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 作者:蒋胜男

第37章

第二日正午,已到澶州南面。
澶州城分为南北两城,中间隔着一条护城河,称之为澶渊。
三军将士,遥见真宗车驾,已经是欢声雷动,山呼万岁之声几可惊天动地。
真宗早一日已经有旨,除有关人员外,各军将帅必须镇守原位,不得擅离接驾。
此时打前战的李继隆石保吉等人已经在道旁接驾。真宗车驾停下,自车驾内送出数袭狐裘护肩,赐与诸将领。众将听说是皇帝将自己的狐裘裁作护肩分与众将,皆感动地山呼万岁。
李继隆接驾后禀道:“天子亲征,军心振奋。臣李继隆禀皇上,圣驾未到澶州,昨日便已经有了捷报。”
真宗心中甚喜,打起帘子问道:“有何捷报?”
李继隆见车驾边有一青衣护卫骑马侍立,容貌甚熟,连忙低下头去禀道:“辽军听说圣驾亲征,欲来个下马之威,前几日加重兵攻陷德清城,对澶州形成三面合围。臣等到此后日夜均设伏兵,昨日威武军见有一辽将带领一支轻骑前来探察地形,被军头张环以床子弩射伤。那辽将虽然被救了回去,但是据被我们抓住的辽军招供,此人竟是辽军主帅萧挞览本人。”
真宗大喜:“太好了,三军不可易帅,辽人军队未发,先伤了主帅,这一战打得漂亮!李继隆,你将有功之人报上,朕要重重有赏!”
李继隆乘机说道:“官家未到,声威先至,将士们立刻打了大胜战。官家一路辛苦,请入城休息吧!”
寇准上前一步道:“请官家入北城。”
李继隆忙道:“北城街巷狭小,不能容纳御帐,南城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况且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也来不及渡过到北城了。”
真宗点了点头:“既如此,便在南城驻跸吧!”
当晚,真宗驻于潜龙院中。澶州城素来是龙兴之地,这潜龙院原是后唐明宗的旧居,后唐灭后,改为僧人寺院。后周柴荣为澶州节度使时,此地又为本朝太祖、太宗皇帝所居住过。
因此真宗弃知州府衙而居于此地,亦有不忘先人之意。
一路行来,刘德妃本与真宗同车而行。将近澶州城,因虑到真宗必卷帘见三军将士,此时不便有妃嫔出现,刘娥便换了侍卫青衣,侍于车前。
此时到了潜龙院,刘娥恢复本装,侍奉真宗安寝。
天刚蒙蒙亮,真宗才睁开眼睛,就已报寇准求见。
寇准此来,就是为劝真宗过河进澶州北城的:“澶州前线,乃是北城,陛下已到澶州,如不过河,则等于未到澶州。陛下不过河,则人心益危,敌气未慑,非所以取威决胜也。且王超领劲兵屯中山以扼其亢,李继隆、石保吉分大阵以扼其左右肘,四方征镇赴援者日至,何疑而不进?”此时殿前都指挥使高琼也在一边,寇准说:“陛下若以为臣是文臣不足谈武事,亦可问高太尉!”
高琼立刻上前,奏道:“寇准所言甚是,陛下奉将天讨,所向必克,若逗遛不进,恐敌势益张。臣请陛下立刻过河!”
真宗尚在犹豫间,高琼是武人,性子又急,就已经在吩咐侍卫们准备真宗起驾渡河北上了。
枢密院佥事冯拯正也在一边,见高琼如此性急,不由地站出来道:“大胆高琼,竟然挟持圣驾吗?”
高琼不听犹可,一听大怒道:“朝庭大事,就是叫你们这些只会拍马的文官弄坏了。你不过是会舞文弄墨而已,做到两府之位。如今敌人大军压境,你却只会在这里骂我无礼。想来冯佥事自有高才,请立即赋诗一首,退敌三百里罢!”
乱世之时,书生遇上兵,那是有口也占不了上风,冯拯气得发抖,却真的生怕高琼将他推到两军阵前去退敌,只得恨恨退下。
这时候高琼本是负责真宗身边护卫,立刻催命卫士,准备好一切,推出辇驾就请真宗立刻登辇过河进入北城。
辇车出了潜龙院,直接往北出城,城外便是黄河滚滚浪花。澶州南城北城,正处于黄河之间,中是以浮桥搭上,接通南北。
车辇到了浮桥前,辇宽桥窄,真宗掀开轿帘,自车中看去,更是只见黄河浪头一片,卷得万物不见,心中一阵感慨,不由地怔住了。
见真宗看着车外,辇夫连忙停了车辇。
高琼正在车辇最后殿后,见车辇停住,立刻催马到了辇后,他本是手执长戟,立刻以长戟挥在赶车的辇夫后背,喝道:“圣驾已经到了黄河边上,还不快快过桥,更待何时!”
那辇夫忽然受了高琼一戟,直觉地反应就立刻挥鞭——辇驾吱吱地上了浮桥三尺。
真宗在辇中忽然受到震动,差点摔倒,惊愕了一下,回过神来看了一下高琼,点头道:“过桥!”
过河之后,真宗直接率文武百官登上了北城城楼。
北城城外,一望数十里,尽是辽军与宋军的营帐,数十万两国官兵阵前对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忽然澶州城的城头上,出现了明黄的幄盖,大宋天子率文武百官出现于城头。宋军三军将士,立刻欢声雷动,山呼万岁之声,竟响彻辽军营帐。
坐在帐中的萧太后,也被这一阵欢呼之声,惊得站了起来。
辽国三军的阵营,竟因此而阵脚大乱,整个士兵的队列也为之凌乱。
真宗遥向三军慰问之后,便问及射伤萧挞览之人。李继隆引路,接见了前日射伤萧挞览军头张环,并观看了放在城楼上的床子弩。
真宗方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庞大的弩弓,不禁好奇动问,张环躬身在旁恭谨地一一应答。刘娥侍立在一旁,看着张环一一介绍,有可以数枝连发的连弩、有单手可开的手弩、也有把弦踏在地上拉开的脚弩等,甚至还有用牛来开弦的车弩等,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张环不敢在驾前出示兵器,只是演示弩弓,均未上箭。倒是刘娥扮成内侍可以方便行事,她走了几步,拿起放在架子上的一簇箭头,仔细打量起来。但见箭头呈现三棱形状,各个剖面光滑异常,切口也非常锋利,显得寒光闪闪。
刘娥将箭头拿给真宗看:“官家,您看这箭头全成三棱!”
真宗令周怀政将箭头递与张环,张环奏道:“禀万岁,这也是前人传下来的,三棱状可在射击时令弩箭破空更加平稳,且在击中敌兵时更加锐利,普通的木板铠甲也可破甲而入!”
刘娥遥望着辽军阵营,只见远方一处营盘旆旗招展甚为集中,问道:“那是何处?”
张环道:“那就是辽军王营,您看王营之下旗帜最多的地方,那一点红袍飞舞,便是萧太后亲自出营在看咱们这边的情形了。”
刘娥啊了一声:“原来那就是萧太后!”她忘形地扑在城墙上,极力探出身子,想要看清楚远方的那点红袍。那千军万马尘土飞扬,那千万亮铮铮兜鍪银甲中一点红袍,哪怕隔得极远显得极小,仍是极鲜亮招展的。
千军万马,只簇拥着一个女人,千万头颅,只为她一言而落。这个女人,执掌着最骁勇的军队,执掌着大辽帝国。多年来辽国在南朝的北征之下只会节节衰退,这个女人令英勇无敌的太宗皇帝在一而再地在她的手中折戟沉沙,这个女人令衰落多年的契丹王朝反败为胜,在继辽太宗之后,跨越数个皇帝,第二次可以拥兵南下。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她如今虽然岁已老志未衰,她执掌一个大帝国的时候,她两番打败太宗皇帝的时候,却比现在的自己还要更年轻。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她曾经多次听过萧太后的故事,然而,却只有此刻,她站在高高的城楼上,遥望对面数十万军队中那一点红袍时,她才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这个传说中女人的威力。两个帝国的兴衰,上百万男儿的生死决战,只在她的一个意念之间。
伏在真宗的身上,一时间觉得极热,一时间又觉得极寒。自城楼中回来已经足足大半天了,她的思维似乎仍然沉浸在城楼上无法自拨。
“怎么了?”真宗看着她的脸色,有些忧虑:“朕不应该让你随朕上城楼的,你初见战场,必是吓着了。”
“我不是吓着了,”刘娥的声音有些恍惚:“只是从一室宫墙,忽然走到了千军万马之中,觉得很兴奋;我也觉得害怕,站在城头,感觉天地万物之间,小小的一个我,是多么渺小啊!”她的脸色苍白,双眼却是寒星般发亮。在城楼看到萧太后的那一刹那只想到:“她和我一样,都是女人,她能做到的,我为何做不到?”忽然间一股狂热的野心升了上来,直烧灼着她站立不安,同时,却又被自己忽然冒出来的这股意念,吓得浑身冰冷。这一冷一热地交替着在她的身心反复来回,只觉得整个人已经不似自己了。然而,她看着真宗,她敢告诉他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吗?她连自己都不敢面对这个想法。
真宗不虞有他,也叹道:“是啊,朕次巡视边关的时候,感觉也同你一样,又兴奋又害怕。脑中只想到两句话:‘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
刘娥喃喃地道:“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轻叹一声。
忽然听得帐外周怀政的声音,刘娥问道:“何事?”
周怀政低声道:“官家方才令人去打探寇相在做什么,已经有回报了。”
刘娥知北城狭小,真宗便在城下驻营,而寇准则负责军务驻守城头。白天真宗遥见辽军阵容,不知寇准应付如何,晚上便令人去察看寇准在做什么。
真宗嗯了一声道:“消息如何?”
周怀政道:“探子回报说寇相刚才与杨亿大人,在那里喝酒赌博呢!”
刘娥有些吃惊:“喝酒赌博?”
真宗倒是有些会心一笑:“朕倒是知道寇准的算计,如今的澶州城,防御攻战,自有将领在。朕的御驾亲征,寇准的喝酒赌博,都是为了安定军心。朕原还怕他初掌军务,会乱了阵脚。如今看来,朕倒是多虑了。”
刘娥嗯了一声,心中想着:“我们能打赢这一仗吗?”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蒋胜男作品集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妲己之死玉手乾坤西施入吴洛阳三姝魔刀风云武林百人录芈月传上官婉儿——我见证了女人天下花蕊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