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4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 作者:蒋胜男

第14章

说话间又将近岁末,皇后郭氏的嫂嫂进宫谒见皇后。
郭后为人一向简朴,郭氏家族的眷属进宫谒见时,若是有人衣服过于奢华,她必然不悦。因此上谁也不敢华服见皇后,便是宫中嫔妃,见郭后时,也不敢打扮得觥?
此次,郭后之父郭守文早已经亡故,长兄郭崇德承了官职,这次郭崇德之到进宫,郭后也是很高兴,忙问了家中事务。太夫人梁氏年事已高,近来也不常走动了,素日也都是郭少夫人进宫问安传讯。
此时便说起郭崇德的长子郭承寿,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却也正是打算要在今年新春成亲。郭后听闻十分高兴,忙细细地问了女家的情况,又叫人备了礼物准备赐下。
郭少夫人忙起身谢过,一边奉承着皇后,说了半日,见皇后脸色甚好,这才吞吞吐吐地说出来意来,却原来郭崇德夫妻,见了前几月刘美成亲时的盛况,便想托皇后向真宗请旨,比照着这样儿,也同样办一个御赐的婚姻盛况。
这边郭少夫人笑道:“娘娘是知道的,老爷子生前立下家规,子弟为官者除俸禄外,不取分文。外头瞧着咱们是皇亲国戚的,个个伸手,殊不知家里精穷了。这门婚事若办得俭省了,文武百官面上不好看,也给娘娘丢人。先头太宗皇帝在时,也是曾经恩典给昭成太子的岳家李谦溥赐钱办过婚事,有过旧例。再说,咱们哪怕是拿三五万的银子来办,到底比不得圣上恩典的体面。且如今娘娘是正宫皇后,咱们自然也不能叫个银匠给比下去了。”
郭后不听这话犹可,一听之下中刺着痛处,顿时冷笑道:“你在这里说了一大串子的话,我倒听出来了,你这里哭穷求恩的,无非是看着刘美成亲,眼馋了,也想依样画葫芦罢了!”
郭少夫人正想说一声:“娘娘圣明!”还未说完,郭后已经是啐了一声,道:“我的祖父,在后周太祖时,就是护圣军使;我的父亲是大将军,随太祖太宗皇帝平过后蜀定过南唐征过北汉打过契丹,支唐河大战打得辽人闻风丧胆。太宗皇帝赐谥号忠武,追封谯王。我们郭家世代将门,我的母亲梁家亦是书礼世家,我是中宫皇后,天下谁不敬仰。不承想到了你们手中,好的不学,竟要去学那银匠的暴发。你倒是从那南山的北屯里出来的?见着人家多摆几桌酒,多置几件金器,就哭着喊着要学人家的样儿?没得丢尽我们郭家的脸面!”
一席话骂得郭少夫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吓得磕头道:“娘娘息怒,原是臣妾的无知,臣妾再也不敢了。”
郭后一番话骂下来,自己亦是气得满脸通红双目含泪,侍女莺儿忙捧下茶来,郭后就她手中喝了一口,这才慢慢地缓下气来,恨声道:“你也是世家之妇,怎么这般眼浅。我这骂的也不是止是你,我也知道,这断乎不是你一个人的主意。我这三个兄弟,竟是没一个争气的。我在宫里拼死拼活的捱着,你们倒在外头学人家这般小眉小眼的,你们给我争点气罢,纵不能给我长脸,也别叫我添堵生气,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莺儿看着郭后的脸色,这才上前扶起郭少夫人道:“少夫人,娘娘的话,您可听明白了。”
郭少夫人连连点头:“是是是,我明白了。”
莺儿含笑道:“您还是没明白呢!小殿下如今六岁了,娘娘一心教养皇子,哪里有空去同那些个后宫的无知妃嫔们计较!”
郭少夫人恍然大悟:“是,臣妾全明白了。臣妾这就回去把娘娘的意思转告他们,咱们郭家家风,原是简朴重德,倒不在乎外头这些虚好看的。”
郭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罢了,婚事——终究还是要办的。莺儿,吩咐皇城司拨五万给承寿办婚事。不必惊动别人,就从我的脂粉钱里头扣罢。”
莺儿忙应了一声,郭少夫人不承想还有这份恩典,含泪跪下磕头道:“臣妾代臣子多谢娘娘的恩典。臣妾等一定牢记娘娘的教诲,绝不敢再让娘娘生气了。”
刘府郭府,两边的喜事只相差了几个月,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光。郭氏族人这边婚事固然低调,这边却不断地宣扬郭后自出脂粉钱为娘家人办喜事,不费国库的贤德。恰是对比前几个月刘美婚事的张扬,令得京中官员,不由地将两处比较了起来。
“比较?”刘娥淡淡地道:“比什么?”
雷允恭低下了头,不敢回答。
刘娥淡淡地笑道:“我自然知道,必是那一等一的好话儿——自然是说皇后娘娘贤良淑德、不事奢华、抑制外家请求、公私分明,不愧是我大宋皇朝一国之母,郭氏家族不愧名门望族。相比之下,我刘氏出身低微却恃宠生骄、行事暴发、上不得台面儿,活脱脱是那南山的北屯里出来的小眉小眼,是也不是?”
雷允恭吓得忙跪倒在地:“娘娘这话从何说起,吓煞奴才了。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如此毁谤娘娘您呢?”他偷眼看着刘娥,小心翼翼地道:“其实京中人人都说,天底下有几个世家,能够比得上吴越王府呢?天底下又能够有几人,能够得到官家御赐成婚的殊荣,甚至是官家亲临这种天大的恩典呢!人人都说,娘娘是三千宠爱在一身,连皇后的外家也请不来这等荣耀。满京城的人谁不羡慕娘娘您呢,又有谁不羡慕刘大人福泽深厚,能够得到吴越王府郡主的垂青呢!”
刘娥苦笑一声:“羡慕,那等下层小吏,自然是羡慕的。可是那些名门望族,还不知道怎么笑话我们,轻视我们呢!”她只觉得胸口似有东西梗住了似的,煞是难受。若无刘美婚事的张扬,郭后也不会故意让郭家人的婚事低调。然而刘娥却是不得不张扬,她与刘美前半生颠沛流离,无亲无故,无投无靠,受人轻贱。她是一道诏书被扔到郊外,一乘小轿悄然重回宫门,纵然是皇帝待她百般的好,她此生仍愿看到有一场正式的盛大的婚礼。便不是她自己,是她的亲人也好。
谁能够想到,当日蜀道上逃难的两个异姓兄妹,到今日一个嫁与当今天子,一个得娶吴越王孙呢。当她正沉浸在刘美那日婚礼的喜悦和欣慰之中,郭后却以这种行为,嘲笑了她。入宫近一年多,郭后看似对一切不闻不问,却似乎永远有办法羞辱着她,要使她在皇后面前抬不起头来。
雷允恭忽道:“奴才明白娘娘是在想什么,不过恕奴才大胆地说一句,娘娘何必在意他们的想法呢!”
刘娥冷笑一声:“你这奴才又懂得什么?哼,我不必在意什么,又必须在意什么?”
雷允恭忙磕头道:“奴才不敢,奴才只是一个奴才,眼界看法,也只是一个奴才的看法罢了。奴才只是觉得,舅太爷娶了吴越郡主,是一桩美事,一桩天大的喜事。能够得到御赐成婚,天子亲临,更是难得的殊荣喜事。官家肯为娘娘做出这么多事,是因为官家喜爱娘娘,为了满足娘娘的心愿,让娘娘高兴。这事儿娘娘面子里子都有了,人人都知道您会高兴。只有一个人会不高兴,那就是……”说到这里,他不由地向门口看了一下,确定没会有人进来,这才道:“那就是希望您不高兴的人。这世上除了您,还有谁得能这份殊荣,就算勉强求了来,也是落您后头。这人家要是什么都比不上您,那也只有变着法儿弄些事作让您闹心。您说您要为这事儿心里不舒塌,那官家待您的这份好这份心,不就白费了?舅太爷要知道是为他这事儿引得您闹心,这大喜日子里不是让他老人家也心里不安吗?这谁该高兴了,人家该高兴了!您想,这好好儿的,谁都见着您盖过人家了,该生气的是那边,那边不过空口白话地发个牢骚给自己搬个梯子下罢了,您又何必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呢!这种牢骚越多,正说明您的份量越重啊!”
刘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看了雷允恭一眼道:“你这奴才倒有几分歪理,起来吧!”
雷允恭心里一喜,抖个机灵劲儿急忙站起,讨好地上前道:“娘娘坐得乏了,要不要到院子里走动走动,呆会儿官家来了,一看见您神采奕奕的,准会高兴。”
刘娥斜睨他一眼:“以后说话别太放肆,什么东家那儿的,都给我收起来。再让我听见,先打烂你的嘴。”
雷允恭笑得眼睛成了一条迷缝:“是是是,奴才就是这张嘴欠抽。”说着装模作样的打了自己两耳光,刘娥再郁闷,也被他引得笑了一下,心中却不禁在想:“在以后的日子里,怎么样应对皇后和世家大族,怕是一件逃不开的事儿呢!”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蒋胜男作品集
武林百人录凤霸九天大宋女主玉手乾坤花蕊夫人洛阳三姝西施入吴妲己之死上官婉儿——我见证了女人天下芈月传魔刀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