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 作者:蒋胜男

第35章

一夜无话,清晨刘娥服侍真宗上朝之后,正在梳洗,忽然雷允恭进来报道,寿成殿总管刘承规求见。
“刘承规?”刘娥不由地诧异,皇后宫中的大总管,何事一大早临门?想了想道:“有请!”
刘承规走进来,但见刘德妃已经端坐,连忙跪下行过礼。他虽然垂着头,却仍可从眼睛的余光中可偷眼看到,此时德妃虽然只是素服净脸,却别有一股清冷的感觉。他只敢偷望一眼,便不敢再看。却也只这一眼,便已经把今日来的决心给定下了。
但听得上头德妃的声音淡淡地道:“正准备过会儿就去皇后宫中请安呢,不想公公倒来了。昨日才奉旨去过寿成殿,不知道皇后有何急事,今日一大早就请动公公来传话?”
刘承规看了看左右,欲言又止,又跪伏于地一声不响,但听得郗索声响,旁边的侍从走了大半,只余得雷允恭与如心两人,才听得德妃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刘承规定了定心,才道:“皇后娘娘为昨日请托德妃娘娘的事,今早急着要知道消息。是奴婢多事,自请前来。”
“你堂堂大总管,这走动打探的又不是要紧事,到我这里来不管讨得什么消息,都未必讨赏讨好。皇后是个精细的人,近来想是劳神的事儿多了,竟未及此。我要说这是你运气好呢,还有早有打算?”德妃悠然的声音,合着建州盏瓷轻轻撞击的声音,像是寒天冰棱一根根掉落,再动听也叫人心里打个寒战。
刘承规深吸一口气,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道:“奴婢斗胆,请娘娘务必留住万岁爷,莫让御驾亲片。此事事关娘娘生死安危,娘娘切不可放过机会。”
“混账,御驾亲征是朝廷大事,哪是你一个奴才敢妄议。官家亲临沙场,那是何等危险地的事,他为了天下也得去。我等安居禁宫,又焉能有什么生死安危之事,你休要危言耸听!”刘德妃似是浑不在意,笑着说道:“只是难为你一片好心,允恭,替我把后头那个盒子里那个玉佩拿过来赏了刘公公。”
刘承规见德妃已经有逐客之意,不由大急,冷汗直出,不得已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还有下情禀告。”
“这就是了,”刘德妃缓缓地道:“你不给我个真信儿,我就敢蒙着眼胡乱行事吗?”
刘承规冷汗滚滚而下,终于道:“此事奴婢只敢跟娘娘一个人说。”
刘娥眼角一挑:“好,允恭到门口侍候着。”
此时室中只有刘德妃与刘承规两人,但见一缕阳光斜斜地照进来,那一道光柱里细细的灰尘翻滚,寂静到刘承规只听到自己的心脏不住砰砰乱跳。
“有人要在圣驾离京之事,对娘娘下手。”突兀的声音忽然迸出打破沉寂,连刘承规也不禁为自己的语声吓了一跳,咬了咬牙索性一口气说了下去:“到时候会放假消息,说是圣驾阵前出事,然后行事。等圣驾归来时,也只说是娘娘误听谣言,殉了官家,到时候风光大葬……”说到“风光大葬”时忽然醒悟过来,连忙磕头道:“奴婢该死,犯了忌讳。”
“你一片忠心,怕什么犯忌讳。”刘娥咬牙冷笑道:“我从来不信这个,也不怕这个。我只是疑惑,她既有这个心,何必昨日要我阻止圣驾亲征。若我阻止得了圣驾,她岂非白费心思?”
刘承规默然不语,良久才回道:“天底下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官家的安危。其余的,都可以再行商量。”
刘娥轻笑一声:“我便取她这片心,也取她风光大葬这四个字。出主意的另有其人,是与不是?”
刘承规不敢说出名字来,只得伏地不敢起身。
刘娥缓缓地伸出四个指头来:“是她,是与不是?”
刘承规重重地磕了个头:“娘娘英明,奴婢该死!”
刘娥脸上一丝讽刺的笑容:“我知道这些将门虎女,便没有父辈这般千军万马杀场炼出来的本事,在内庭之中杀个人,还是浑不当回事儿的。”
刘承规见这句话兜得远了,不敢应答,正自惴惴,却听得刘德妃缓缓地道:“你既然奉懿旨来打听消息,我便给你个准消息回去好回话。昨夜我已经请旨,随驾北征,与官家一同上前线去。”
刘承规听了这话,初时还是一怔,猛然间回味过来,只吓浑身手足冰冷,伏地颤声道:“原来娘娘早就知道了。”
刘娥缓缓地道:“且不管我事先知不知道,我只取你这份忠心,这份向着我的心。你今日并没有白来,于你是一样,于我也是一样。”
刘承规原本恃功而来,此时忽然发觉刘德妃跟前自己根本无所施展,只觉得空落落地,却也更加松了一口气,这一步虽然走得迟了走得难看了,却幸喜是走对正路子了。心中轻叹了口气,也应该是死心塌地:“是,谢娘娘怜取奴婢一番痴愚之心。”
刘娥点了点头:“宫中人多眼杂,我不便赏你什么,你你家中还有何人,将名字告诉雷允恭好了。”
雷允恭送了刘承规出去,回头却见德妃仍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嘴角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忽然站起来吁了口气道:“好、好,今日刘承规倒真的送了一个大好消息给我。”
“娘娘,”雷允恭扶着刘娥忍不住道:“刘承规的情报一无所用,娘娘何必对他如此客气?”
“一无所用?”刘娥眼波转动,笑容更是神秘:“刘承规是皇后宫中的大总管,他是个极聪明的人,如今何等风光,背主另投,又是何等的风险。他送来的,又何止是一个皇后要杀我的阴谋?他今日的行动,就等于告诉我另一个天大的消息。”
雷允恭似乎听出了什么来,心中暗暗吃惊:“娘娘的意思是……”
刘娥一步跨出门去,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映得整个院子里的花都镶上了一层金边似的。她微微一笑,遥望东边寿成殿方向:“有一个人,只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此时此刻,尤在算计他人,真是令人分外叹息啊!”
刘德妃随驾北征,消息传出,后宫皆惊。杨婕妤匆匆赶来:“姐姐,听说你要随官家一起出征?”
杨婕妤自从五皇子夭折之后,大受刺激,病了一场,整个人也瘦了一圈,足有一段时间只会怔怔地坐在空了的摇篮边流泪。她素日来当着人前总是爱说爱笑,自病后便变得沉默寡言,神情落陌,诸事不理。她近来深居简出,此时听说刘娥居然要随驾出征,不禁大惊失色,匆匆赶来劝阻。
刘娥见是她来了,忙扶着她坐下道:“妹妹身子还未完全康复,要自己小心才是。”
杨婕妤拉住她的手,神情焦急:“姐姐只告诉我,这事是不是真的?”
刘娥点头:“正是!”
杨婕妤大惊失色:“天哪,姐姐,这太危险了!那可是战场,有生死之危啊!”
刘娥挥退左右,拉着杨婕妤的手坐下来道:“傻妹妹啊,你怎么不明白呢!天下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官家的身边。官家出征,我独留宫中,这才是最危险的。就算是出征,若官家无事,我自然无事;若是官家有个差池,我便是留在宫中,也难逃皇后毒手。倒不如与官家在一齐,既全了我与他的情义,便是死也得个痛快,免得留在这里被人作践。”说到后来,已是微微冷笑。
杨婕妤看着她的脸色,只觉得周围尽是阴气阵阵:“这一向由姐姐庇护着我,姐姐一去,我可怎么办呢?”
刘娥道:“妹妹放心,皇后一向最忌惮的是我,我这一去,妹妹倒无妨。妹妹虽然不幸失了孩子,但是却也为此不至于再招皇后忌恨了。”
杨媛黯然不语,忽然伏榻痛哭道:“我已经什么都没有,我还怕什么?她要对我下手也好,好让我可以去陪我那枉死的孩儿。”
刘娥扶起她:“妹妹别什么说,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妹妹,你还年轻,她已经没有机会,你却还有机会,将来还会有孩子的,何必说这样丧气的话?”
杨媛凄然一笑:“还有机会?哼哼,姐姐,你不用哄我了——”她嘿嘿地冷笑着,声音忽然低了下去:“我是差点鬼门关上走过的人了,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姐姐,我已经不中用了,皇后已经抱养了嗣子,你赶紧另外物色人选,莫要理会我了。”
“妹妹这是哪里说来的话,”刘娥拿帕子给杨媛拭泪道:“你我声气相投,做姐妹前世修来的缘份,人海茫茫,这样的缘份可遇不可求。妹妹你病中心多,你放心,一切有我。我去后,你少说话少出门,冷眼旁观,留心宫中事务,休要和寿成殿那边起冲突,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杨媛点了点头,却又冷笑道:“姐姐倒是放心好了,那个人何等会做人,风波未起都化在她的手里了。要说会惹事的,不是寿成殿里头的人,倒是那个常往寿成殿跑的人。”
刘娥伸出四根手指比了一下:“你是说这个?”
杨媛冷笑道:“可不是她?赶着把儿子送进来攀上高枝儿,就以为自己成龙成凤了。你看她这几日借着探望皇后病情,频频出入后宫,言行举止,俨然已经当自己是未来的皇太后了,你看可气不可气!”
刘娥眼中寒光隐隐一闪:“听说这雍王妃和皇后一样,也是将门之女,素来行事杀伐决断很有兵戈之气,平常府里头杀个人浑不当回事啊!哼,只不过一样东西张牙舞爪太早,只怕被烹煮的时候来得越快。皇后不过拿她当枪使而已,我倒不以为可气,只是可笑罢了!”她顿了顿,见杨媛正用心听着,笑着转了话题道:“妹妹累了,先回去歇着吧,我还要向寿成殿那边给个交待呢!”
送走杨媛,刘娥略整衣着,去了寿成殿,向郭后辞行:“臣妾向皇后娘娘辞行。臣妾无能,不能劝说皇上,有负娘娘之托,实在惭愧!唯有以性命相随,效法当年冯婕妤以身挡熊之举。此去之后,尚不知能否再见,唯请皇后娘娘保重凤体!”说到后来,已有些哽咽。
这几日因刘娥要随帝出征,郭后撑着病体,亦开始重掌后宫事务,精神看上去却有些憔悴。此时听了刘娥之言,眼圈儿也微红,道:“难为你了,只恨我病体难支,否则我也亲自去了。不过这一路上官家有你照料,我也放心了。素日里只听人说你好,我疑惑只不过是明面上罢了,如今你有这一番义举,怪不得官家如此爱你,便是我,也自愧不及。”
刘娥含笑道:“娘娘,平时里都是我的不是,此后苍天若能容有我机会补过,必然不敢辜负皇后娘娘待我之情!”
郭后轻叹一声:“你我相处这么多年,恩恩怨怨,也是一言难尽。掏心窝子说句话,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你,也没有人能够比你更了解我。若是你我换一种身份认识,只怕会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看着猎物从自己张开的罗网下大摇大摆地走出去,皇后依然能够含笑说这样掏心窝子的话,刘娥的心中,忽然也有一种感觉,也是皇后所说的——惺惺相惜。将来有一天若是失去郭后这个对手,自己是不是会有一份寂寞呢?刘娥抬眼看着郭后,再能谋算又能如何,终究算不过老天爷。
“娘娘,”刘娥握住了郭后的手:“相聚是缘,同侍一夫也是缘。臣妾不知道此去之后,将来会有多少机会再服侍娘娘。就容臣妾今日服侍娘娘一回,以了我的心愿。”
此言一出,郭后的笑容忽然滞住,不置信地看着刘娥,一向完美无缺的笑容忽然之间有了一丝裂缝,嘴角颤抖着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你、你这又是何必。”
刘娥在寿成殿整整呆了一天,亲手服侍皇后一切事务,皇后数番阻拦,却也拗不过刘娥,只得依她了。
直到晚上掌灯时,刘娥这才告辞出去,皇后又取下自己头上的凤钗给她插上,道:“难为你这一份心意,我实在难安。此一去,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将来你我不论尊卑,无分彼此!”
刘娥一转身出去,侍女莺儿就冲着她的背影冷笑:“假惺惺,到了这个时候,还如此做作,哼!”
郭后叹了一口气道:“也难为她了。到这个时候,依然礼数上做足了,叫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来。她这待人处事上,确是无人能比,怨不得官家如此爱她,怨不得人人夸好,便是我也不得不佩服她!”
莺儿傻了眼:“娘娘,您还真的叫她给哄住了呀?”
郭后凄然一笑道:“只可恨天地间既生我郭熙,又何必再生那刘娥。我自问德容工言,便是在后宫所有妃嫔中,亦是头挑的。只可惜有她,才叫我落得如今孤影只身不堪之境……”她不禁落下泪来:“多年来,孤枕寒衾之时,我可以对自己说:‘没关系,我是皇后,我有皇子!’到如今,祐儿不在,我一身病体,拿什么去继续撑下去啊!”她望着刘娥的背影,冷冷地道:“你放心,我活着你做不成皇后,便是我死了,你也做不成皇后!”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蒋胜男作品集
武林百人录西施入吴妲己之死芈月传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官婉儿——我见证了女人天下魔刀风云洛阳三姝花蕊夫人玉手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