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cc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 作者:蒋胜男

第7章

这日真宗方上朝,雷允恭自内宫中出来,在门口悄悄地向张怀德说了句话,张怀德脸色大变,立刻没作声息地走到真宗身后,悄悄地把话传了。
此时正是宰相李沆在禀报水灾之事,正在那里说着,真宗听了张怀德幕埃成蟊洌溃骸敖袢针抻行┎皇剩顺±钕嗔粝拢蛐佟!?
李沆怔住了,众臣还未回醒过来,就见真宗已经站起,匆匆入宫了。众臣这才慌忙地向着真宗的背影跪送。
真宗乘了车驾,匆匆向西宫嘉庆殿行去。
过了几处宫墙,遥可见嘉庆殿外,挤满了宫娥内侍。张怀德喝了一声:“皇上驾到!”唬得众宫娥们纷纷散开跪下,便有数名嫔妃自嘉庆殿中匆匆跑出来接驾。
未等车驾停稳,真宗已是跳下车驾,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闹成这般样子?”
此时已经听得宫内哭声震天,听得真宗到来,哭声如同被一刀截断,骤然停下。停顿片刻,却又有几声呜呜咽咽的哭声又起。
真宗顿足叫道:“皇后呢!”
郭后急忙迎了出来,她一向雍容华贵的仪表,此时也显得较为狼狈,发乱钗斜地跪下道:“臣妾参见皇上!”
真宗道:“起来罢,怎么好端端地,闹成这个样子?”
郭后站起忙道:“正是为昨天和今天的两道上谕,一是请太后移宫,二是令允升回府。太后今天接了旨,就哭得昏了过去,口口声声直叫着要去见先帝!”她说得急了,一口气上不来,脸儿急得通红。她当年于王府中处理下人们各色杂事得心应手,但是初遇上事关太后这等重大之事,也把她慌得没做手脚处了。
真宗哼了一声,道:“上谕又有什么不对?”
郭后道:“臣妾不敢说上谕不对,只是太后口口声声,说是死也不愿意去上阳宫,又舍不得允升。看这样子怕会出事,官家,要不然先收回这两道上谕吧!”
真宗脸顿时沉了下来:“上谕已发,岂可收回!”
郭后涨红了脸,待要说话,真宗已道:“朕倒不信严重至此,朕自己进去看看!”说着,已经向内行去。
郭后无奈,只得跟在他的身后进去。
真宗走进嘉庆殿内殿,但听得哭声更响,李太后坐在床上,紧紧抱着皇长孙允升,已经是哭得双眼红肿脸色煞白。众嫔妃宫娥黑鸦鸦地跪了一地,此时见得真宗到来,纷纷转向迎驾。
李太后听得真宗到来,咬着牙抬起头冲着真宗道:“皇帝,哀家原是有罪,你三尺白绫也好,一杯鸩酒也好,爽爽快快地,却不能叫我折辱于奴辈!只两桩事:我老了,别叫我搬来挪去的;允升这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你别怪罪了他,便是我念您的恩了!”
真宗微微一笑:“母后这是说得哪里话来,朕做错了什么,母后只管教训,说出这等重话来,做儿子的怎么敢受!原是朕得知母后迁出正阳宫后,竟未迁入上阳宫。以为是奴才们不经心,这嘉庆殿是偏宫,怎么让太后住这里,岂不是有违祖制。”
李太后冷笑一声:“偏宫也罢,正宫也罢,那上阳宫鬼气森森的,我死也不去。”这上阳宫本是历代太后所居,最初是太祖之母杜太后所居,后来太宗继位后,将太祖皇后宋氏迁居在上阳宫。个中的情形,她却是知道的,宋后临死前几年,怨恨极深,凄厉咒骂,连太宗最后去看她时,也被吓出一身冷汗来,小病了一场。宋后死后,宫中传说她在上阳宫阴魂不散,原上阳宫的宫女们也纷纷吓病。李太后对此中经历一直深知,更不敢住到上阳宫去。
真宗却不明白李太后为何对上阳宫有此莫名其妙的心结,闻言笑道:“太后既不喜欢上阳宫,那朕便为太后另起一座新宫。否则,让太后住在偏殿,岂不教天下人说朕不孝!”
李太后冷笑道:“什么孝不孝的,这话休要提起,我也不敢承受!”说着垂下泪来:“我只求你不要活活拆散我们祖孙,便是开恩了!”
真宗皱了皱眉头,道:“太后有话好话,何必出此重言!”说着,看看了身边的郭后,示意她上前。
郭后方才已经碰了一鼻子灰,如何还能上前,只得硬着头皮道:“母后,官家也有为难之处,上谕已发,若是允升不出宫,如何对天下交待。”
李太后厉声道:“我不管,我与允升相依为命十余年,谁要夺走他,除非踏着我的尸体!”
郭后被她这一厉声,倒一时不敢回话了。
正是着急之时,却听得一人柔声道:“太后请息怒!”
真宗转头看去,却见刘娥与杨媛二人匆匆自外进来,大喜道:“你来得正好,这事就交给你了!”
刘娥微笑道:“官家,太后素有贤名,此事是传话有误。太后明了官家的好意,必不会再生气了。”
李太后却不去看她,厉声道:“你是什么人,哀家自与官家说话,有你什么事?”
一语既出,众人都唬得白了脸色,杨媛上前一步,待要分辨道:“太后……”
李太后此时却是谁也不理会,哼了一声道:“没你什么事,下去!”
杨媛见势不对,忙拉了拉刘娥的衣袖,暗示她见机退下。
刘娥却是脸不改色,越过众人,径直走到李太后床前,啧啧称赞道:“皇长孙长得真是仪表不凡,真不愧是太后一手教养的人。当年楚王遭难时,皇长孙才刚刚断乳,到如今已经十三年了,从一个手抱的婴儿到如今的英俊少年,太后一番心血,煞是艰难!”
李太后听得她说起往事,心中一酸,眼泪不禁掉了下来。她不欲在人前表现软弱,这边抱着允升,这边扭过头去拭泪。
刘娥微微一笑,道:“幸而天佑人愿,如今官家有旨,楚王依旧复了王爵,要一家骨肉团聚了,皇长孙出落得一表人才,楚王夫妻见到这样的儿子,岂不惊喜感恩,这才不枉负太后这十几年的心血和期盼啊!太后,您这十几年含辛茹苦抚养皇长孙,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李太后听着听着,不由地慢慢松开了紧紧抱着允升的手。
刘娥上前一步,轻轻拉住皇孙的手,柔声道:“臣妾知道,太后素有贤名,岂会不许皇长孙去与亲生父母相聚。只是这十几年来,太后与皇孙日日相伴,骤然分开,自然是舍不得的。”
李太后抽泣道:“可不是这话,若不是为这孩子,我早早随了先帝去了,这孤家寡人的,有何生趣!”
刘娥笑道:“太后细想,莫说允升是皇孙,便是亲生的皇子,长到十四五岁这个年纪,依着宫中旧例,也要出宫分府另居。打楚王起,到官家与诸位王爷都是如此。便是八王爷,那是先皇特例要多留着他两年,到如今也分府另住了。再说,皇孙这一出去又不是不回来了,只要太后喜欢,随时可以回来看望太后。不但是皇长孙,太后喜欢皇孙,诸家的皇孙都可以时常来看望太后,到时候,只怕太后嫌吵得慌呢!”
真宗立刻道:“说得正是呢,赶明儿皇后多带着佑儿来给太后请安。且四弟五弟六弟的孩子们也都是玉雪可爱,轮着来给太后解闷儿才是。”
那皇孙允升已经十四岁了,原也是个极聪明的孩子,先前见李太后大哭大闹,吓得不敢说话。此时见双方都有些停歇,这才怯怯地拉着李太后的袖子哭道:“皇祖母不要伤心,叔皇也是一片好意,送升儿见爹娘,升儿一定会常来看望皇祖母的。
李太后听得这孩子这番懂事话,不禁掉下泪来,她长长地叹了一声,依依不舍地抚着允升道:“我岂是不明事理的人,只是我抚养这孩子一场,断不可这般草率地出去了。待明后日选个好日子,以宫车轩乐送回给他父母,才是正理。”她心里明白,真宗两道旨意,原就是继位那场风波的余波。真宗虽然已经放过李继隆,她也本以为此事已经过去。谁知道,这场风波毕竟还是未沿完全过去了。她本来是想憋着一口气,拼着闹个天翻地覆,否则此时退让一步,她这太后的日子,往后也是难过。因此上借着此事,逼真宗自己收回成命,以后不敢寻衅。否则教文武大臣们知道,真宗亦要得个不孝的名儿。却不料却被刘娥一番知冷着热的话儿,倒把一腔怒气缓缓消除。且左一句“太后素有贤名”,右一句“楚王也感激太后”,倒弄得自己也无言以对。若要再闹下去,却像是自己自私,不叫人家骨肉团聚,一番原以为理直气壮的事倒变没理了,枉负了一世贤名,难道老来倒落得个无理取闹。
此时见着真宗态度已软,便顺着台阶儿下了,回过头来对真宗道:“升儿自然是要出去的,我原也是这么打算,只恨奴才们无礼,却不知道这是官家的意思,还是他们自作主张?”
真宗顿足道:“这帮可恶的奴才,朕好好的旨意,却叫他们传成这样,险些儿叫我们母子失和,朕必要好好追究,决不宽贷!”
刘娥笑道:“移宫之事,官家会也待新宫落成之后,太后看了满意,才做算的。”
李太后长叹一声:“这倒也罢了,我还有几年可活,大费这些周折做给人看,有何意趣!”
刘娥柔声道:“太后,官家孝顺关心太后,并不是做给人看的。否则也不会在这会儿还在上朝,一听说太后不开心,便连朝会都中止了赶来劝慰!”
真宗顿了顿足道:“正是呢,李相方才正上奏齐鲁一带灾荒,才说到一半,朕也只得叫他先候着!”
李太后长叹一声:“我一个老婆子算得什么,宰相奏事,那是头等要紧的事。官家回去罢,莫教我耽误了朝政,倒是我的罪过了!”
此时杨媛忙使个眼色,轻声令道:“还不快服侍太后、皇孙梳洗!”那边四五个宫女忙捧了玉盆、巾帕、铜镜等上来,跪于李太后榻前。
真宗见李太后梳洗,趁机道:“朕有朝事未完,太后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她们几个罢!”
李太后点了点头,道:“升儿,替我送官家!”
允升忙擦了擦眼泪,跪送真宗。真宗抚了扶他的头,赞一声:“好孩子!”这边对郭后使个眼色,便出去了。
郭后忙也趁机告退,跟了出去。
这边宫女们捧了热水上来,杨媛忙亲自上前,服侍太后挽起袖子,那边刘娥也拉了允升过去洗脸。
服侍李太后梳洗完毕,太后吩咐宫娥们领了允升下去,这边长叹一声对刘娥与杨媛道:“你们也坐下罢!”
刘娥忙笑道:“太后跟前哪有我的座儿,我原是该站着服侍的!”
李太后笑道:“你这会子倒跟我装怯,刚才皇帝皇后都不敢跟我说话,你倒敢了!”
刘娥垂首道:“方才是逼不得已,难道看着太后与官家生分不成,也是急出来的罢了!”
李太后长叹一声,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可惜了!”
刘娥笑道:“多谢太后体谅!”
她本有意避开太后引发的话,杨媛却没听出其中的奥妙来,倒顺道太后的话问下去了:“太后,可惜什么?”
李太后幽幽地道:“我只是想起王德妃了!”
杨媛不解:“德妃怎么了!”
李太后叹道:“这一世若论尊贵荣宠,王德妃是万般不及我。可是只一桩事,她便胜过了我,到如今我竟是万般不及她了。”
刘娥忙劝道:“太后多虑了!”
李太后看了看她,点头道:“她有一个儿子,而我没有。因此上如今她安享儿孙之福,而我却孤苦零丁,遭人作践。但凡我若有一个亲生的儿子,今日何至于会出这种事。”说着不禁垂下泪来:“你看允升,不是亲生的骨肉,不管我待他多好,也不过是说去就去了,那边才是他的亲生父母啊,我又算得什么呢!”
杨媛忙劝道:“太后放心,允升是个重情义的孩子,断不会忘了太后的!”
李太后冷笑一声:“你们两个都是聪明的孩子,我告诉你们我这一生的教训:在宫里,什么君恩哪荣宠哪位份哪,都是虚的,唯有自己有一个儿子,那才是实实在在的一辈子的依靠!”
刘娥只觉得心头一颤,整颗心顿时沉了下去。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蒋胜男作品集
西施入吴洛阳三姝芈月传妲己之死玉手乾坤武林百人录凤霸九天大宋女主魔刀风云上官婉儿——我见证了女人天下花蕊夫人