迟难以见好,固然是因为亲生儿子去世的打击心力交瘁积劳成疾,却也是因为在病中也一直没有好好地休息将养的缘故。
只是她越在病中,越不敢有怠妆容,她不能让别人看到一个病容惨淡的皇后,一个病人固然会取得别人的怜悯,却会失去别人的敬畏。没有人会怕一个病人,尤其是在处处暗伏刀光剑影的后宫,她更不可以让别人看到她的软弱和无力。让别人看到她的憔悴,无异于她当着人面将自己皇后的尊严摔得粉碎,这是万万不能允许的。
因此,也只有她最贴身的侍从,如莺儿和刘承规等极少的几个人,才看过郭后卸妆后的真实面容。
郭后露出最慈爱的微笑,向允让招了招手:“皇儿,到母后身边来,告诉母后,今天到德妃那里去,玩些什么了?”
允让怯生生地靠近她,他怕靠近这个名义上的母亲,她看上去严厉而古怪,但是他又在几乎所有的人教育下意识到,她是不可违抗的。
郭后抚摸着允让的小脑袋,笑道:“你这孩子,怎么不说话呢?”
允让很想躲开,哪怕郭后的妆容再整齐,在如此紧密的距离中,幼儿是最敏感的,他感觉到郭后的身上那种病人的气息,这种气息令他害怕。犹豫好久,允让用极细的声音说:“其实……也没什么,德妃娘娘给我吃糕点,还叫人给我量做衣服。”
“量做衣服?”郭后皱起了眉头:“难道你还少了衣服穿不成,为何要给你量做衣服?”允让嗫嚅着说不上来,他也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如何晓得这许多。郭后转身问莺儿:“你过去时,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莺儿想了想道:“不是说西巡的事儿?”
郭后警惕地问道:“什么西巡?”
莺儿摇头道:“奴婢也不太清楚,好象是德妃要随圣驾西巡。”
郭后的脸色冷如寒冰:“这么说,她打算连孩子一起带走,所以张罗着要量做衣服?”
莺儿低下头不敢看她:“也许是吧!”
郭后冷笑一声:“你们都出去打听一下,把整个事给我弄出个前因后果来!”她心中发狠,手中不由地用力攥紧,忽然“哇”地一声,允让大哭起来。却原来她方才正拉着允让的手以示亲热,不想一时忘情,用力一握,那小小孩童哪里经得起这一握,早痛得大哭起来。郭后猛然醒悟放手,却是那小小的小腕上已经是一圈紫青色了。
郭后这边忙叫人拿了糕饼来哄孩子,另一边忙叫人去太医院取些化淤去青的膏药来敷上,这边不免暗暗懊悔自己失态,竟亲手将把柄落在一个小小孩童手中,怕又要叫刘德妃无事生非地说嘴了。
过了几日,消息都打探回来了。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蒋胜男作品集
玉手乾坤凤霸九天大宋女主花蕊夫人上官婉儿——我见证了女人天下魔刀风云妲己之死西施入吴武林百人录洛阳三姝芈月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